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68章 谨轩,谨轩

    陆谨轩不知道该怎么向俞桑婉解释,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桃桃,我要做的事情,你不懂!秦少驹不能不除,还有,清明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俞桑婉确实不能理解,“那就一定要雪妍去冒险吗?她只是个女人……她还有素素……”

    “你放心!”陆谨轩劝着妻子,“素素她交待给我了,难道以我们的能力,还照顾不好素素吗?”

    “你!”

    俞桑婉气结,她摇着头,无法理解丈夫,这一刻,她甚至觉得他不可理喻。

    “谨轩,你要我怎么说你才明白?对孩子来说,母亲是不可替代的!无论我们能给素素多好的条件,都比不上雪妍啊!谨轩,你到底要雪妍去做什么?”

    陆谨轩眉头紧锁,不肯开口。

    俞桑婉急了,“你说话啊!”

    “我……”陆谨轩不得已,只得说到,“我要她套出秦少驹的据点,以及他勾结的势力,还有……清明的下落!”

    “……”

    俞桑婉脊背一阵发凉,光是听着这些话,她也知道,宮雪妍此一去……凶多吉少!

    下午时,下起雨来。

    雨势非常大,俞桑婉躺在床上,听着外面轰隆隆的雷声,十分不安心。

    陆谨轩在忙,她也知道不能打扰,不知道……雪妍现在怎么样了?

    ——

    山路泥泞,秦少驹带着宮雪妍,到了地方。

    宮雪妍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没有想到,秦少驹的势力竟然就在这周围!距离陆谨轩这么近的地方!

    “嘁。”秦少驹哂笑,“干嘛这种表情?你也是在权利斗争中长大的,还会意外?”

    宮雪妍抽抽嘴角,冷眼瞥向她,“我不是吃惊,我是觉得恶心!秦少驹,你知道你为什么输给陆谨轩吗?因为你,永远只会这些旁门左道!远不如他光明磊落!”

    秦少驹猛地伸手,扼住她的喉咙。

    “呃!”宮雪妍皱眉,“你放手!”

    “给我听着!”秦少驹面露凶相,“不要在我面前说那个人的好!他再好,你还不是跟我睡了!素素的父亲,是我,不是他!现在,你只能依靠我!”

    宮雪妍愤恨的瞪着他,咬牙切齿!

    客观来说,宮雪妍肤白貌美,个子高、身材好,生过孩子后,风韵更甚。

    秦少驹看着,不由动了心,“雪妍,你真是漂亮!所以,当年我才没能忍住。”

    他一边说,一边拿手指轻抚着她的脸颊,“雪妍,我们和好吧!我们之间还有素素呢!”

    “呸!”宮雪妍两眼剜向他,啐了他一口,“做梦!”

    “玛德!”秦少驹抹了把脸,恼羞成怒,胳膊一挥,将宮雪妍扔在了地上,“贱人,你以为你有什么选择吗?老子今天一定要上你!我看你是逃还是不能逃!”

    ‘嘭’!

    房门关上,宮雪妍被秦少驹扔到了床上。

    秦少驹撕扯着领带,朝着她扑过来。

    脸上带着邪恶的笑意,“我看你往哪里逃?其实,你也不吃亏!跟我上一次,我一定会救素素的!”

    “畜生!”宮雪妍惊恐万分,该怎么办?

    她无处可逃,秦少驹压下来,手伸向她颈间!

    “啊……”宮雪妍愤恨不已。

    多年前的那一晚,在游轮上,她是完全不知情的。要她在清醒的状态下被秦少驹羞辱?她做不到!她宁愿死!

    宮雪妍想了想,不能让秦少驹脱她的衣服……她的胳膊上,还贴身绑着陆谨轩给她的装置!

    怎么办?她的手四处移动,摸到了床头柜上的铜钟。手腕一紧,抓紧了铜钟,用力扬起、狠狠砸向秦少驹的背。

    “啊!”秦少驹痛呼,惊愕的瞪着宮雪妍,气急败坏的骂道,“靠!贱人!”

    他扬起手,就给了宮雪妍一巴掌,“贱人!你以为你是谁?给你脸,你还不要脸了?打我?啊!谁他妈给你的胆子!老子弄不死你!”

    说着,扬起脚狠狠踢在宮雪妍头上、身上。

    宮雪妍死死抱住胳膊,保护住胳膊上的装置。

    即使身上再疼,她也只是皱着眉,没有哼一声!

    经过这么一折腾,秦少驹也完全没有兴致了。

    气喘吁吁的,“玛德!败兴!老子不稀罕!老实呆着吧!”

    转身,一摔门出去了。

    “……”

    宮雪妍缩在角落里,双眼通红。她紧紧抱住自己,身子止不住的瑟瑟发抖……

    她这辈子,只爱过一个人……陆谨轩。

    从爱上那个男人的那一刻,就知道他有心上人!很多年来,她的这种喜欢成了一种信仰……她没有跟过别人,除了被秦少驹玷污的那一次,她是清清白白的。

    此刻,宮雪妍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虚弱。

    她红了眼眶,哭了。rz90

    “呜呜……”

    差一点,她就又被那个畜生"qiang jian"了!

    “谨轩、谨轩……”

    宮雪妍咬牙,念着这个名字。这是她这么多年来,一直做着的事情!她知道他不喜欢她,此生根本没有希望。可是,她不知道这辈子,除了他,她还会喜欢谁?

    被秦少驹打的,身上痛的要命。

    宮雪妍倒在地上,嘴里喃喃着,“谨轩、谨轩……”

    似乎,只要喊一声他的名字,疼痛就会减少一分。

    ……

    深夜,陆谨轩还在忙碌。

    “总统阁下。”

    “嗯。”陆谨轩微一颔首,“说!”

    欧冠声有些激动,“宫小姐身上的定位没有淤移动了,应该是到了地方。这个地方,并不远。属下们正在划定范围……相信这一次,一定能将秦少驹一锅端!”

    “哼。”

    陆谨轩自信的勾唇,看了眼陆昱轩。

    “有信心吗?”

    陆昱轩点点头,年轻人总是志得意满,“没问题!”

    ‘叩叩叩!”

    门被急促的敲响。

    有人进来了,脸上带着雨水,神色焦急,“总统阁下,夫人不舒服!”

    “什么?”陆谨轩拧眉,立即站了起来,脚下生风,边走边问,“怎么回事?”

    “夫人从吃了饭开始,就一直吐!”

    陆谨轩眉头皱的更紧了,桃桃这几天的情况一直不好,都是他的错!这里这么乱,清明又下落不明……让妻子怀孕时如此劳心劳力,是做丈夫的无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