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76章 幸好,不是你

    淋了雨,两个人又没有地方可去,躲在屋檐下瑟缩发抖。

    俞桑婉尚且还好,可是宮雪妍却闭着眼迷糊的发起烧来。

    经过那么大的打击,遭受凌辱,宮雪妍的身体……一下子抵抗不住了。

    “呜呜……”宮雪妍迷糊的睡着,嗓子眼发出痛苦的"shen yin"。

    “雪妍,冷吗?”俞桑婉紧紧将宮雪妍抱住,搓着她的双手,“你坚持一会儿,坚持住啊!这里虽然大,可是谨轩一定会来的!谨轩很快就会来了!”

    “嗯。”宮雪妍无意识的答应着。

    俞桑婉越发心酸,一直以来,她都太小看宮雪妍对谨轩的感情了!

    多少年来,俞桑婉都认为,宮雪妍跋扈的和自己争夺谨轩……却没有正视过,她的真心和执着。

    有嬉闹着的孩子跑过,发现了屋檐下的俞桑婉和宮雪妍。

    小孩子跑过来,“你们好可怜啊!看起来,比我们还要可怜。”

    俞桑婉微怔,她是傅家千金,很多年没吃过苦了,但此刻却不得不放下脸面,“小朋友,可以给我们点水吗?”

    宮雪妍在发烧,不喝水会脱水的!

    “好,你们等着。”小孩子跑走了。

    很快,又捧着水壶回来了,“给!”

    “谢谢!”俞桑婉接过水壶,想了想,摘下手上的手链,递给孩子,“这个,你拿回去给家长。”

    小孩子摇摇头,跑远了。

    俞桑婉心下感慨,这个孩子和清明差不多大,她的清明也是温和善良的好孩子……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希望老天有眼,保佑他!保佑清明平安无事。

    拧开水壶盖子,俞桑婉喂宮雪妍喝水,“雪妍,来……”rz90

    刚喂了宮雪妍没两口,一旁,一只手伸了过来,突然将水壶夺走了!

    俞桑婉惊愕,“秦少驹!”

    这个禽兽,怎么还没死?

    “哼!”秦少驹头上鲜血没干,净是狞笑,“怎么,以为我死了?嘁!真是可笑,我秦少驹是被一个女人用花瓶就能砸死的吗?传出去,我岂不是丢死人了?!”

    俞桑婉抱住宮雪妍,瞪着秦少驹,“你想要怎么样?”

    “我想要怎么样?”秦少驹指指脑袋,又划了一圈周围,“你不知道吗?这里已经被困死了!”

    困死……俞桑婉吞了吞口水,心上窃喜——谨轩来了!

    哼,一定是这样!秦少驹已是穷途末路!

    “你!”秦少驹凑过来,扼住俞桑婉的手腕,“现在必须跟我在一起!你是陆谨轩的心头宝,你就是我的护身符!”

    “放开!”俞桑婉蹙眉低吼。

    “怎么?你还有选择吗?”

    俞桑婉知道,既然被秦少驹找到了,和他硬碰硬肯定是不行的。既然秦少驹想要她做‘护身符’,那么他们就有条件谈……可以拖延时间。

    “好,我跟你走,给我们准备干净的卧室……还有食物。”

    秦少驹挑眉,“你们?”

    他指了指宮雪妍,“还要带着这个累赘?”

    对他来说,宮雪妍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带着根本是麻烦!

    俞桑婉恨得咬牙切齿,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他刚才对宮雪妍做了什么?转身就可以忘记的一干二净?雪妍怎么会和这样的人有个孩子!雪妍,真是太可怜了!

    秦少驹不耐烦,“不带她!碍事!”

    “不可能!”俞桑婉蓦地,抓下头上的发簪,一下子抵住自己的喉咙。

    秦少驹惊愕,“你干什么?”

    俞桑婉视死如归的架势,“带着雪妍一起,否则,我现在就刺进去!护身符?哼……也要看我配合不配合!如果我有半点闪失,别说你,你们整个秦家,都完了!”

    “你……”秦少驹不能理解,“你为了这么个人?俞桑婉,你傻吧?这个贱人,到现在还惦记着你的丈夫!”

    “哼!”俞桑婉冷笑,“我跟你这种畜生,说什么呢?你怎么能理解人类的感情?”

    “你!”秦少驹气结,“好!好!你高兴就好!走!”

    ……

    干净整洁的卧室,俞桑婉抱着宮雪妍,命令秦少驹,“你出去!”

    “什么?”秦少驹怒火中烧,“你这个女人!”

    俞桑婉丝毫不畏惧,“雪妍看见你会受刺激,她受刺激,我也会受刺激!要不要出去,随你的便!”

    秦少驹无法,只得出去了。他也不敢走远,只能在门口坐着。

    浴室里,俞桑婉在帮宮雪妍洗澡。

    一边洗,一边掉眼泪。

    宮雪妍这样要强的杏子,却被伤成了这样!

    当年的情敌、死对头,却不想有一天,成了患难与共的姐妹!宮雪妍几次三番守护她……这份恩情,她要如何报答?

    “嘶……”宮雪妍轻哼,人却是依旧没有精神。

    俞桑婉哽咽,“对不起啊!我轻点……”

    “嗯。”宮雪妍点点头,眼神中一点生气也没有。

    终于,将宮雪妍收拾干净。

    房间里,有了片刻的安静。

    “婉婉。”宮雪妍看着俞桑婉,开口说话了。

    俞桑婉忍着心酸,努力笑着,“嗯。”

    “你今年多大了?”

    俞桑婉微怔,“26了。”

    “好年轻的。”宮雪妍吸了吸鼻子,“我和谨轩一样大,同龄的……我今年33了,不年轻了。”

    “……”俞桑婉哽住,心酸不已。

    宮雪妍吸吸鼻子,“婉婉,我这辈子,好失败啊!没有好好爱过、也没有被爱过……原本的事业,也因为自己单方面的感情,而放弃了。”

    俞桑婉摇摇头,“不要这么说,你还可以重新开始……”

    “不。”宮雪妍打断她,“我只有素素了。”

    说着往门口的方向看了看,“我知道,秦少驹在外面……”

    “雪妍……”

    宮雪妍笑了,眼泪掉下来了,“幸好,不是你……幸好,被"qiang jian"的不是你!”

    她捂住眼睛,“谨轩那么爱你,幸好……你是好好的,你是干净的!”

    “……”俞桑婉哽咽的难受。

    宮雪妍止住眼泪,“婉婉,我不后悔!虽然很恶心,可是不后悔!”

    俞桑婉讶然,听她继续说,“不知道秦少驹还要干什么,但是,你记住……为了谨轩,你要保护你自己,我……也会保护你!”

    俞桑婉不知道,到了这一刻,宮雪妍还在惦记着陆谨轩对她的交代……

    ——保护好俞桑婉,必要时,用她的命!

    这大概是这一生,她唯一可以为陆谨轩做的事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