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87章确实有舅舅

    陆谨轩过来时,已经不早了。

    尽管他已经做过吩咐,但是还是担心的……桃桃很聪明,又敏感,不知道发现什么了没有?

    进入主卧,灯光昏暗而柔和。

    “来了。”

    陆谨轩正想看看俞桑婉在哪里,不妨就听见了她的声音。

    一看,俞桑婉在沙发上靠着呢。

    “桃桃。”陆谨轩走过去,多少有些心虚,“这么晚了,怎么不去床上睡着?”

    “嗯。”俞桑婉撑着胳膊起来,身上穿的不是睡衣,而是常服。

    她摇摇头,“我本来是想等你回来之后,跟你打过招呼……就回家去,没想到睡着了。”

    回家……陆谨轩一怔,不免紧张,“不是说好了,住在这里吗?”

    “住在这里?”俞桑婉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你老实说,是要我住在这里,还是把我囚禁在这里?”

    陆谨轩拧眉,“囚禁?桃桃你……”

    他顿住了,不敢往下说。

    “说啊!”俞桑婉面无表情,“继续往下说。”

    听她这口吻,陆谨轩肯定,她是已经知道了。

    思虑片刻,霍地一下站了起来,“你都知道了。”

    俞桑婉看着他,点点头,“嗯。”

    陆谨轩长臂一伸,眸光坚定,“我也知道,这件事瞒不住……但是,你知道了,我也还是要这样做!我可以让你留在圣都,就一样能把你留在我身边!”

    “等等。”俞桑婉蹙眉,“把我留在圣都?”

    她想起了什么,不由失笑,“这么说,傅家的民事纠纷,是你闹出来的?目的,就是阻止我出境?”

    陆谨轩一愣,他竟然说漏了嘴!没想到他一向自诩冷静、理智,却在爱人面前出了这样大的纰漏。

    被她这么问着,陆谨轩无言以对,“桃桃,我……”

    “呵呵。”俞桑婉摇头笑了,“你还真是……”

    陆谨轩口舌干燥,是真的怕了……他最怕她生气。

    可是,却听俞桑婉说到,“你啊,一点都没变!”

    “桃桃!”陆谨轩急着解释,“我……”

    “你什么你?”俞桑婉忍着笑,走上前来,手搭在他颈间。手指扯了扯,替他把领带松了。

    陆谨轩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我说错了吗?”俞桑婉低着头,领带被扯下,接着脱外套。

    “六年前是这样,六年后是这样……我看啊,你一辈子就是这样了!做什么事,都一个人撑着。你凭什么以为,我就那么弱?”

    陆谨轩:“……”

    “抬手!”俞桑婉低吼,抬头看他,“一动不动,衣服要怎么脱下来?”

    “……噢。”

    他的样子呆呆的,俞桑婉终于忍不住笑了,“你这样真傻。”

    陆谨轩喉结滚了滚,“桃桃,你……在笑。”

    “是啊!”俞桑婉抿嘴,“不然我应该哭吗?”

    “桃桃。”陆谨轩越发不明白了,她不是知道了吗?为什么是这种反应?

    “哎。”俞桑婉轻叹着,靠在他胸膛上,伸手环住他的腰身。“我知道,都知道的。你怕我接受不了,所以,要学以前一样,把我‘关起来’,是不是?”

    陆谨轩语滞,点点头。“嗯。”

    “所以,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俞桑婉戳戳他,“有事就告诉我,我知道……你不喜欢秦梦舒。”

    陆谨轩身子微微一紧,抬起手抱住她,“桃桃,你……”

    俞桑婉抬起头来看他,“真的结婚,不可以!”

    “嗯!”陆谨轩连连点头,神色紧张,“当然不是真的!”

    “嘁。”俞桑婉笑了,“你看,直接告诉我多好?”

    “我……”陆谨轩支吾,“怕你生气。”

    “当然是生气的。”俞桑婉正色,“答应我,以后这种事,都要和我坦白。我们一路走来,我对你有信心……你对我,没有吗?”

    陆谨轩心上温暖而湿润,情难自控的低下头,吻住她。

    “是我不好,是我错了。”

    “今天太晚了。”俞桑婉抱着他的外套,“明天送我回家吧!”

    陆谨轩一动不动,定定的看着她,“你,该不会是现在装成没事……然后,明天就跑了?”

    “哈?”俞桑婉哭笑不得,扬起手捏住他的脸颊。

    “啊!”陆谨轩痛呼,“痛!”

    “说你聪明,哪里聪明啊?”俞桑婉笑骂,“你把我藏在这里,总是偷偷过来,就不怕别人知道了?”

    陆谨轩不说话,他当然是怕的……可是,更怕失去她,更怕看不见她。

    “哎。”俞桑婉叹息着摇头,“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如果你正在做的事,会因为我毁了……我会内疚一辈子的。这样,也不要紧吗?”

    “桃桃。”陆谨轩握住她的手,面对这样的妻子,所有语言都会显得苍白。

    俞桑婉笑着,“我知道,你不是当年的谨轩了……你是赫连肆,你是这个国家最尊贵的人,一言一行都牵扯重大。我帮不上忙,但是,我会等你、理解你,嗯?”

    陆谨轩低下头,抵着她的前额,嗓子眼发硬,“嗯。”

    两个人静静相拥,彼此依靠。

    窗外,桃花漫天飞。

    俞桑婉突然想起个问题,“对了,究竟有没有赫连肆这个人啊?”

    陆谨轩点点头,“有的。”

    “真的?”俞桑婉颇为吃惊,“我还以为,是阿姨为了让你继位,所以……”

    “怎么可能呢?”陆谨轩失笑,揉揉她的脑袋,“你以为,观潮、内阁,那些人那么好糊弄吗?我确实有个舅舅,叫做赫连肆。而且,我确实和他长的很像。”

    “啊……”俞桑婉微张着唇瓣。“竟然是真的!”

    陆谨轩点点头,“不过,他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俞桑婉心惊,“怎么去世的?”

    “他是个军人。”陆谨轩眼里有着敬佩,“自然,是军人最光荣的离世方式。”

    俞桑婉点点头,“所以……”

    “对。”陆谨轩点头,“让我替代我舅舅成为赫连肆,其实并不是我母亲一个人的意思,如果我舅舅没有出事……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俞桑婉没再说什么,一个家族对于权利的维护,旁人无权置喙。

    既然她身在其中,就只能配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