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81章 穿成这个鬼样子

    陆谨轩勾唇,甚至有些得意。

    重复着,“破了,流血了。”

    “真是……”俞桑婉直摇头,握住他的手,放在水龙头下冲,并且用力挤着,将脏血都挤出来。

    她像数落小馒头一样,数落着陆谨轩,“你又不是小孩子,跟小馒头一样乱动东西!你还不如小馒头呢!他还知道危险的东西不能动!你没事,拿削皮器玩干什么?”

    陆谨轩心情愉悦,“疼。”

    脏血挤干净,俞桑婉无奈,“举着手,我去拿药箱。”

    “噢。”陆谨轩揉揉鼻子,听话。

    俞桑婉跑去拿来药箱,血还是止不住,“先上点止血药。”

    “嗯。”陆谨轩点点头,视线一直盯着她。

    俞桑婉很小心,手指在他手上缠缠绕绕。

    陆谨轩颈间喉结一滚,伸手扣住她的下颌,吻了上去。

    “唔——”俞桑婉怔住,眼睛都没闭上。

    “桃桃,桃桃……我想你。”陆谨轩辗转着,喊着她的名字。

    桃桃?俞桑婉诧异,他这么喊她?

    “我记得。”陆谨轩结束这个吻,手却没有移开,而是扣着她的后脑勺,额头彼此贴在一起,“你是桃桃……很小的时候,我们就睡在一起了,那个时候,你才两岁。”

    “……”

    俞桑婉太吃惊了,嘴巴动了动,“你是,什么意思?”

    他记得,那么久远的事情?那些,连她都忘了的事情!

    是啊!她两岁的时候,他已经九岁了……他当然会记得!

    “啊!”俞桑婉惊诧,“你……”

    “是。”陆谨轩在她唇上轻啄着,“我记得那个时候的事。”

    “……”俞桑婉捂住嘴巴,“这么说、这么说……”

    陆谨轩拉开她的手,“不要挡着我亲你。”

    “……”俞桑婉脸颊一红,她不是要挡着他啊。

    “桃桃。”陆谨轩轻声细语,“不要离开圣都,不要离开我的视线……你是我的,从小就是了。”

    俞桑婉还想问什么,陆妃萱过来了。

    陆妃萱眼睛看不见,鼻子倒是异常灵敏,“哥,嫂子,什么味道?谁流血了吗?哥,你是不是又欺负嫂子了?你不要这样!你要是欺负嫂子,我不要你了!”

    “……”陆谨轩抽抽嘴角,真是亲妹妹!

    “嫂子,你哪里痛?”陆妃萱是真的喜欢俞桑婉,“我哥怎么你了?”

    “呃?”俞桑婉脸颊滚烫,“没,没怎么……没事了。”

    她站起来,“要包饺子了,一会儿就能吃了。”

    ——

    观潮外墙,有人一直盯着。

    宮雪妍从外面回来,车上还坐着素素。

    前面突然有人拦住了,“停车,停车!”

    怎么有人拦车?宮雪妍不明所以,往外看了看。这么一看,吓了一跳……这个人,是宫鸿鸣,她的亲生父亲!

    其实,宮雪妍一直知道父亲已经出狱了,但是……他们都过得不好,当年宮雪妍更是受父母连累,加上这些年的心酸,她对于父亲,感情很淡了。

    “车里的,是宮雪妍吗?”宫鸿鸣一脸无赖相。

    人经过一些事,原本身上的修养和气质,已经荡然无存,虽然,宫鸿鸣原本也算不得好人,但现在,越发下作了。

    宮雪妍皱眉,不得已下了车。

    “哟!”宫鸿鸣面露喜色,“雪妍,还真是你啊!你看,我出来了,你还不知道吧?爸爸不知道,原来你这么本事,竟然住进了观潮!很有出息,爸爸没有白养你。”

    这话听着很不堪,宮雪妍脸上挂不住,“爸,你来这里找我,有什么事吗?”

    “呵呵。”宫鸿鸣看出女儿不高兴,“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

    “爸!”宮雪妍瞪眼,“你以为这是哪里呢?这是观潮!不是我们可以放肆的地方!”

    “你不是跟了赫连肆吗?”宫鸿鸣瘪嘴,“虽然是情妇,那也不是一般人的情妇啊!”

    “你……”宮雪妍气结,“你不要在这里闹!”

    “好。”宫鸿鸣面色一冷,“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但是,我怎么都是你父亲,我会联系你,到时候你一定要出来!不然,我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你也知道,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没什么可怕的!”

    “哼!”

    冷哼一声,走了。

    宮雪妍看着他的背影,隐约觉得……她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

    天色很晚了。

    陆谨轩吃饱喝足,却还不想走。

    俞桑婉切着水果,“好晚了。”

    “嗯。”陆谨轩托着下颌看着她,敷衍的应了一声。

    “你不走吗?”俞桑婉皱眉。

    陆谨轩摇摇头,“不走。”

    那你想干嘛?俞桑婉脑子里乱的很,这个人……现在真的叫他看不透。

    她把切好的水果分给兄妹俩,站了起来,“我去洗碗了。”

    陆谨轩立即后脚跟了过去,从后面将她抱住。

    “你……”俞桑婉一怔,“干什么啊?”

    “刚才妃萱在,打断了。”陆谨轩圈住她,“其实,你也喜欢我这样,对不对?”

    俞桑婉脸上臊得慌,“松开,我要洗碗。”

    “一起洗。”陆谨轩握住她的手,一起放在水池里。

    洗洁精的泡泡被搓的很浓密,被他这么一捣乱,弄得满身都是。

    “呀,都脏了!”俞桑婉皱眉,“你能不能不捣乱?”

    “好!”

    陆谨轩抱起她,直接放在了流理台上。俞桑婉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吻就落了下来。

    “我不捣乱,现在专心吻你,没错了吧?”

    “唔——”

    俞桑婉嘤咛着,闭上眼,圈住他。

    手机在口袋里响了一次又一次,俞桑婉伸手要去接,可是陆谨轩不让,“别听!多耽误事?”

    俞桑婉拗不过,好几次都没听。

    可是,打的人坚韧不拔。

    陆谨轩怒了,伸手拿起来,一把关了机。

    “你!”俞桑婉哭笑不得。

    陆谨轩可怜兮兮的,“不要接嘛!”

    头又低下来,吻住她,“我来一趟不容易……让我好好亲亲。你放心,你爸没事,我在乎你!一直都在乎你!不在乎你,我穿成这个鬼样子,跑这里来干什么?”

    俞桑婉心头一跳,下意识的……还是相信他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