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92章心里只有一个女人

    清晨,宮雪妍下来时,陆谨轩还在餐厅用餐。

    她愣了一下,因为平时这个时间,他通常都已经走了。

    “素素。”

    陆谨轩放下报纸,朝素素招招手,“来,过来这里。”

    “爸爸!”素素雀跃着,扑到陆谨轩怀里。

    陆谨轩看着她,温情并未曾达到眼底。

    可是,只是这么一个温柔的假象……也让宮雪妍贪恋不已,如果是真的,她永远可以留在他身边,该有多好?

    陆谨轩拍拍素素的脑袋,“嗯,最近长个子了,素素不错……要继续努力,知道吗?”

    “嗯!”素素连连点头,“爸爸,今天和素素一起吃早餐吗?”

    “嗯。”陆谨轩浅笑,吩咐管家,“把小姐的早餐端来。”

    “是。”

    陆谨轩抬头看看宮雪妍,眸光深不可测,说出来的话,也让人捉摸不透。

    “雪妍,我工作忙,素素你要照顾好……我知道,秦梦舒对素素不是很能接受。但是,我的底线摆在这里,不论是谁,都不能伤害素素!”

    “……”宮雪妍微怔,点了点头,“好,我明白。”

    “嗯。”陆谨轩点点头,拿起餐巾擦了擦嘴,“秦梦舒如果来,你带着素素能避开尽量避开……如果避不开,也不要让孩子受委屈,有事的话,我来处理。”

    宮雪妍微微一笑,“嗯,我听你的。”

    陆谨轩站起来,出去了。

    ……

    陆谨轩走了没多久,秦梦舒就来了。

    她还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身后跟着一帮人。

    因为婚讯传开,秦梦舒现在是趾高气昂,那架势俨然已经是观潮的女主人了。

    一进来,就撞见了宮雪妍。

    “哟。”秦梦舒冷笑,“您还赖着呢?”

    宮雪妍笑笑,“嗯,总统阁下没让走,我只能守在这里……没有办法。”

    这话什么意思?秦梦舒满心不舒服,是说赫连肆离不开她吗?真是个骚狐狸精!

    “哼!”秦梦舒冷笑,“你不用得意!都是女人,你有的我都有!而我有的,你却没有!你等着,等我嫁进观潮,你就会立刻一无所有!知道我干什么来了吗?”

    宮雪妍扬眉,“秦大小姐干什么来了?”

    “嘁。”秦梦舒昂着下颌,“我来给新房量尺寸的,怎么样,有兴趣看吗?”

    噢,原来如此……

    宮雪妍对她,真是产生不了一丝嫉妒心。赫连肆如果真是陆谨轩,那么……他心里只会有一个女人,那就是俞桑婉,至于秦梦舒,算什么呢?恐怕陆谨轩连她的样子都没有仔细看过。

    见她不说话,秦梦舒越发得意。

    撩动着鬓发,“阿肆说了,我喜欢什么样,就改成什么样。”

    “噢。”宮雪妍敷衍的点点头。

    秦梦舒眯起眼,这是什么反应?

    “哼。”她冷哼,“听懂了吗?照阿肆疼我的态度,以后啊,我嫁进来,这内院肯定也是我说了算!”

    “嗯。”宮雪妍点头,催她,“那您快上楼量尺寸吧!不要为我耽误了……一定要改的合心意啊!”

    “你……”

    没达到想要的效果,秦梦舒很失望。

    扭着身子,带人上楼了。

    今天是公众休息日,陆谨轩却还有工作。

    宮雪妍是历来不知道他的行程的,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忙什么。

    可是,从玄关出来的时候,宮雪妍突然想……难道,他是去见俞桑婉了?

    这个想法一旦冒出来,就停不下来了!一定是这样!

    宮雪妍咬着手指,可是……即使有了这个推断,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们啊?难道去傅家?根本不可能,以她和俞桑婉的关系,连傅家的门都是进不去的。

    怎么办?她得寻找时机啊!不然,秦少驹那边等不及了,一定将她拖下水!

    楼上,素素醒过来了。

    她现在的房间,距离主卧比较近。

    秦梦舒带着人在主卧量尺寸,自然把她吵醒了。

    小丫头揉着眼睛,站在主卧门口,“爸爸,怎么这么吵啊!素素还没睡饱。”

    秦梦舒一扭头,看见素素穿着公主裙站在门口,还一口一个爸爸!想到自己一过门就要当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丫头,出去!”

    碍于还有下人在,秦梦舒情绪多少绷着些。

    丫头?素素懵懂的眨眨眼,这么凶,是冲她吗?又是这个阿姨!

    听妈妈说过,这个阿姨就是要和爸爸结婚的人……素素不喜欢她!班上的同学,都是爸爸和妈妈结婚的,可是,她的爸爸却要和别的女人结婚!她偷偷打听过,像这种情况……

    就是,这个阿姨是狐狸精!破坏了她爸爸和妈妈!

    素素睁大了眼睛,气鼓鼓的瞪着秦梦舒。

    “哈?”秦梦舒火冒三丈,疾步走到素素面前,“你还敢瞪我?谁让你这么瞪着我的?你有没有教养啊?你妈妈是个贱人,所以教的你这么没有规矩,是不是?”

    素素恨得咬牙切齿,“我妈妈不是贱人!你才是!”

    “啊?”秦梦舒气的不行,扬起手就给了素素一巴掌,“你这个野种,你说什么?竟然骂我?今天我就好好教训你!”

    素素捂着脸,大哭起来,“哇哇……你就是贱人!不许你说我妈妈是贱人!我爸爸妈妈都生了我了,你是后来才跑出来的,还要和我爸爸结婚!你就是贱人!”

    被个小孩子,一口一个贱人的骂,秦梦舒如何能受得了?

    秦梦舒撸起袖子,脸色铁青,“你妈妈是个贱人!你是个小野种!还敢跟我横!连你爸爸都说了,观潮以后是我做主的!看我不打死你!”

    “哇……”

    素素被她凶神恶煞的样子吓着了,捂着脸转身就跑。

    秦梦舒跟在后面,“还跑?小野种,我看你往哪里跑!”

    素素一路跌跌撞撞,嘴里喊着,“哇哇……妈妈!你在哪里啊!这个坏阿姨,要打死我!”

    秦梦舒越发恼火,“小野种,你还敢告状!告诉你,即使你妈妈来了!也救不了你!”

    “哇哇……”素素吓得往楼下冲,那撕心裂肺的哭声,整栋楼都能听见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