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91章根本不让亲近

    陆谨轩回来的有些晚,身上带着微薄的酒意。

    上楼时,宮雪妍刚从素素的房间出来。

    见到他怔了一下,“您回来了。”

    “嗯。”陆谨轩微一颔首,“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

    “刚哄了素素睡下。”宮雪妍指指房间里。

    陆谨轩顿了下,走过来。“我去看看素素。”

    “……好。”

    宮雪妍跟着他进去,心底是充满疑惑的。

    其实,这个疑问,存在在她心底已经很久了。

    当初,她是被陈柯弄进来的。陈柯是谁?就是现在的陆昱轩!陆昱轩现在成了赫连肆的左膀右臂……可是,她和素素的事情,却没有被提起,这是为什么?

    宮雪妍并不笨,细细想想也知道其中的道理。

    秦少驹选中她,其实很精明的做法。

    陆谨轩在床边坐下,轻轻替素素理了理头发,还拉了拉被子。

    这些举动看起来很温馨,可是……宮雪妍却看得懂,他没有用心。

    ——如果,这个人真的是陆谨轩的话,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陆谨轩用心的样子,她是见过的。

    那个让他用心的人,就是俞桑婉。

    陆谨轩有多喜欢俞桑婉?当年,他们第一次在南极碰面,她就知道了。

    可以说,用山崩地裂、至死不渝来形容也不过。

    她永远记得,陆谨轩调动各国兵力,在茫茫雪原上彻夜寻找俞桑婉的样子,他甚至开枪、在她的四肢上,以泄愤!

    陆谨轩这个人,很冷清,所以……一旦用情,其实是很不一样的。

    像他现在这样给素素盖被子,根本就是逢场作戏!

    宮雪妍同样也注意到,自从赫连肆和秦梦舒大婚的消息发布出去,他整个人明显也以往不一样……似乎很高兴?但这件事,究竟有什么可高兴的?

    还有,他天天早出晚归,有时候甚至是早上才回来换了衣服,又去工作了。

    这其中,有着什么蹊跷?

    口袋里,手机震动了一下。

    宮雪妍吓了一跳,忙走到一边,拿出来看。

    是秦少驹发来的——**裸的威胁!

    ……雪妍,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到现在还没有动静。怎么,难道你是想让我和素素父女相认吗?

    啊!宮雪妍心头一跳,这样的事情,她决不允许发生!

    抬头看看陆谨轩,该怎么做呢?她虽然是有了疑惑,但是……

    当年陆谨轩的死讯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全世界都认为,现在的这个赫连肆是货真价实的!

    问题很难办……如果不难的话,秦少驹也不会这么多年来,一点办法没有。

    陆谨轩站了起来,转头见宮雪妍发呆,不由蹙眉,“雪妍,你在想什么?”

    “啊?”宮雪妍一惊,讪讪的笑笑,“没什么。”

    她慌里慌张的,突然走过来。

    “你累了吧?”宮雪妍抬起手,伸向他颈间,“我帮你把领带松了、外套脱了……”

    “雪妍!”

    陆谨轩抬起手,扼住她的手腕,“我想你明白……我让你留在观潮,并不是我对你还有什么。”

    “……”宮雪妍脸色一僵,“是,是我僭越了。”

    陆谨轩摇摇头,“你安心带好孩子,不要在我身上下功夫,我可以保证你们母女衣食无忧。”

    “是。”宮雪妍低下头,双手默默攥紧。

    陆谨轩垂眸,出去了。

    宮雪妍懊恼不已,她怎么就犯糊涂了!

    可是,这么一来,她越发相信,这个人就是陆谨轩了!

    当年的陆谨轩也是这样,除了俞桑婉,别人碰都不让碰一下的。

    其实,她刚才不是想要和陆谨轩怎么样。她没那么不自量力……只是,她隐约记得,陆谨轩的颈间一直戴着一枚核桃哨子!

    想当年,在东华,他们还曾经因为这个核桃哨子闹过。

    宮雪妍抱着胳膊,来回走动,“怎么办?根本不让我亲近……我要怎么才能确认他身上是不是戴着?”

    在她看来,这是证明陆谨轩身份最直接、最简单的办法了!

    正踌躇着,手机又响了,是秦少驹打来的。

    “喂!”宮雪妍低吼着,十分不耐烦。

    “哟!”秦少驹笑道,“这么凶?你对待老"qing ren",还真是不客气啊!”

    “秦少驹!”宮雪妍蹙眉道,“你这么逼我也没有用!我还没有想到办法!”

    秦少驹轻笑,“噢?这么听起来,你是答应了?那就好!我只要你这句话,宮雪妍,记着……我等你的好消息!”

    挂了电话,宮雪妍焦躁不已,随手将手机给扔了。

    视线落在素素身上,越发充满了恨意——当初,她为什么要把素素找回来?这个孽种,活该在外面流离失所!

    ——

    主卧里浴室里,陆谨轩站在花洒下。

    温水冲下来,他轻抚着颈间。

    那里空荡荡的……

    “哼。”陆谨轩勾唇,笑了。终于,憋不住了!

    冲完澡,陆谨轩披着浴袍出来。他走到隔间,弯下腰拉开一闪门,蹲下来——里面是只保险箱。

    陆谨轩伸出手,摁下密码——保险箱开了。

    他从里面拿出个盒子,打开来……赫然就是那枚核桃哨子!

    “呵!”陆谨轩轻笑,这世上人都怎么想的?以为他能坐上这个位子,靠的是运气、还是家世背景?不能说没关系,但是……五年了,没点本事,真能坐稳?

    手心一攥,陆谨轩低头,在哨子上亲吻了一下。

    “桃桃,你好好的待着,江山和你……我全都要!”

    把盒子放回去时,手抖了一下。

    “呃!”

    陆谨轩闷哼,一时间控制不住。

    腾出另一只手,去摸口袋里的药。迅速往嘴里倒了一颗,慢慢的才缓和过来。

    这么一来,陆谨轩眼神又暗了暗……怎么办?他还能不能撑下去?

    如今,他是更加不能放弃了!

    桃桃的肚子里,有了他们的女儿!曾经亏欠小馒头的,他都想补偿给这个孩子。他已经在小馒头的生活里,缺席五年,这个女儿……他不想再失职了。

    看来,有些事情,有必要加快速度了。

    宮雪妍、秦梦舒,是时候了。

    陆谨轩勾唇,想起俞桑婉时,神色才是暖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