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11章 昏迷的前兆

    回到傅家,俞桑婉知道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傅小姐,您去看看宫小姐吧!她的情况,不太好。”医生叹道。

    俞桑婉面色一紧,立即赶去了小楼。

    床上,宮雪妍安静的躺着。

    “雪妍?”俞桑婉叫着她的名字,可是她一点反应也没有。

    俞桑婉去看医生,“她这是怎么了?睡着了吗?”

    “哎……”医生叹道,“今天开始,她已经出现了嗜睡的现象……”

    嗜睡?俞桑婉不太明白。

    医生皱眉,补充道,“嗜睡,是意识开始衰退的最先症状……”

    俞桑婉慌了,“那么,接下去会怎么样?”

    “会……”医生顿了顿,“逐步出现浅昏迷、昏迷、深昏迷,于此同时,她的身体各项机能会迅速衰退……”

    “……”俞桑婉捂住嘴巴,脸色发白。

    医生摇摇头叹道,“她这种情况,想要用肚子里的孩子救女儿,真的是太冒险了!”r90

    俞桑婉不好说什么,毕竟她不是素素的母亲。

    她在床边守着,宮雪妍一直睡、睡了很久……

    “嗯。”宮雪妍皱着眉醒过来,睡意依旧很浓,见到俞桑婉笑了,“你来了?”

    俞桑婉哽咽,“外面阳光很好,推你到院子里走走吧?”

    “好啊。”宮雪妍点头笑笑,“我也觉得我太懒了,晒晒太阳会好一点。”

    叫来看护,把宮雪妍抱到轮椅上,推着她去了花园。

    两个人在花园里聊天,宮雪妍笑着问,“婚礼准备的怎么样了?”

    俞桑婉心头一跳,皱眉,“其实,我大着肚子,并不想举行婚礼……”

    “呵呵。”宮雪妍笑了,“觉得形象不好吗?”

    俞桑婉心里明白并不是,但还是顺着她的话点点头,“嗯。”

    “真傻。”宮雪妍笑着摇头,“那是谨轩的好意,你和他的关系,从一开始就闹得沸沸扬扬、身份又特殊,他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向全世界示威呢!他的妻子,他说了算……多好?”

    宮雪妍一脸神往,“谨轩就是这样,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永远比任何人清楚。”

    俞桑婉看着她,太多的话说不出口。

    “我给你拿点喝的。”俞桑婉转身,去藤桌上拿牛奶。

    回来时,宮雪妍正仰望着天空,幽幽叹着,自言自语。“哎,如果可以重来……我真希望,那一年在南极,我没有遇见你们,没有见过谨轩,那样,我的一生,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俞桑婉怔住,捏着牛奶杯子,半天不能动弹。

    ……她和谨轩不一样,谨轩可以无视宮雪妍。但是,事实上,没有人能否认,宮雪妍是因为谁,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许久,俞桑婉才走上前。

    “雪妍,喝牛奶……”

    可是,宮雪妍却毫无反应。

    “雪妍?”

    俞桑婉转到她面前,只见宮雪妍耷拉着脑袋,人已经睡着了……

    “啊……”俞桑婉惊愕,眼睛一下子就潮湿了。这么快?她的症状这样严重!

    按照医生的意思,就算宮雪妍熬到孩子出生,她也决计活不长了……

    ——

    傍晚时,观潮的车子来接。

    俞桑婉心情沉重的上了车,问到,“总统阁下呢?”

    “回夫人,总统阁下马上结束会议……您回去就能见到他了。”

    俞桑婉点点头,有些话……她要对谨轩说。

    回去观潮,陆谨轩果然已经回来了,两人在门口遇见。

    “桃桃。”陆谨轩笑着上前来,扶着她,“今天结束的早,可以陪你和清明一起吃饭。”

    “谨轩。”俞桑婉看着他,欲言又止。

    “嗯?”陆谨轩挑眉,“有话就说吧!跟我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吗?”

    俞桑婉摇摇头,“不是,那我们去花厅说吧?”

    “好……”

    花厅里,陆谨轩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浓眉紧锁,“什么?你这么说像话吗?”

    俞桑婉双手攥紧,“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真的做不到!”

    “做不到?”陆谨轩急的不得了,难得对着她暴躁,“桃桃,我是你丈夫!我不能阻止全天下有多少人仰慕我!难道,每个人的感情,我都要去在意?”

    “这……”俞桑婉摇着头,“怎么能一样?雪妍是因为我们啊!她会中枪、她会被侮辱……”

    “所以呢?”陆谨轩气闷,“推迟婚礼?那你告诉我,你要推迟到什么时候?”

    俞桑婉默然,她心里其实也没有答案。

    陆谨轩眼神暗了下去,“桃桃,我理解你难过……你这么善良,我都知道!我们能不能换一种方式?”

    “没有……”俞桑婉含泪摇头,“没有办法,雪妍开始嗜睡了!她,没剩多少时间了。”

    “啊!”陆谨轩长舒口气,拧眉,“桃桃,我假设,如果宮雪妍没了……那你是不是一辈子背负这种罪恶感,永远不会和我好了?”

    “……”俞桑婉愣住,这个问题,她还没有想过。

    陆谨轩郁结难舒,“桃桃,这样对我公平吗?不是我要被惦记的!好!就算她做这一切都是为我,我就得对她感恩戴德吗?”

    俞桑婉哽咽,“谨轩,雪妍没有这样想过……她只是……”

    “我不想听!”陆谨轩低吼。

    他们之间因为宮雪妍的矛盾,这一刻,终于摆在了台面上,双双爆发出来。

    “谨轩。”俞桑婉秀眉紧蹙,“你能不能,能不能去看看她……”

    “不能!”陆谨轩果断否决,“也许在你看来,她很可怜……但是,桃桃,抱歉,我对她发生的一切,只有同情,没有任何歉疚!更加没必要去在她面前装温情!”

    他蓦地半跪在俞桑婉面前,“桃桃,不要这样对我,我才是你最亲的人。”

    “正是因为这样!”俞桑婉也很痛苦,“我才会觉得对不起雪妍。”

    “该死的!”陆谨轩痛苦的扬起拳头,砸在地板上,“我要是知道这样,我不会让她靠近你!”

    他蓦地站了起来,拉门疾步出了花厅。

    “谨轩……”俞桑婉跟着站起来,可是,已经追不上他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