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74章 陆谨轩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

    秦少驹步步靠近,宮雪妍步步往后退。

    俞桑婉无力的躺在床上,她现在已经猜到了……宮雪妍身上,绑着什么!

    她是知道的,谨轩把宮雪妍送到秦少驹身边的目的!

    光是这么想着,俞桑婉眼眶已经湿了。刚才,宮雪妍奋不顾身的保护了她,甚至不惜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可是……现在,秦少驹步步逼近,她却一点也帮不上宮雪妍。

    “雪妍,雪妍……”

    秦少驹走到宮雪妍面前,宮雪妍下意识,紧紧捂住了领口。

    “哼!”

    秦少驹冷哼,抬起胳膊,一把将宮雪妍的领口撕开。rz90

    ……微凉的空气中,暴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不……”宮雪妍害怕了,她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个女人!

    女人和男人之间,天生是不平等的!

    “哼。”秦少驹冷哼着摇摇头,手上继续用力。

    嘶啦……

    宮雪妍的上衣完全被撕碎,成了破布,毫无生气的抛向空中,又落在地上。

    此刻,她身上只一件胸衣……雪白的胳膊上,赫然绑着那枚定位仪!尽管,此刻,它已经被摔碎了,发出警报声!

    秦少驹面色漆黑,眸光中透着杀意。

    一扬手,狠狠扇向宮雪妍。

    “啊!”宮雪妍捂住脸颊,她知道……她这次是逃不过去了!

    “贱人!”秦少驹完全像头失了控的野兽,暴躁不已,抬手掐住宮雪妍的脖子,“定位仪?卧底?你他妈给我来这套!陆谨轩给你多少好处,你这样为他卖命!”

    怪不得了,尽管他把所有一切都计划的好好的,可是……还总是受制于陆谨轩!

    他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原来……王牌是她!

    宮雪妍,竟然是陆谨轩藏着的一张王牌!

    下颌被紧紧捏住,下一秒,就要碎的感觉。

    宮雪妍张嘴,鲜血留下来。她那笑容,惨不忍睹,“呵呵……秦少驹!像你这样的人,永远不懂……陆谨轩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你是个纯粹的下半身动物!”

    “闭嘴!”秦少驹又是一耳光,“我才是素素的父亲!”

    “那又怎么样?”宮雪妍绝望的摇着头,“你不配!你根本不配!我永远都不会让素素知道,她有个禽兽一样的父亲!”

    “贱人!”秦少驹双眸赤红,“你连孩子都给我生了,却还在惦记着陆谨轩?!”

    宮雪妍哂笑,“哈哈哈哈……秦少驹,你真好笑!孩子不是给你生的!孩子,是给谨轩生的!我从来不知道,素素是你的!”

    她没有说谎,如果一早知道素素是秦少驹的,她恐怕就不会生下来了。

    “下贱!”秦少驹怒不可遏,“他心里没有你啊!”

    他蓦地一指俞桑婉,“你不知道吗?陆谨轩心里,从来只有那个女人……从七年前开始!你对他来说,算个什么东西!”

    “我愿意!”宮雪妍扬起头,她心里清楚,今天自己必定是在劫难逃,她没什么好再掩藏的。

    宮雪妍红着眼,“他喜欢谁,我不管……我喜欢他,永远都不会变!”

    “你……”

    秦少驹一滞,“好!好得很!他这么好,你喜欢他是不是?甚至不惜为了他,做卧底?那么,你既然有胆量做卧底,就应该想到过吧!卧底身份一旦被揭穿,会有什么下场!”

    他胳膊一扬,将那个摔碎的定位仪捡了起来,‘嗖’的一下,扔出了窗外。

    宮雪妍视死如归,“我当然想过!秦少驹,我不怕死!如果这条命,是为了谨轩丢的,那么……我死得其所!”

    “玛德!”

    秦少驹一下一下点着头,“说的真动听!可是,谁说我要你死了?”

    “……”宮雪妍愣住,他要怎么样?不可能是用来威胁陆谨轩,陆谨轩压根不在意她啊!

    “呵呵。”秦少驹笑的不怀好意,“你这么恶心我,那么……我就再让你恶心一次!”

    “啊?”宮雪妍惊恐,下意识的捂住了胸口。

    她此刻上身只一件胸衣,根本是衣不蔽体!秦少驹竟然产生了这种邪念……她就是逃都没有地方逃!

    “呸!”宮雪妍害怕极了,“秦少驹,你脑子里还有点别的东西吗?你只会用这种下流的手段,来伤害女人吗?”

    “伤害?”秦少驹勾唇,冷笑,“啧啧啧!若是俞桑婉,我这样对她能叫伤害,你嘛……呵!本来就是被我上烂的女人!朝三暮四还想着陆谨轩,对你,不是伤害!是老子他妈看得起你!”

    他蓦地弯腰,将宮雪妍抱了起来。

    “放开!”

    秦少驹完全不理会,将人扔进了沙发里。

    他撕扯这里领带,“宮雪妍,那一年在游轮上,你不记得了吧?我现在就让你想起来!你知道吗啊?你看起来很坚贞,其实浪的很!”

    布帛撕裂声,伴随着宮雪妍绝望的求饶。

    “秦少驹!求求你……不要!”

    “哼!晚了!贱人!当卧底?”

    床上,俞桑婉早已是泪流满面。怎么办?宮雪妍眼看着要被玷污了,她就在眼前,不能不管。

    俞桑婉扶着肚子,缓慢的爬起来。因为宋祁下药的关系,她现在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刚撑着胳膊起来,人又倒了下去。如此几次,反复。俞桑婉急哭了,“雪妍……”

    沙发就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她能听见秦少驹的声音,也能听见宮雪妍绝望的嘶吼!

    “贱人,我现在就办了你!看看我俩,到底谁比较恶心!”

    俞桑婉从床上,掉在了地上。

    “啊……”俞桑婉恨死了自己,怎么这么没有用呢?

    “雪妍!”

    她侧身躺在地上,拼命的想要爬过去。

    她一点力气也没有,可是……不能就这么不管啊!

    “呜呜……”宮雪妍哭喊着,“秦少驹,我求求你!啊——”

    宮雪妍的每一声,都像是一把刀子,割在俞桑婉心上。让她鲜血淋漓……纵使看不见!这痛楚却是难以形容!

    “贱人!不爽吗?少他妈装了!”

    俞桑婉咬牙,坚持着一点一点往前爬,“雪妍、雪妍,对不起……”

    地板上,留下斑斑泪痕……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