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96章夫妻一体

    秦梦舒将素素推下楼的事情,因为要提交法律程序解决,是以在圣都乃至全国都引起了轩然大波!

    秦家上下,更是鸡飞狗跳!

    原本以为秦家、赫连家联姻,成就喜事一桩,岂料到头来,女儿陷入刑事案件!很可能会判刑!

    观潮,行政楼。

    花厅。

    “总统阁下,连探视也不可以吗?”秦少驹正襟危坐,是鲜少有的。

    陆谨轩勾唇,没有一丝笑意,“这件事并不是我说了算,秦梦舒已经提交司法部。据我所知,秦梦舒这种情况,的确是不可以探视,一审落实后,你可以再提出来。”

    “那么!”

    秦少驹霍地一下站了起来,“您是一定要让梦舒接受审讯!”

    陆谨轩蹙眉,“不是我让……令妹是个成年人,得为她做出的事情负责任!”

    “好!很好!总统阁下,大义灭亲,这个道理,您懂……我秦少驹一样懂!”

    秦少驹咬牙,不甘心的点点头。

    陆谨轩看了看他,心情却是极好的。

    明面上看,秦梦舒出了事……他的态度已经摆出来了,但,这个时候,秦家的态度也一样重要!

    秦家为什么明里暗里一直和赫连家斗?争夺的不过是观潮至高无上的权利。

    想要拥有入主观潮的权利,必须做到让全国子民诚服……

    秦梦舒这件事,显然是让子民愤恨的——贵族千金,伤害一个孩子。

    如果这个时候,秦家站出来护着秦梦舒,那么……秦少驹想要再做点什么,是真的困难了。

    陆谨轩撑开胳膊,闲适的靠在沙发背上。狭长的眼线眯起……他必须打起精神,秦家一定会有动作,一切还没有成定局。

    从观潮灰溜溜的回去,秦少驹完全没有他刚才说的那么潇洒!

    其实,对于他来说,舍弃一个妹妹并算不了什么。

    只是,他不在乎,不代表家里人不在乎!

    一回去,家里人就把他堵住了。

    “少驹啊,你可一定要救救梦舒啊,她是你唯一的妹妹啊!”

    “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不能让梦舒坐牢!”

    面对这些话,秦少驹烦躁不已,“知道了!烦死了!”

    他是真烦,原本想让妹妹去观潮,是帮他的!没想到,什么忙都没有帮上,却给他捅了这么大一个篓子!

    ——

    宮雪妍这边,也不能再在观潮住下去了。

    原本她就是被秘密养在观潮。但是,因为素素的事情闹出来,她就背上了赫连肆‘情妇’的名声。

    对于一国之总统,有这种丑闻,自然是要不得的。

    舆论尚未燃起,欧冠声已经想办法将其压了下去,声称宮雪妍只是观潮的佣人。

    公关工作做得不错,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宮雪妍该何去何从?

    不管怎样,陆谨轩都不适合再出面。

    这件事,俞桑婉也听说了。

    是她主动联系的陆谨轩,“把宮雪妍,接来傅家吧!”

    陆谨轩闻言,颇为诧异,“桃桃,你和宮雪妍的关系……不要,这样不好。”

    “嘁。”俞桑婉轻笑,“你以为,我还是当年20岁随便吃醋的小丫头吗?放心,我不会的,我是真心想帮帮她。”

    “为什么?”陆谨轩心上暖暖的,他的桃桃,就是有颗极大的包容心,谁说这个妻子不是为他而生?不是为了第一夫人而生?

    俞桑婉叹道,“你也说过,如果不是宮雪妍和素素……出事的可能是我和小馒……”

    “闭嘴!”陆谨轩心头一紧,难得对俞桑婉严肃起来,“这种话不许乱说!你和小馒头,不许出事、不能出事!”

    “……嗯。”俞桑婉乖顺的答应,“那么,就让宮雪妍来傅家吧!你答应过她、又做不到的事,理当由我来做,我们是夫妻,是一体的啊!”

    夫妻一体?

    陆谨轩喜欢这个说法,“好,那就交给你了……不过,你还是要小心,宮雪妍这个人,我一直不太信任。”

    “嗯。”俞桑婉笑了,“放心吧!她是什么样的人,我知道……我不是善心泛滥,我是在帮我丈夫。”

    经过商定,宮雪妍得到了这个消息。

    傅家司机去医院接的宮雪妍,刚进入傅家,宮雪妍好长时间都没有缓过神来。

    “来了?”涂珊妮站在玄关口,拿着一双全新的拖鞋,“把鞋换了吧!楼上房间收拾好了,用具都是新的。你喜欢什么,我还记得,是我和桃桃一起去选的。”

    宮雪妍嘴巴动了动,眼睛倏地就红了。

    “哎……”涂珊妮叹息着摇摇头,“素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这孩子,也是命苦。在医院里熬了好几天了,上楼洗个澡,休息一下吧!”

    “妈。”

    俞桑婉挽着袖子走了过来,见到宮雪妍笑笑,“尽快习惯吧!要有什么就直接告诉我和妈……”

    宮雪妍嘴巴微颤,“我……”

    俞桑婉挽着涂珊妮,“我们家比较简单,现在就是我和我妈,还有陆家三小姐,我妈就不用介绍了,你也叫过她妈妈的……陆家三小姐行动不方便,这会儿在楼上,以后再打招呼吧!”

    “……”宮雪妍眼睛酸疼的厉害。

    五年了!自从宫家出事,她一个人颠沛流离的过了五年了!

    “俞……”宮雪妍哽咽,“俞桑婉,我……”

    “嗯。”俞桑婉笑笑,“你不用说,我大概明白……你安心在这里住下,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

    这种温暖,是连生父宫鸿鸣都没有给她的!

    宮雪妍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她和俞桑婉会住在一个屋檐下。最应该恨她的人,和她一笑泯恩仇!

    “我……上去了。”宮雪妍无言以对,低着头往楼上走。

    俞桑婉笑着点头,“好,洗完澡下来吃饭。”

    “嗯……”宮雪妍哽咽,走到楼梯拐角处,又回头往下看。

    楼下,涂珊妮和俞桑婉一起往厨房走,“妈,你来炒菜,我打下手,炒菜还是你的手艺好……宮雪妍估计也吃的习惯些啊!”

    宮雪妍泪水涌了出来,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陆谨轩心底住不下别的女人了!

    连她,都要被俞桑婉俘虏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