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89章man爆了

    顾筱宁考试那天,乐正生请了假。

    为此,和医生、护士长磨了很久。

    所幸,顾筱宁的考点离医院并不远。

    乐正生到的时候,考试没有结束,考场封闭,并不允许人进去。

    乐正生就在门口等着,看看时间……也快结束了。不知道那个丫头考的怎么样?说实话,基础是有点差,这几天临时抱佛脚,功效如何?

    乐正生觉得好笑,自己这个心态……就好像陪考的家长,顾筱宁那丫头,是他的女儿吗?

    铃声响起,终于考完了。

    乐正生往边上站了站,他现在体力是恢复了些,但是磕磕碰碰还是不行的。

    考生们陆续出来,乐正生戴着口罩,仔细的在人群里搜索着,却一直没有看见顾筱宁。

    “人呢?”乐正生蹙眉,那丫头皮肤白白的、眼睛大,个子又矮,应该很好找啊!是还没出来吗?

    耐心等着,可是……直到门口变得冷冷清清,还是没有见到顾筱宁。

    乐正生有些急了,问门卫,“请问,这里只有一个门吗?”

    “当然不是。”门卫摇摇头,“还有个东门,那边热闹……你要等的人,也许从那里走了。”

    东门?

    乐正生道过谢,立即转去了东门。

    东门确实是很热闹,乐正生皱了皱眉,他现在的体质,并不适合来人这么多的地方。

    正犹豫着,就在墙根下找到了顾筱宁……不过,她并不是一个人。

    顾筱宁的面前站着个中年男子,正在和她纠缠。

    “你走啊!”顾筱宁皱着眉,“你怎么来这里找我?上次不是答应我了,拿了钱,以后就不再来了吗?”

    “嘁。”中年男子笑着,“我也不想来,不过,你给的钱不够用啊!”

    “你!”顾筱宁气的脸色发白,“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啊?别人都是父母养孩子,我今年才20啊!别人还在念大学的年纪,我已经出来工作了!我只能负担你的生活,负担不了更多!”

    中年男子狞笑,“你这话说的,以前你没享受过我的好处吗?吃好、喝好,家里几个佣人伺候的时候,你都忘了!”

    “你……”

    顾筱宁气结,只好打开书包。

    可是,她的钱真的不多了。

    男子一看,一把夺过,“拿来吧!”

    他把里面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还是一脸不悦,“只有这么点?你成天忙什么?”

    顾筱宁眼睛红了,“我能有多少钱?我只是个护士!”

    “所以。”男子指了指学校,“你还念什么书?多干点活,才能多挣钱!哎……干活也没用!我看啊!”

    男子听了一下,笑的不怀好意,“宁宁,这年头啊,女人就得靠男人,我给你介绍……”

    不用听他说,顾筱宁也知道他憋着什么坏心思。

    “住口啊!”顾筱宁听也不听,厉声吼断她,“钱你都拿走了,你也可以走了!”

    “哼!”男子面色一冷,扬起手就要打她,“臭丫头,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抬起的手,却被扼住了。

    男子一怔,顾筱宁也是讶然,齐齐看过去,却是带着口罩帽子的乐正生。

    他的脸被口罩遮住,但是掩盖不住苍白的肤色。

    是他!顾筱宁心头一跳,他怎么来了?

    啊……顾筱宁想起来,他说过,等到她考试,他会来给她打气。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你他妈谁啊?”中年男子皱眉,手腕被扼的生疼,“快给我放手!”

    “哼。”乐正生哂笑,丹凤眼一勾,并不若他平时虚弱的样子。

    顾筱宁竟然看的呆住了……这是那个病歪歪的阿生吗?这个样子,n爆了!

    乐正生只用三根手指捏着男人的手腕,“我不管你是谁!她叫你滚,你就立马给我滚!要是不滚,我可以帮你!”

    说着,手上一松。

    这不是普通的一松,显然是用了些力道的……男子被甩出去老远,差点没站稳。

    “你……你?”男子错愕,“顾筱宁,你哪里来的帮手?这个男的……是你的"qing ren"吗?好啊!还以为你油盐不进,原来早就开窍了!给的价钱合适,是不是?”

    顾筱宁面上挂不住,急的直跺脚,“你不要乱说!我没有啊!”

    “遮掩什么?怕我要钱啊!”男子看看乐正生,“嘿,看起来像是有钱人啊!”

    “求你了!”顾筱宁痛苦的捂住脑袋,“别说了!”

    乐正生蹙眉,吼道,“滚!”

    “走就走!”中年男子笑了笑,“宁宁,我还会再来的啊!”

    “呜呜……”

    男子一走,顾筱宁就抱着胳膊蹲到了地上,脸颊埋进臂弯里。

    乐正生低头看她,许久都没有说话,等着她自己冷静下来。

    顾筱宁发泄了一通,抬起头来,“有纸……”

    她没说完,乐正生已经拿着纸巾盖到了她脸上,‘啪’的一拍,“擦擦吧!脏死了!眼泪、鼻涕滚在一起,辣眼睛。”

    顾筱宁一听,暴跳,“没让你看啊!辣眼睛你别看!省的让你瞎了!”

    “嘁。”乐正生哂笑,“跟我这么厉害啊!刚才可怂了。”

    顾筱宁一怔,沉默下来。

    “好了。”乐正生把手递给她,“起来吧!你在这里蹲着,别人以为我欺负你了。”

    “嗯。”顾筱宁擤了把鼻涕,站了起来。

    “啧啧!”乐正生直咂嘴,“你可真脏!在男人面前,也这么不顾形象!”

    顾筱宁无所谓的耸耸肩,“你有什么关系?你是我的病人。”

    她戳了戳乐正生,“你怎么来了?”

    乐正生拍了拍腰间,“来犒劳你来了。考的怎么样?”

    “呀!”提到考试,顾筱宁立即笑弯了眉眼,“我要谢谢你!我感觉,这次说不定能过的!你会押题的啊!”

    乐正生挑眉,“看来,今天得你犒劳我了。”

    “好呀。”顾筱宁笑着点点头,突然脸色又垮了,“我……没钱了。”

    她的钱,刚才都被抢走了。

    想起那个中年男子,乐正生没忍住,“那个人,是谁?我能问吗?”

    顾筱宁愣了一下,点点头,“没什么不能说的,是我……爸爸。”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