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04章为什么凶我

    因为正在治疗康复期,乐正生这段时间没有去医院。

    为了照顾小馒头,他基本都回父亲安排的别墅去住。

    不过,他还是会定期回来复查。

    他这条命,尽管他自己不抱希望了,但是,身边珍惜的人还是很多的。

    做完检查出来,乐正生一转身,看到了正在走廊上忙碌的顾筱宁。

    有些日子没见到她了,乐正生想了想,走上前。

    顾筱宁似乎是有些走神,心不在焉的样子。

    前面有人推着检查床过来,口中喊着,“小顾,让一下!让车子过去!”

    “……”顾筱宁毫无反应,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顾!”推车的人急了。

    突然,顾筱宁腰上一紧,胸前横过来一只胳膊,将她整个人拥在怀里,轻轻的往后带。

    “……”顾筱宁愣住,本能的张嘴咬在乐正生胳膊上。

    “嘶!”乐正生皱眉,“顾筱宁!”

    “嗯?”顾筱宁一愣,猛地转身,撞在乐正生胸膛上,下意识的抚了抚鼻子。哼唧到,“疼!”

    乐正生气的头顶冒烟,“顾筱宁!你还喊疼了?”

    他把胳膊举到她面前,“你属狗的?咬我?咬破了怎么办?”

    “啊!”

    顾筱宁吓了一跳,抬头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一点声音没有,还抱人家?”

    “啊?”乐正生气结,“顾筱宁,你以为我想抱你?你是倾国倾城、还是国色天香?上个班,魂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车子推过来,喊你让开你也跟木头一样杵着!我是好心!”

    顾筱宁对手指,“对不起啊!你消消气。”

    “哼!”乐正生冷哼,少爷脾气可不是那么好。

    “我看看。”

    顾筱宁探头探脑,拉过他的胳膊,“看看有没有咬破?你是真不能出血啊!要是渗出一点血丝来,我就完蛋了!”

    乐正生看她紧张兮兮的,心里还挺受用。

    “还好还好。”顾筱宁查看了乐正生的胳膊,松了口气,“貌似没有咬到什么啊?”

    乐正生嘴角抽搐,“小顾护士,你咬的不是这只胳膊!”

    “啊?”顾筱宁一愣,随即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乐正生瞪眼,“你还笑?你得亏不是医生,不然……别人左腿折了,你非得给人把右腿卸了!”

    “哈哈……”顾筱宁捂住嘴巴,又拿起他另一只手。

    上面有一只小牙印……顾筱宁笑笑,“有个印子,没有破,还好还好。”

    “嘁。”乐正生抬起手,在她脑袋上揉了揉,“振作点,想什么呢?”

    “嘻嘻。”顾筱宁笑,“知道了,你来复查吗?那现在,走吗?”

    乐正生看了看腕表,“嗯,差不多要走了。”

    顾筱宁挥挥手,“那……再见。”

    “嗯。”

    乐正生点点头,正要走。转身之际,又突然回过头来,错愕的瞪着顾筱宁。

    “……”顾筱宁一脸狐疑,“干嘛?这么看着我,好吓人。”

    乐正生不说话,只是拉起她的工作服袖子,往上一撸,“这是什么?”

    “别!”顾筱宁着急的缩回手,神色慌张,“什么什么啊?什么也没有。”

    “顾筱宁!”

    乐正生脸色一沉,“我出来横的时候,你还叼着奶嘴呢!你身上是什么伤,我一眼就能看明白!说!怎么了?”

    “嘘!”顾筱宁急的直跺脚,“不要这么大声!我知道了,一会儿告诉你!我现在在工作,你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的事吗?我家里的事情,很光彩吗?”

    乐正生心头一凛,原来是家事……他想到了她那个父亲,浓眉紧蹙。

    “好,我等你下班!”

    “……噢。”

    顾筱宁今天是早班,下班的时间,是下午两点。

    乐正生一直在病房等着她,见她换了便服出来,乜眼,“在这里说,还是出去说?”

    顾筱宁一直低着头,乐正生觉得不对劲,霍地一下站起来,伸手抬起她的下颌。

    “嘶——”顾筱宁皱眉轻呼,“我看你是康复了,手劲这么大!”

    乐正生皱眉,看见她嘴角的青紫,再想想她胳膊上那些淤青,“是你父亲?”

    “……”顾筱宁点点头。

    还没说话,肚子先咕咕叫了起来。

    乐正生一瞪眼,“你……现在几点,你就饿了?你是猪吗?”

    这个时间,应该才吃过午饭。

    他这么大声,顾筱宁不知道怎么了,嘴巴一瘪,带着哭腔。

    “你到底这么凶干什么?我被我爸打了!连弟弟治病的钱也一起被他抢走了,是我的错吗?我现在连吃饭的钱也没有!说不定,就倒在班上,被医院辞退,难道是我想吗?你为什么凶我?”

    乐正生一愣,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她那个不负责任的老爸!

    顾筱宁低着头,眼泪往下掉,可是仍旧在努力克制着。

    乐正生沉默,穷的连饭都吃不上,究竟是种什么体验?

    他扯过纸巾,递给顾筱宁,“擦擦。”

    “不。”顾筱宁倔强的别过脸。

    “哎。”乐正生轻叹,上前两步,抬起手把纸巾贴在她脸上,动作轻柔……替她擦。

    顾筱宁愣住,一动不敢动。

    乐正生说,“对不起,我不是凶你……是关心你,不是告诉你了吗?遇到困难要告诉我,钱被你爸爸抢了,连饭都吃不上,为什么不告诉我?”

    “……”顾筱宁抬起头,“可以吗?你真的,会帮我吗?”

    乐正生狭长的丹凤眼里,澄澈的一片。他点点头,“嗯,真的。”

    顾筱宁嗓子眼堵得慌,哭得越发厉害了,“呜呜……”

    “这……”乐正生手忙脚乱,“怎么还哭厉害了?”

    顾筱宁是感动的,嘴巴却硬的很,“我爱哭就哭,要你管!连掉眼泪,你都要凶吗?”

    乐正生一怔,笑了,“嘁!真是,倔死了!”

    他张开双臂,将顾筱宁抱进怀里。

    顾筱宁脑袋一耷拉,靠在他肩上,声音闷闷的,“谢谢你,阿生。”

    “嗯。”乐正生点头,“我接受了,就当是做善事了,也许上帝看我心善,就不会收我走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