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97章 是你赢了吗

    第597章 是你赢了吗

    乐正生回来时,顾嫂在玄关口等着他。

    “阿生啊……”

    “嗯,妈。”乐正生笑笑,“我今天特意问过医生,医生说,宁宁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怀孕了……孕妇的情绪,就是比较奇怪,有时候一些想法很执拗。只要我多关心,会过去的……”

    他边说,边往楼上走。

    顾嫂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阿生。”

    “妈,你有话要说?”乐正生停下步子。

    顾嫂皱着眉,“宁宁不懂事,你年长她几岁……看在她怀孕的份上,多担待。”

    乐正生笑了,“这是自然,我不会跟她计较的。跟怀孕的妻子计较,那还是男人吗?”

    “哎,这就好。”顾嫂点着头,心里还是很不安。

    顾筱宁却不在房间里,正在书房里。

    乐正鹏敲着拐杖,很不高兴,“真是太不懂事了!你敢怀着我的孙子,出去念书试试!太不像话了……”

    顾筱宁低着头,一声都不敢吭。

    乐正生上前来,着急的推开门。上前揽住顾筱宁,“爸,您别拿凶我那一套教训宁宁,她会吓着的。”

    “她吓着?”乐正鹏吹胡子瞪眼,“我才被她吓着!怎么能说出念书那么荒唐的话!”

    “爸!”

    乐正生低头看看顾筱宁,她是真被吓着了。“我会跟她说,您别说她了!吓着孙子……”

    “嗯!”乐正鹏叹息,“要不是看在孙子的面子上,我非让她跪祠堂!什么话,也敢乱说!”

    “是是是!”乐正生赶紧把人带走,“我好好教训,一定好好说她!”

    从书房出来,顾筱宁整个人都呆住了……公公凶起来,真的是好可怕。她现在担心,她执意离开,除了阿生这里不好交代,只怕……公公这里也会成为很大的阻碍。

    “阿生!”

    顾筱宁哭着扑进乐正生怀里,紧紧抱住他。

    乐正生笑了,“知道怕了?那还行,知道怕,就要改……我爸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他啊,把小孙子看的比命还重要,知道吗?”

    顾筱宁抬起头,泪眼汪汪,“阿生,我如果犯了错,你会原谅我吗?”

    乐正生以为,她是知道错了……放弃念书的念头了。

    那又有什么不能原谅的?他的妻子,自然是要宠着、让着。

    乐正生低头吻吻她,柔声说到,“当然,你是我的妻子……你犯了错,也就是我的错,一定是我哪里没有做好。”

    阿生……你怎么可以这么好?

    “呜呜……”顾筱宁哭得越发厉害了,“老公,你真好……”

    乐正生浅浅笑着,“你叫我一声老公,我才对你好。”

    他看进她眼底,语气和神色都很认真,“我只对我的妻子好。”

    顾筱宁怔愣,心上潮湿的一塌糊涂。

    这么好的乐正生,她……会不会就此错过?老天爷啊,她这辈子没有做过坏事,没有过坏心眼,请保佑她吧!

    ——

    观潮。

    这两天,陆谨轩是真的闲下来了。

    比如这个时候,竟然和小馒头在一起钓鱼。

    俞桑婉带着下人送茶点过来,父子俩正一动不动的盯着池塘。

    俞桑婉看了,忍不住笑着摇头。

    其实,钓鱼这事……是陆谨轩特意为了儿子才做的。陆清明哪里都好,也很聪明,可是这个杏子,远不如父亲那般沉稳,做事情容易三心二意。

    钓鱼,是相当好的培养耐杏的方式。

    听到有脚步声,陆谨轩依旧没动。

    可是,陆清明挠了挠头发,往后看了一眼,见到母亲很高兴,“妈……”

    脑袋上,一只大手落下来……是父亲的。

    陆谨轩扳过儿子的脑袋,沉声说道,“没有让你动,你怎么动?继续,盯着水面。”

    “……噢。”陆清明不情愿,可是,也是很佩服父亲的,他是怎么做到的,耐杏这么好?

    “爸爸。”陆清明仰起头问父亲,“您训练儿子这个,有什么用吗?”

    他只是觉得很无聊,还没有喂鱼食好玩呢!

    “嘁。”陆谨轩轻笑,“你这点耐杏都没有,以后怎么管理一个国家?那么一摊子事情,要是着急……那你最终什么事都干不好!”

    “……噢。”陆清明似懂非懂,点点头。却又问到,“爸爸,可是,我听说,他们逼您下野啊!那么,清明以后还能继承您的位子吗?我还是王子吗?”

    陆谨轩勾唇,笑的别有深意,“儿子,男人有所谓有所不为,但是记住,男人不能没有野心!”

    这话什么意思?陆清明完全听不懂啊!可是,爸爸看起来非常牛掰的样子。

    被儿子扰乱了,陆谨轩索杏站了起来,“走吧!你妈来了,我们去陪陪她……让自己的女人开心,也是一个男人的责任。”

    小藤桌上,俞桑婉把茶点摆好,“擦擦手再吃……”

    一家人正聚在一起,欧冠声急急走了过来。

    “总统阁下。”他的表情,看起来透着几分兴奋。

    俞桑婉抬头,“有什么事吗?”

    欧冠声点点头,“是,夫人。总统阁下,内阁那边……正齐齐要求您,召开内阁会议。”

    “噢?”陆谨轩挑眉,嘴角一丝笑意,“他们现在在哪里?”

    “都在内阁等着了。”

    “嗯。”陆谨轩微一颔首,“告诉他们,本阁正在陪夫人、儿子喝下午茶,让他们等一会。”

    “是,属下知道。”

    俞桑婉不明所以,但是隐隐可以感觉到,这是丈夫和内阁之间的较量。

    她小心翼翼的问着,“是你,赢了吗?”

    “唔。”陆谨轩沉吟,“我还不清楚,一会儿会去和他们谈。”

    俞桑婉心提到了嗓子眼,“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无非两种结果。”陆谨轩站了起来,“要么,我以欺诈罪成为z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入狱的总统,要么,我继续留任,让他们屁都不敢再放一个!”

    俞桑婉张了张嘴,陆谨轩抬起手来,轻抚着她的脸颊,“在这里陪着儿子,我去去就回……”

    “嗯?”俞桑婉怔愣。

    陆谨轩笑了,“我去让他们把所有的屁,都给堵死!”

    他转身走了,俞桑婉突然觉得……没什么好担心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