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75章 去见谨轩吗

    好容易爬过去,俞桑婉目眦欲裂。

    “雪妍……”

    沙发上,宮雪妍无助的摇着头,“不要、不要看!”rz90

    俞桑婉蓦地的闭上眼,太残忍了!她不能看、不该看……可是,她不能放着宮雪妍不管!

    秦少驹这个禽兽,不,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拳头攥紧,俞桑婉咬牙切齿,摇摇晃晃从地上起来了。她呼吸困难,随时都要倒下的趋势。

    怎么办?怎么办?

    宮雪妍哭泣的样子,每一分对她来说,都是凌迟!

    左顾右盼,俞桑婉抓起桌上的花瓶,扬起来,狠狠砸向秦少驹的脑袋!

    ‘咣当’一声,花瓶脆响,碎裂了……

    “啊……”俞桑婉大口喘着粗气,咬牙骂道,“畜生!去死!去死啊!”

    秦少驹身子一僵,缓缓转过身来。仿佛不可置信般,瞪着俞桑婉。他怎么忘了,这屋子里还有个人?但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孕妇,竟然拿东西砸他?他妈哪里来的力气?

    “靠!死三八!”

    秦少驹咒骂,扬起手来。

    “……”俞桑婉愣住,猛地闭上眼。

    可是,鲜血从秦少驹脑门上流淌下来。

    秦少驹瞪着眼,伸手摸了一把。惊愕的放到鼻子下闻了闻,蓦地顿住……两眼一闭,‘咣当’一声栽倒在地上。

    俞桑婉迅速睁开眼,惊慌中夹佑着眼泪,“死了?他死了吗?”

    她也是很害怕的,可是这种情况下不得不强做镇定。

    俞桑婉抬起脚,从秦少驹身上跨过去,冲向宮雪妍。

    “雪妍……”俞桑婉很小声,生怕惊扰了宮雪妍。

    沙发上,宮雪妍衣不蔽体,已经被秦少驹折磨的伤痕累累……

    她瑟缩成一团,咬牙瞪着地上的秦少驹。

    “雪妍?”俞桑婉眼泪掉下来,双手紧紧攥住,“对不起……”

    “啊!”宮雪妍发了疯一般,跳起来,只冲到秦少驹身上,张嘴咬住他。嘴里发出含糊的声音,“唔……”

    俞桑婉不忍看,秦少驹被她咬的血肉模糊!可是那又怎么样?宮雪妍这辈子,硬生生被这个畜生践踏了两次!

    “为什么?”宮雪妍松开秦少驹,抬起头来,哭喊着,“为什么啊?我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

    “雪妍。”俞桑婉泪水止不住,跌跌撞撞的过去,将宮雪妍抱住,“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

    “啊……”宮雪妍哭喊着扑进俞桑婉怀里,“为什么?为什么啊?”

    俞桑婉不知道说什么,此刻对于宮雪妍来说,什么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这种伤痛,恐怕一辈子都弥补不了了!

    “啊……”宮雪妍失声痛哭,“婉婉,我好脏啊!”

    撕心裂肺般的哭喊,疼痛并不能因此减轻一分。

    外面楼下,有急促的脚步声。

    俞桑婉注意到了,慌忙跑到窗户口看了一下。

    回过头来看看宮雪妍,又看看地上的秦少驹。

    忙拿过衣服来,“雪妍,趁着秦少驹现在这样,我们赶快走……这里很乱,我们必须出去,才能想办法和谨轩联络上。”

    宮雪妍眼神没有焦点,却在听到‘谨轩’两个字后,有了些反应,茫然的看着俞桑婉,嘴巴动了动,“谨轩?去见谨轩吗?”

    俞桑婉一怔,心酸不已,忍着痛楚点点头,“对,去见谨轩。”

    “……”宮雪妍蓦地抓住她的手,仿佛有了力量。

    俞桑婉越发觉得心酸,是个傻女人啊……可怜的雪妍。

    “来,起来,我们走。”俞桑婉自己也没有什么力气,扶着宮雪妍,两个人摇摇晃晃,每走一步都困难。

    这么杂乱的环境,她们从楼梯下去,几乎看傻了眼……这要怎么出去?整个贫民窟像是迷宫一样。

    俞桑婉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不管了,先离开这里……谨轩一定会找来的。

    ——

    “总统阁下。”

    贫民窟的入口,陆谨轩已经到了。

    欧冠声拿着一个什么东西,匆匆从前面一路跑过来,将它递给陆谨轩。神色仓皇……

    陆谨轩瞄了一眼,眉头立即皱起,这个是他给宮雪妍的定位仪!可是,已经摔碎了!

    “人呢?没有见到人?”

    欧冠声摇摇头,“没有。”

    啧……陆谨轩抬眸,放眼望着虎贝这一片贫民窟。这里鱼龙混杂,是很敏感的地带。

    “总统阁下,搜吗?”

    陆谨轩喉结微微滚动,“搜!”

    欧冠声迟疑了一下,“总统阁下……”

    “尽量不要扰民,方式上注意温和点。”陆谨轩想了想,补充道。

    “是,属下明白。”欧冠声答应着,去安排这事。

    抬头看看天空,似乎又是要下雨的意思。

    陆谨轩拧眉,天气冷了,桃桃身上连个披肩都没有……下起雨来,会冻着的!

    ……

    ‘哗啦啦’,大雨倾盆。

    屋檐下,俞桑婉扶着宮雪妍,“雪妍,来……坐下。”

    她们身无分文,对这里也不熟悉,根本没有地方可以去。下起雨来,只能缩在没有人的屋檐下面。

    宮雪妍本来没有什么精神,可是看到雨……突然一把将俞桑婉推开,冲进了雨地里。

    “雪妍!”俞桑婉抚着肚子,痛苦的皱眉。她是个孕妇,实在也是经不起折腾了。

    “啊……哈哈……”宮雪妍没有跑远,只是张开双臂在雨地里打转。

    她笑着朝俞桑婉喊,“婉婉,下雨了!下雨了啊!我可以洗澡了!”

    “啊?”俞桑婉一惊,眼睁睁看着宮雪妍脱衣服!

    “不要!”俞桑婉大声喊着,冲进雨地里,将宮雪妍抱住,“雪妍,你不要这样!”

    “不!你放开!”宮雪妍奋力挣扎,脸上混杂着雨水和泪水,“你让我洗澡啊!我这么脏,不洗洗怎么行啊?”

    “雪妍!”俞桑婉胸口堵的厉害,“不要这么说,你不脏!做错事情的不是你,是那个禽兽!脏的是他,不是你啊!秦少驹一定不得好死……你不要用他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宮雪妍愣住,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激起一地泥浆。

    “雪妍。”俞桑婉慢慢抱住她,“放过自己,错的不是你。”

    宮雪妍咬紧下唇,眼泪成串滑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