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01章天生一对

    俞桑婉陪着宮雪妍,去医院看望素素。

    素素的情况还是老样子,宮雪妍红着眼,给孩子擦身子、换衣服。

    俞桑婉看在眼里,唏嘘不已。

    中午时分,房门推开……是陆谨轩来了。

    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一旁的俞桑婉,两个人暗自眼神交流,却都没有说什么。

    宮雪妍站了起来,“赫连总统。”

    “嗯。”陆谨轩微一颔首,“一审的日期定了,你收到通知了吗?”

    “是。”宮雪妍点点头。

    陆谨轩沉声道,“不用怕,有监控做证据,当时观潮的管家、下人也都可以为你作证,不用顾忌秦家。”

    “……”宮雪妍沉默片刻,还是点头,“我知道,总统阁下放心。”

    陆谨轩看了看病床,“我来看看素素。”

    “谢谢。”宮雪妍哽咽,“您费心了。”

    一审的日子很快到了……宮雪妍并没有如秦少驹说的,撤销控诉!

    一时间,秦家成了舆论的焦点。

    秦家在圣都也是豪门权贵,前一阵子,秦家大小姐更是和总统阁下传出婚讯……然而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原因,还是虐杀女童!

    民众议论纷纷,究竟什么样的人家,能养出这样丧心病狂的女儿?

    又纷纷叫好,总统阁下没有迎娶这样的人……实在是国之大幸!

    上庭那天,宮雪妍是从傅家出发的,俞桑婉陪着她一起去。

    在车上,俞桑婉接到陆谨轩的电话。

    “嗯,你说。”俞桑婉压低了声音。

    “好好照顾自己。”陆谨轩没有太多的话,只有这一句,“不要善心泛滥。”

    俞桑婉瘪嘴,“知道了。”

    法庭门口,人满为患。

    宮雪妍才一下车,就被围住了。

    “宫小姐,请问……”

    “宫小姐……”

    人太多了,俞桑婉站在她身边,也同样受到牵连。

    “婉婉。”宮雪妍皱眉,伸手护住她,“你小心点——你们都让开!围着我,我也什么都不会说的!所以一切,都已经交给法庭裁决……请让一让,让我们进去。”

    俞桑婉感激的握住她的手,“我没事,我们进去。”

    在门口,遇见了秦少驹。

    秦少驹远远看过来,目露凶光。

    在宮雪妍看过去时,抬起手,朝她做了个枪毙的手势,“啪!”

    “?”宮雪妍浑身一凛,知道他这是在威胁她!素素,他真的会下手的!

    濒临绝境的宮雪妍,这一次坚决守护了自己的底线……因为女儿的不幸,她的良知被唤醒,绝对……不能再助纣为虐了。

    “雪妍,你没事吧?”俞桑婉察觉到,她的身子在发抖。

    宮雪妍摇摇头,“没事。”

    ……

    法庭之上,宮雪妍坐在了原告席。

    秦梦舒被带进来时,整个人已经变了很多。

    她一个千金大小姐,什么时候受过监禁这样的罪?况且,还随时会入狱!

    “啊!大哥!”秦梦舒一进来,就朝着秦少驹大吼大叫,“你快救我啊!我不要死,不要坐牢!”

    法官敲敲桌子,“肃静!”

    庭审正式开始,法官问到,“宮雪妍女士,请问……你能认出,当日推你女儿宫素素下楼、以至她重伤昏迷的人,是谁吗?”

    “是。”宮雪妍点点头。

    “那么,她在法庭上吗?请你指出来!”

    宮雪妍一抬手,指向秦梦舒,眸底净是恨意,“就是她!是她推的我女儿!她才五岁啊!”

    “不!”

    秦梦舒发狂,抓紧栏杆嘶吼,“贱人!你他妈说什么?你敢诬陷我?分明就是你女儿自己掉下去的!她这么一个野种,需要我亲自动手吗?像她这种人,活着就是多余!你不要害我!”

    一言既出,底下议论纷纷。

    没想到,秦家千金,竟然是这样冷血、又残忍的人!

    法官敲桌子,“肃静、肃静!被告注意你的态度,否则本席将告你藐视法庭!原告律师,请上述证据……”

    “是,法官大人。”

    ……

    上面的玻璃窗后,陆谨轩正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哼。”他满意的勾唇,很好、很顺利。

    庭审结束,法官宣判。

    “……现在本席宣判,秦梦舒女士,被控于xx年xx月xx日蓄意谋杀宫素素罪名……成立!鉴于宫素素现在医院深昏迷,本席宣判,秦梦舒入狱终身监禁!即刻执行!”

    宮雪妍一激动,眼泪涌出来!

    她蓦地转过身,看向观众席的俞桑婉。

    俞桑婉朝她点点头,动了动嘴巴,“好了。”

    宮雪妍情难自控,“嗯!”

    “啊——”

    秦梦舒突然发起疯来,“我要杀了你!宮雪妍,你个贱人!除了会勾搭男人,还会害人!你和你那个野种女儿一样,都该死!我推她下楼,怎么她还没死吗?好!我现在就弄死你!”

    被带出来时,秦梦舒疯了一样,冲向宮雪妍!

    即使被警察给拦住了,“干什么?老实点!”

    “哇哇……”秦梦舒大哭起来,去找秦少驹,“哥、哥,你在哪儿啊?救救我啊!我不要坐牢啊!”

    坐一辈子牢,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场面一度混乱,俞桑婉上前来,拉住宮雪妍,“结束了,回家吧!”

    “嗯。”宮雪妍浑身瑟瑟发抖,挽着俞桑婉一起往外走。

    在门口时,又遇见了秦少驹。

    秦少驹勾唇,那笑容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宮雪妍想到了素素,更是抖的厉害。

    俞桑婉蹙眉,“雪妍,你怎么了?怎么一直在抖?”

    “婉婉!”宮雪妍一把拉住俞桑婉,“我想去看素素!”

    “现在吗?”俞桑婉疑惑,“素素有人照顾的,你现在不累吗?行吗?”

    “行的!”宮雪妍连连点头,“我现在好想她!我想去看她!”

    “好。”俞桑婉忙答应,“你不要着急,我们现在就去。”

    上了车,俞桑婉见她还在发抖,吩咐司机,“把暖气开一点。”

    “是,大小姐。”

    宮雪妍抖的厉害,刚才秦少驹的眼神,实在太吓人了!她蓦地的抱住俞桑婉,“婉婉,我希望……能够帮到赫连总统,你们是天生一对,一定要幸福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