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95章说话能含蓄点吗

    “你笑什么啊?”俞桑婉不能理解,“你不担心素素吗?这个时候,你还笑的出来?”

    “对不起,没忍住。”

    陆谨轩忍俊不禁,“对,素素是很可怜的。不过,我这个人同情心就是那么点,对别人家的孩子,能够有这点表示就够了,难道还要我哭?”

    别人家的孩子?俞桑婉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你什么意思?你是说,素素不是……”

    “不是。”不等她说完,陆谨轩就给了答案,隐隐有些不悦,“啧!你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觉得素素是我的孩子?不是,你一直这么认为吗?”

    “……”

    俞桑婉沉默,这能怪她这认为吗?

    “可是,那个时候我和宮雪妍一起怀孕,你也没……”

    “我不知道。”陆谨轩又笑了,“你真是笨!不会问我吗?”

    俞桑婉咬着下唇,“你要我怎么问啊?问你有没有和别的女人上……我不要!”

    “好。”陆谨轩沉声道,“那我告诉你,我只有你,没有别的女人……没有和谁上过床、有过私生子女。”

    他说的这样露骨,即使隔着手机,俞桑婉脸颊都烫了。

    “说话能含蓄点吗?讨厌死了!”

    陆谨轩朗声笑了,“呵呵,我怕我说含蓄了,你又听不懂。”

    俞桑婉握着手机,两个人心底都是一片静谧、甜蜜。

    “桃桃。”

    “嗯。”俞桑婉轻声应着。

    “我爱你。”陆谨轩的声音轻轻柔柔。“我有儿子,叫陆清明,女儿呢……还在你肚子里,将来,可能还有很多孩子,只要你还愿意生。”

    “唔……”俞桑婉捂住嘴巴,眼睛一下子就潮湿了。

    “哭了?”陆谨轩蹙眉,问着。

    俞桑婉哽咽,“没……”

    陆谨轩轻笑,“好,没……很晚了,早点睡。”

    “嗯。”

    挂了电话,俞桑婉坐在沙发上。突然抱着膝盖,就失控的大哭起来。口中喃喃,“谨轩,我也爱你!”

    ——

    守到凌晨,素素的手术才结束。

    陆谨轩接到消息,连夜从观潮赶去。

    手术室门口,宮雪妍一夜之间,人憔悴了很多。

    陆谨轩轻叹着走过去,“雪妍。”

    “……”宮雪妍抬头看着他,眼前的男人丰神俊朗、一如当初。

    她好像总有机会靠近他,其实呢?却是咫尺天涯,从未拥有过。

    欧冠声走过来,“总统阁下,素素小姐转入病房了……医生说,暂时没有脱离危险期,还需要观察,后续还不还说。”

    “嗯。”陆谨轩微一颔首,还是朝着宮雪妍,“熬了一夜了,去病房靠一靠吧!素素你别担心,会让人好好照顾。”

    宮雪妍点点头,站了起来。

    舔了舔嘴巴,“总统阁下,我能问问……秦梦舒,你打算怎么处置吗?”

    陆谨轩蹙眉,“这个你不要担心,观潮都是有监控的,她昨天做了什么,监控里面记录的清清楚楚!就算是她是秦家千金、我赫连肆的未婚妻,也一样要接受法律制裁!”

    “……”宮雪妍怔住,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真……的?”

    “嗯。”陆谨轩答应她,“你放心,素素是无辜的,绝对没有让她承受伤害的道理!”

    “唔!”宮雪妍捂住嘴巴,眼泪涌出来。

    噗通一下,又跪在了陆谨轩面前,连连磕头。

    “雪妍!”陆谨轩慌忙扶起她,“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您让我磕头吧!”宮雪妍惭愧不已,昨天如果不是她看着素素不管,素素不会被秦梦舒推下楼的!

    她原本以为,以秦家的地位,陆谨轩不会拿秦梦舒怎么样!但是,他却说要交给法律公平裁决,如何让她不感动?

    “总统阁下,我替素素……向您磕头!”

    宮雪妍这一磕头,其实心里已经很清楚,素素不是他的孩子!陆谨轩的反应,没有一点父亲对孩子的心痛……即使是城府极深的陆谨轩,也是装不出来的。

    可是,即使不是他的女儿,他也愿意还以公道!宮雪妍感激,是当真感激。

    ……

    一早,俞桑婉来医院产检。

    刚刚三个月,她的肚子还看不出来什么。

    结束的时候,在外科楼底下遇见了宮雪妍。

    她整个人失魂落魄的,手上端着早点,被人撞翻了烫了手也完全没有察觉。

    “呀,怎么回事?走路不长眼啊?”撞她的人,还恶人先告状。

    俞桑婉皱眉,走上前,“这位太太,明明你先撞的人!你不道歉?”

    “嘁!”那人哂笑,“关你什么事?咸吃萝卜淡操心!”

    “你……”

    俞桑婉懒得和她计较,去看宮雪妍……真是狼狈。

    她掏出纸巾来,替宮雪妍擦着手,“宮雪妍,你不疼吗?”

    “啊?”宮雪妍像是才缓过神来,惊愕的瞪着俞桑婉,“你?”

    “哎。”俞桑婉叹息着摇摇头,“衣服都脏了,上去换一件吧?”

    宮雪妍一动不动,直勾勾的看着俞桑婉。突然眼睛红了……

    “宮雪妍?”俞桑婉不解,“烫伤了?要陪你去……”

    “为什么?”宮雪妍打断她,“你管我干什么呢?对你来说,我不是最可恶的人吗?你不恨我吗?”

    俞桑婉一愣,摇摇头,“我说不恨,你信吗?”

    宮雪妍咬着下唇,不说话……这话,谁信?

    “恨的。”俞桑婉点头,“我又不是圣人,曾经很恨、很恨。那个时候,我们都太年轻了,喜欢上同一个人……难免过激。现在,我们都做了母亲,难道还和以前一样吗?”

    母亲……宮雪妍眼睛一红,哽咽道,“我不配做母亲!”

    “别这么说。”

    俞桑婉把脏了的纸巾扔进垃圾桶,“你能说出这句话,说明你已经想做个好母亲了。”

    宮雪妍怔住,突然笑了,“俞桑婉,你还真是……能说教!怎么,在我面前表现你的优越感吗?”

    “并不是。”

    俞桑婉摇摇头,“因为,我有个不靠谱的母亲……她抛弃我、几次三番害了我,可是,我知道,她还是爱我、疼我,在我看来,她就是个好母亲。只是这样,绝没有说教的意思。”

    这个母亲,也曾经是宮雪妍的母亲!

    虽然,是继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