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80章 我手破了

    治疗室里,季晴关掉仪器,神色凝重。

    静静的等着陆谨轩醒来……

    陆谨轩安静的睡了会儿,缓缓睁眼。“怎么样?”

    “大少爷。”季晴拧眉,“您的5—羟色胺,分泌紊乱。”

    5—羟色胺,俗称褪黑素,控制人体的镇静和睡眠……

    陆谨轩静默,面上看不出来什么。

    事实上,他心里是很清楚的。他最近很难镇静、睡眠也越发困难……其实,这些问题,在很多年前就有。不过,那个时候,他遇见了俞桑婉,她就是他的药。

    然而,这味药,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根本的问题,始终是存在的。

    “你有什么好办法?”陆谨轩淡淡问到。

    季晴摇摇头,“以我目前的能力还不行,但是大少爷……”

    “那就别说了。”陆谨轩蹙眉,摇头打断她,“我没有时间,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他乜眼,“药,继续开吧!我想剂量和浓度,需要再加强……我感觉,效果不是那么好了。”

    “大少爷。”季晴欲言又止。

    “不用说。”陆谨轩抬手,“我还轮不到你来劝,只管做好你自己的事。”

    季晴语滞,只能点头,“是。”

    季晴收拾东西,准备出去。

    “季晴。”陆谨轩却叫住了她。

    “是,大少爷。”

    陆谨轩斟酌了半天,才问道,“如果,我是说,最严重的后果……是什么?”

    季晴嘴巴张了张,最终说道,“彻底、崩溃。”

    震撼人心的四个字……彻底崩溃!那么,就是说,他会成为废人一个?

    陆谨轩挥挥手,“你出去吧!”

    “是。”

    陆谨轩转过身,面朝着窗外。

    这个方向,刚好面对着桃园。

    内院的桃园栽种的很好,有果桃、也有花桃。

    陆谨轩拉开抽屉,里面有茶罐,是自产的桃花丸和桃花茶。打开来,一股沁鼻的香气。

    桃花的花语……爱情的俘虏。

    “呵。”陆谨轩笑了,抬手支额,可不是俘虏吗?从9岁那一年,他遇见那个小丫头,就已经成了她的俘虏了。怎么办?这么想她……怎么办?

    可是,季晴的话,还在他耳边回荡……彻底崩溃!

    ……他会成为废人一个!

    桃桃,他的爱人。这辈子,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

    ……

    傅家,后门。

    陆妃萱站在这里等人,大哥说,要来看她的。

    陆谨轩来的很隐蔽,和去千灯那天一样,穿着黑色冲锋衣,戴着口罩、帽子。

    “妃萱。”陆谨轩进来,揽住妹妹,“等了很久吗?”

    “嗯。”陆妃萱笑着点点头,“哥,啊……我不可以这么叫你,对不对?这样要是被坏人发现了,会害了哥哥,是不是?”

    陆谨轩揉揉妹妹的脑袋,一如当初的纵容,“没事,妃萱例外,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嘻嘻。”陆妃萱安心的靠在兄长怀里,“那我还是叫总统阁下吧!听着特别牛掰呢。”

    “好,都随你。”

    玄关处,俞桑婉挽着袖子出来,听到动静,“妃萱?是你吗?你自己一个人,去哪儿了?”

    “嫂子。”陆妃萱靠在陆谨轩怀里,虽然看不见,但表情还是小心翼翼的。她知道,大哥、大嫂,一直在闹别扭。

    俞桑婉见到陆谨轩,愣了一下,他……怎么来了?

    还有,他这个样子,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

    俞桑婉揉揉鼻子,“噢。”

    噢?这是什么意思?陆谨轩心口堵得慌,他的桃桃,不能对他这么冷淡的。

    俞桑婉转身,去和管家一起把窗帘拉上,“遮光的也拉上,还有,这里不需要人了……让大家没事,就不要过来主楼了。”

    “哎,是。”管家连连点头。

    她这么细心,陆谨轩笑了。

    陆妃萱拽拽兄长的袖子,“哥,嫂子多好啊?你为什么要让她不高兴啊?你看,她虽然什么都不说,其实都是在为你考虑。让人拉窗帘,怕你的行踪泄露了,也是不赶你走的意思。”

    陆谨轩勾唇,心情愉悦。

    他就知道,桃桃上天入地,只此一个!桃桃的心里,也只有他一个!

    俞桑婉拉完窗帘,径自去了厨房。

    陆谨轩傻眼,不看他吗?他好容易来一趟?

    “哥。”陆妃萱推推兄长,“你愣着干什么啊?去帮忙啊!”

    “那你呢?”陆谨轩多少还是不太好意思丢下妹妹。

    陆妃萱笑笑,“你帮我把耳机插上,我听听小说……”

    “好。”

    陆谨轩安顿好妹妹,迫不及待的跑去了厨房。

    厨房里,俞桑婉正在和面。

    有种女人,就是生过孩子之后,越发有味道的。俞桑婉就是……光是看着她的背影,陆谨轩就有些按耐不住。

    “咳。”他轻咳着,走到她身边。

    俞桑婉没理,似乎压根没有感受到他的存在。

    “咳。”陆谨轩继续咳,终于忍不住了,“那个,做什么?”

    “和面。”俞桑婉倒是不至于不理他,“妃萱说想吃饺子。”

    陆谨轩勾唇,“为什么对妃萱这么好?她又不是你妹妹。”一定是因为他!

    俞桑婉没抬头,“妃萱很可爱,和我的妹妹是一样的。她也喜欢和我在一起,陆先生来接过几次,不过,她不愿意走,她这么信任我,我自然要照顾好她。”

    陆谨轩蹙眉,有些不痛快。

    “就是因为这个?”

    俞桑婉不解,终于看了看他,“那还能因为什么?”

    “难道,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陆谨轩满含期待。

    俞桑婉看着他,摇摇头,“没有。”

    说完,又继续低头和面。

    完全不搭理他!?

    陆谨轩着急,他来一回并不容易,还是冒着很大的风险的。尤其是出了宫鸿鸣那件事之后……

    该怎么引起她的注意,多看他两眼也好啊!

    陆谨轩百无聊赖,拿起挂着的餐具玩,随手抄到一个削皮刀,在手上转着。

    突然,“呃——”

    俞桑婉没理,陆谨轩要哭了,“我手破了。”

    “嗯?”俞桑婉一惊,这才抬起头来。

    果然看见陆谨轩把手给割破了,鲜血直流……

    “你……”俞桑婉哭笑不得,“你是孩子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