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10章 干脆撕了

    第610章 干脆撕了

    观潮,花园。

    欧冠声拿着图纸,和管家一起,放在俞桑婉面前。

    笑嘻嘻的,“夫人,您看……这么布置,您还满意吗?”

    俞桑婉乜眼,表示疑惑,“欧秘书长……”

    “是!”欧冠声突然站的笔直,行了个军礼,高声应道,“夫人,您吩咐。”

    “……”俞桑婉皱眉,“你小点声……欧秘书长,我怎么觉得,你像变了个人似的?”

    “嘿嘿。”欧冠声笑着,“以前,您是俞记者,属下是秘书长,现在,您是夫人……当然了,属下还是秘书长,但这身份可是天翻地覆了,您看属下,自然是不一样了,属下看您,还是一样的光彩夺……”

    “行了!”

    俞桑婉没眼看,“我说,总统阁下开会,你不跟着啊?”

    “哎。”欧冠声正色道,“总统阁下交给属下更重要的任务了啊!总统阁下和夫人的婚礼,那是眼下最头等的大事了。”

    他话锋一转,依旧是笑嘻嘻,“夫人,您看看……”

    俞桑婉扶额,头疼。

    ……

    总统办公室里,陆昱轩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这不行!大哥,你开什么玩笑?”

    陆谨轩神色淡定,“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不是吗?”陆昱轩茫然,“内阁都永远将你的身份当做秘密埋藏了,你还要培养我?培养我干什么?还让我尽快上位?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陆谨轩扬眉,“虎贝一战,你呼声已经很高。”

    “大哥!”陆昱轩急了,“你别说了!我对你这个位子,从来没有什么兴趣!我拜托你,放过我!”

    “昱轩。”陆谨轩突然道,“我累了,想和你大嫂过些安逸的日子……”

    陆昱轩诧异,“在这个位子上怎么就不行了?大哥,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陆谨轩沉默,他担心的事情……他要怎么对亲人们说?

    他希望真正在他无法掌控的时候,昱轩已经足以独当一面。

    陆谨轩挥挥手,“好了,你出去吧,我也要回去了……欧冠声在盯着婚礼的事情,我不能让你大嫂一直一个人,我也要去看看,陪着她,或许她需要我的意见呢?”

    “是……”陆昱轩茫然,皱着眉出去了。

    回到内院。

    “妈妈!”陆清明正上蹿下跳,“不要打我啊!我不是你的宝宝了吗?”

    “哼!”俞桑婉冷哼,手上拿着鸡毛掸子,“宝宝?不写作业的宝宝,我不要!看我今天打不打烂你的屁股!”

    陆清明跑出来,一头撞进父亲怀里。一个激灵,“爸爸!”

    陆谨轩揉着儿子的脑袋,“怎么了?你妈浑身的羽毛都炸开了。”

    俞桑婉过来了,指着陆清明,“给我出来!我让你不写作业!”

    “爸爸!”

    “哎……”陆谨轩挡住儿子,笑看着妻子,“怎么了?”

    俞桑婉皱眉,把手上的练习册给陆谨轩看,“你看看……昨天的生字练习,他一个都没写!该不该打?”

    “噢。”陆谨轩点头,去看儿子,“为什么不写?”

    陆清明骄傲的抬头,“我都会了,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写?”

    “嗯。”陆谨轩觉的很有道理,点头,从俞桑婉手里接过练习册,三两下撕了……成了碎片。

    俞桑婉和陆清明都看傻了眼……

    “谨轩?”

    “爸爸!”

    陆清明反应过来,急了,“你怎么给撕了?老师知道了,会罚我的!”

    “你不是不写吗?”陆谨轩反问,“那么,它和一堆垃圾有什么区别?我把垃圾撕了,有什么问题吗?”

    陆清明眼里有水汽,他偷懒不写作业,可是没有想到父亲会干脆把练习本给撕了!

    “爸爸……”陆清明皱眉,“那我以后怎么写作业。”

    “那是你的问题。”陆谨轩正色道,“你自己说的话,导致了这个后果……那么,想要解决,也只有靠你自己。”

    陆清明不明白,“那我要怎么做?”

    “嗯。”陆谨轩微一颔首,“用你体力课程的积分吧,用它来换,我会让老师给你准备新的……但同样的,扣除了积分,你是要还的。”

    陆清明一脸不情愿,早知道就不那么说了,“噢!好吧。”

    一转身,“那我赚积分去了!”

    哒哒哒,小家伙跑远了。

    陆谨轩抬起手,拿走俞桑婉手里的鸡毛掸子,“好了,你打清明事小,回头动着你的胎气,伤着我的小公主。看,孩子也不是一定要打,这样不是解决了吗?”

    俞桑婉张口结舌,和她的教育方式,确实是不太一样。

    “放心。”陆谨轩小小,“他吃了一次亏,以后就知道不能撒谎,也知道每说句话要好好思考了。”

    “哎。”俞桑婉长叹口气,点点头,“嗯。”

    不得不承认,谨轩的教育,比她的要高端的多。

    “桃桃。”

    陆谨轩轻轻抱住妻子,手放在她肚子上,“虽然你大着肚子,婚礼还是要举行……我要他们都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俞桑婉心中一动,仰望着陆谨轩,不是没有感触的。

    “婚纱,我跟欧冠声说过,过两天会来量尺寸……让他们不做腰,像你现在身上穿的裙子一样,就没有问题了,是不是?”他说着这些,嘴角含笑,“我们的儿子、女儿,都会在我们的婚礼上,多好?”

    “谨轩……”

    俞桑婉突然叫了他一声。

    “嗯?”陆谨轩扬眉,“想说什么?”

    俞桑婉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真的可以这么幸福吗?

    ……宮雪妍还躺在傅家,她和她的女儿,让人想起来就心疼。

    可是,这些能怪谨轩吗?俞桑婉知道,把这些都怪在谨轩身上,对他也是不公平的!

    如此一来,纠结与难受的,就只有她。

    俞桑婉皱着眉,摇摇头,“没、没什么……”

    “马上爸的经济开发案要开始了……”陆谨轩把脸颊靠在妻子脑袋上,微微闭上眼,“我又要开始忙了,婚礼,希望在那之前……”

    这样,他就能给昱轩铺好最后一条路。

    之后,他就能安心下野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