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94章拿什么和他的桃桃比

    陆谨轩先去了医院,素素还在抢救。

    “总统阁下。”

    宮雪妍噗通一声,跪在了他面前。“这件事,您一定为素素做主!她一个孩子,秦梦舒下这样的狠手!天理难容!”

    “嗯。”

    陆谨轩眉头紧锁,他是利用了她,对她们母女也没有什么情分。但,素素这事,不能就此揭过。

    “你好好照顾孩子,这件事,我一定给你个交代。”

    宮雪妍眼底血红的一片,哽咽着磕头,“谢谢,谢谢您!”

    ——

    观潮。

    因为陆谨轩没来,秦梦舒还被圈在客厅里,虽然禁止她出去,可也不敢真把她怎么样。

    陆谨轩从医院匆匆赶回来,所有人都在等着他。

    “总统阁下。”

    陆谨轩微一颔首,往里走去。

    里面,秦梦舒听到了声音,立即冲了过来,“阿肆!”

    陆谨轩拧眉,眼神里带着抗拒。

    秦梦舒却还不自知,上前想要拉住他,“阿肆,你回来太好了!这些人,造反了……竟然敢关着我!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替你做主?”

    陆谨轩扬眉,乜了她一眼,“秦梦舒,你今天干什么来了?”

    “我……”秦梦舒怔住,“我是来测量新房尺寸的……”

    “那你就测量!”陆谨轩厉声吼道,“为什么伤害孩子?素素得罪你了?她一个五岁的孩子,你怎么下得去手?你让我替你做主,那么谁来替素素做主!”

    秦梦舒神色大变,“阿肆,我不是故意的!我并没有想要伤害她!是她说话没大没小,所以我……”

    “不用说了!”

    陆谨轩懒得听,“你平时对她怎么样,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能伤害孩子!”

    他顿了顿,冷笑,“素素现在还躺在医院里,生死未卜!你却还一味推脱责任!”

    “阿肆……”秦梦舒慌了,眼泪掉下来,“那我要怎么办?我不是故意的,我们家有钱啊!会出钱给她治的,话多少钱,我给她治好就行了啊!”

    “秦梦舒!”

    陆谨轩低吼着打断她,摇着头,眸底一片清冷。

    “你真是让我失望!像你这样的人,我怎么会想要娶你,让你成为第一夫人?你连一个五岁的孩子都不能善待,如何要求你善待全国子民?”

    “……”秦梦舒僵住,说话也不利落了,“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你打算悔婚吗?你,这是不要我的意思吗?”

    “啧啧!”

    陆谨轩无语的摇着头,“到了这个时候,你考虑的还是你第一夫人的位子?你想过没有,一个孩子因为你!可能会丢了杏命!”

    从他一进来,就没给过一句好话。

    秦梦舒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她原想着,等到陆谨轩回来了,说两句好话也就过去了!

    没想到,他只是一味责备她!

    秦梦舒也急了,昂着头,“那怎么办?现在人已经推了!不是故意的,也已经造成了!”

    陆谨轩眯起眼,真是让他刮目相看啊!这样的女人,拿什么和他的桃桃比?

    “秦梦舒。”他一字一字咬着她的名字,掷地有声。

    “怎么样?”秦梦舒毫不示弱,“我为了嫁给你,我容易吗?做什么事,都小心翼翼的!你呢?你是怎么对我的?”

    说着说着,还哭了起来,抬手擦着眼泪。

    “我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种委屈?我知道,你是总统阁下,你了不起!可是,你正眼看过我吗?我这么讨好你,还不是因为我喜欢你!你就不能纵容我一次吗?”

    “哼!”

    陆谨轩冷笑,“好一个撒泼!可惜,这一套对我不管用!”

    说着,手一抬。

    “来人!把她给我关进囚禁室!”

    齐刷刷的脚步声过来,将秦梦舒团团围住。

    “赫连肆!”秦梦舒红了眼,害怕了,“你要干什么?”

    陆谨轩乜眼,“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秦梦舒做了什么……难道你自己不清楚?”

    “赫连肆!”秦梦舒失控,惊声尖叫,“你敢动我!我是秦家千金!我推个小丫头怎么了?我是弄死她了吗?要是没有死,那等到她死了再说!”

    心肠如此歹毒,简直令人发指!

    陆谨轩蹙眉摇头,低吼,“带走!”

    “是!”

    “你们干什么?快放开我!”秦梦舒一直叫嚣着,“赫连肆,你不能这样!我哥哥和整个秦家不会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的!你确定,要为了一个小野种,这样和秦家作对吗?”

    “喂!放开!”

    “赫连肆!”

    ……

    陆谨轩闭上眼,终于,秦梦舒的声音渐渐远去,听不见了。

    闹哄哄的局面结束,头有点疼。

    他没有想到会弄成这样,如此一来,战火迅速点燃了……接下来,秦家该有动作了——一场硬仗,就要开始了。

    疲惫的揉揉睛明穴,陆谨轩上了楼。

    他站在窗边,点了一支烟。

    手机响了,是俞桑婉打来的。

    “喂。”陆谨轩立即接了,声音轻轻柔柔,“桃桃。”

    “嗯。”俞桑婉问到,“素素怎么样了?”

    陆谨轩叹道,“我先回来处理一下秦梦舒,素素那边还在抢救,一会儿结果出来,欧冠声会通知我。”

    俞桑婉静默片刻,“宮雪妍现在……一定很难过的,她其实,很可怜。”

    陆谨轩应道,“会尽力抢救素素,我以前答应过她的,让她们母女衣食无忧也是真的。”

    “……”俞桑婉好半天没说话。

    陆谨轩觉得奇怪,“桃桃,你怎么了?不说话?”

    “谨轩。”俞桑婉开口了,似乎是斟酌了半天,“你担心素素,就去看看她吧!这个时候,你应该守着的,她是你的女儿,你放心,我不会和秦梦舒一样。那些事情都过去了,不管大人如何,素素是无辜的。”

    “嗯?”

    陆谨轩诧异,“等等……素素为什么是我的女儿?”

    “嗯?”俞桑婉也是一愣,“你……什么为什么啊?素素难道,不是你的和宮雪妍的女儿吗?”

    “哈!”

    陆谨轩忍不住笑起来,本来一身的疲倦,倒是因为这一笑减轻了不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