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86章 你在等什么

    陆清明这么说着,宁檬还是哭了。

    车子发动,宁檬捂着嘴巴,拔腿追上去。

    “宁檬!”宁医生想要拉住女儿,没能拉住。

    陆清明看见了,脑袋伸出窗外,“不要跑!路不好!”

    宁檬哪里听得见?一边哭,一边追着车子。

    “弟弟、清明弟弟!”

    “宁檬不要哭!”陆清明这么说着,自己却是眼泪直流,大声喊道,“记着啊!我在圣都!我是陆清明!到了圣都,只要说起陆清明,没有人不知道的!”

    宁檬哭着点头,“可是,可是……你要怎么认得我啊?”

    陆清明红着眼,指指额头,“我记得你头上的疤!”

    宁檬的额头上,还是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疤,梳了刘海,挡住了。

    宁檬点着头,“我记住了!清明弟弟,你不要忘了我啊!”

    “不会的!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

    车子越开越快,宁檬终于是跟不上了……

    “唔——”陆清明含着泪,倒在母亲怀里。

    俞桑婉轻抚着儿子的脑袋,儿子,终于也知道舍不得了。清明从小到大,过得太顺……想要什么都有,身边的同学、朋友,也都是围着他转的多。

    分别,和不舍,对儿子而言未尝不是件好事。

    “妈妈。”陆清明抬起头,“我们可以把宁檬买回去吗?”

    俞桑婉蹙眉,摇着头,“清明,妈妈理解你和宁檬感情好,可是宁檬是这里的人,她的父母都在这里,是不可以这么做的。”

    陆清明楞了一下,埋进母亲颈窝里,“妈妈,宁檬姐姐对我很好。”

    “嗯。”俞桑婉点点头,“那么,记住她对你的好,将来还很长,你们并不是真的一辈子都见不到面了。”rz90

    很久、很久,陆清明才点点头,应了一声,“嗯。”

    ——

    回到圣都,是直接到的傅家。

    陆清明忍不住问,“妈妈,爸爸呢?我们不回观潮吗?”

    “爸爸……”俞桑婉眼神一暗,“爸爸现在还有些事要处理,清明跟着妈妈,先住在这里好吗?”

    陆清明懂事的点点头,“噢。”

    当天晚上,陆谨轩就从观潮赶来了。

    唐越泽是他的人,不可能不告诉他。这事有唐越泽陪着办,陆谨轩自然也是放心的。

    餐厅里,俞桑婉正陪着陆清明、陆妃萱、涂珊妮用餐,陆谨轩就进来了。

    “清明。”陆谨轩知道妻子心里有疙瘩,只叫着儿子。

    “爸爸!”陆清明眼睛一亮,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扑到父亲怀里。

    陆谨轩胳膊一伸,把儿子抱了起来。

    “长高了,还重了。”陆谨轩笑笑,“在外面吃苦了吗?”

    面对父亲和母亲,陆清明是截然不同态度。陆清明果断摇头,“没有!爸爸说过的,男孩子吃苦是历练!清明一点也不觉得苦!”

    陆谨轩揉揉儿子的脑袋,“嗯,很不错,像个男人。”

    “爸爸,吃饭了吗?妈妈做的!特别好吃。”

    俞桑婉只低着头,不说话。

    陆谨轩心头酸涩,抱着儿子,看着妻子,“没有……有饭吃吗?”

    这话显然是对妻子说的。

    俞桑婉低着头,没说话。

    陆妃萱和涂珊妮都感觉到了异常,涂珊妮讪讪的笑笑,“我来给你……”

    “不用。”俞桑婉慌忙摁住母亲,“我来。”

    “哎,好。”

    涂珊妮答应着,招手叫来陆清明,“馒头过来姥姥这里。”

    “噢!”陆清明多聪明,立即跑了过去,给父母腾出空来。

    陆谨轩坐下,俞桑婉盛了饭过来。

    陆谨轩深吸口气,叹道,“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

    “嗯?”俞桑婉眉头一皱,责备道,“为什么?为什么不好好吃饭?”

    陆谨轩瘪嘴,“没有人管啊。”

    “……”俞桑婉一滞,这人真是!

    拿起汤碗,给陆谨轩盛了碗汤,送到面前,“先喝点汤。”

    “好。”陆谨轩勾唇,拿起勺子,却是顿了顿。抚住肚子……

    “怎么了?”俞桑婉皱眉。

    “没事。”陆谨轩皱眉,笑笑,“好像是饿了太久了。”

    俞桑婉眼神暗下去,默不作声替他夹菜。

    餐桌上安静下来……

    客厅里,俞桑婉把茶杯递到陆谨轩手上,“参茶。”

    “嗯。”陆谨轩接过,浅浅抿着。

    俞桑婉蹙眉,问到,“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陆谨轩放下茶杯,“关心我吗?”

    “你……”俞桑婉一滞,“不说算了。”

    “桃桃。”陆谨轩伸手,紧紧握住她,“我很累……”

    俞桑婉顿住,终究是不忍心。“到底……怎么样?”

    陆谨轩看着她,“有些棘手,我已经认了。”

    “认了?”俞桑婉一惊,虽然知道这件事终究是瞒不住,不过,听到他这么说,还是很反应很大,“那、那……内阁……”

    “对。”陆谨轩点点头,“这个消息,还是封锁的。毕竟不是什么可以让全世界知道的光彩事情。”

    既然是封锁,就代表有余地。

    陆谨轩浅笑,“除了反对我的人,还有乐正家这样支持我的人……所以,目前内阁的态度还是不明确,他们还在等,而我,也在等。”

    俞桑婉不明白,“你在等什么?”

    “桃桃。”陆谨轩站起来,拉住她,“我在等你爸爸!”

    傅宪林!

    俞桑婉错愕,“我爸爸,现在……”

    “是。”陆谨轩点点头,“我做每件事,都不是没有目的的,我把你父亲藏起来,一来是为了保护他,秦少驹无所不用其极,你父亲是个学者,一定不是他的对手。二来,我陷入困境之际,希望你父亲,能够拉我一把!”

    “怎么?”俞桑婉还是不明白,她的父亲,只是个学者,要怎么帮他?父亲对政坛,是一窍不通啊!

    路金勋捏住妻子的手,“不用担心,我也在等。知道对一个国家而言,什么最重要吗?”

    俞桑婉怔住,缓缓道,“经济?”

    陆谨轩笑了,“恰是,而这是你父亲,最擅长的!”

    他看起来很有把握,“我有昱轩,还有傅宪林傅先生,谁能将我打倒?”

    那种自信笃定聛睨一切的神采,是俞桑婉从任何其他人身上都不曾看到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