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79章 好久不见了

    “阿姨,太大块了!素素会噎着的!”

    素素指指鸡块,眨眨眼。

    秦梦舒傻了眼,这小野种是什么意思?要她给撕碎吗?凭什么?要她伺候小野种?

    “爸爸?”素素见秦梦舒没反应,只好抬头去看陆谨轩。

    陆谨轩勾了勾嘴角,“爸爸替你撕。”

    “嗯!”素素重重的点头,还嘀咕着,“这个阿姨,一点也不会照顾小孩子的。”

    宮雪妍始终冷眼旁观,心里别提多得意。

    秦梦舒气的不行,嘴巴张了又张,她是忍了又忍,终究不敢爆发。

    陆谨轩不动声色,替素素把鸡块撕成小片,递到她嘴边,“来,素素,吃……”

    “谢谢爸爸。”素素乖巧的张开嘴,津津有味的嚼着。

    突然,歪了脑袋,“爸爸,这个鸡块,不是厨房做的,对吗?”

    “嗯。”陆谨轩点点头,指指秦梦舒,“今天厨师休息,是这个阿姨做的。”

    “不不不。”素素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稚气的说着,“不是的,这个明明是‘福田居’的,以前,陈柯叔叔,有带素素吃过的。他们家的鸡块,是不拔鸡毛的。”

    陆谨轩挑眉,眸光别有深意,“噢,是吗?”

    “阿肆……”秦梦舒慌了,腾地一下站起来,“你这个小孩子,怎么胡说八道的?你吃过多少东西,就敢这样说?大人是怎么教的?”

    素素吓得,小身子一抖,嘴里的鸡块也掉了下来。哇的一声哭了,“哇……爸爸!”

    害怕的往陆谨轩怀里钻。

    陆谨轩托着素素的背,看向秦梦舒,明显带着责备的意思。

    “梦舒,素素还是个孩子。”

    “我……”秦梦舒结巴了,“我、我没……不是,阿肆,小孩子不可以乱说……”

    “乱说了吗?”陆谨轩皱眉,“你以为,我没吃过‘福田居’?”

    秦梦舒顿时没了声。

    “哎。”陆谨轩叹息着,很是心痛,“我以为,你懂我的心思。我们以后是要结婚的,以后观潮后院就要交给你!素素呢?她是我的孩子,也就意味着,你也要照顾她。”

    他话锋一转,“可是你,连一顿饭都要敷衍……对这么小的孩子,一点耐心都没有,这样,真的很不好。”

    “爸爸。”素素委委屈屈,眼泪吧嗒吧嗒。

    陆谨轩皱眉,“雪妍,来,哄哄素素。”

    “好。”宮雪妍忙上前来,抱过素素,“不哭啊,素素。听话,爸爸不是哄你了吗?素素懂事,爸爸忙了一天了,我们不要吵爸爸,好吗?”

    “……”素素趴在母亲身上抽抽搭搭,“嗯,嗯。”

    “乖。”

    宮雪妍抱着素素出去了,“我们去洗把脸,哭的像小花猫一样。”

    餐厅里,安静下来。

    秦梦舒脸上火辣辣的,尴尬不已,“阿肆。”

    “看到了吗?”陆谨轩眸光一敛,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像雪妍那样,才是做母亲的样子。”

    “……”秦梦舒气到无语。宮雪妍是小野种的妈!那怎么一样?男人,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可是,要命的是,要她放弃这个自私的男人,她又舍不得!

    秦梦舒咬紧了牙,“我知道了,我以后会对孩子耐心点。”

    “嗯。”

    陆谨轩微一颔首,眸光深不可测。

    ——

    回到家里,秦梦舒就差掀房顶了!

    “啊!去死!”

    秦少驹进来,便是看到妹妹在砸东西。

    “哟,这是怎么了?未来的总统夫人,谁惹到你了?”

    “哼!”秦梦舒停下,狠狠瞪了兄长一眼,“什么总统夫人?这还没成呢!我就要被气死了!”

    秦少驹抱着胳膊坐下,“噢?发生什么事了?好好跟哥哥说说。”

    “还不是那个贱人?”秦梦舒恨得咬牙切齿,“赫连肆看着一副斯文的样子,没想到以前那么乱……他在内院里,养着个女人啊!那个女人,连孩子都给他生了!”

    “噢?”

    秦少驹蹙眉,不太相信,“怎么会?”

    “是真的!”秦梦舒跺脚,“那个女的,叫宮雪妍。虽然生的是个女儿,将来也构不成什么威胁,可是……我还是气!气死了!你说,我要怎么做,才能让这对母女消失?”

    秦少驹一怔,“等等……你刚才说,那个女人,叫什么?”

    “嗯?”秦梦舒微怔,“宮雪妍啊,怎么了?”

    宮雪妍?赫连肆?孩子……

    秦少驹脑子飞速运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那个孩子,多大了?”

    “小野种?五岁了!”秦梦舒来气,“哥,你看看,赫连肆和那个女人都这么多年了!我真是……气死了!”

    妹妹的话,秦少驹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

    宮雪妍……这个名字,要不是听妹妹说起,他恐怕真的都要忘了!

    很多年前,他们也是在圣都豪门混迹着一起长大的。

    只不过,宮雪妍心高气傲,眼里、心里只有陆谨轩一个!

    秦少驹还记得,那一年的游轮趴体,发生了那件事……

    那么,孩子五岁了……算起来,宮雪妍的孩子是那个时候的那个?但是,那个明明是……

    秦少驹扶额,陷入深深思索——

    即使,宮雪妍不知道实情,也应当以为,那个孩子是陆谨轩的。可是,为什么会和赫连肆扯到了一起?更可疑的是,为什么赫连肆没有发现?这其中,究竟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难道?”

    秦少驹顿住,想起了陆昱轩。

    “哼!一定是他了!真是只白眼狼!”

    “哥,你在说什么?”秦梦舒发现兄长的表情很可怕,“你眼神好吓人啊!”

    秦少驹缓过神来,“没事。哥劝你,顺着赫连肆……宮雪妍,放心,这件事哥会替你处理好的。不要在赫连肆面前暴露你的坏脾气,你这还没当上总统夫人呢,知道了?”

    “……噢。”秦梦舒点点头,多少有些不甘心。“那你一定要处理干净啊!那个宮雪妍,真是看着就烦!”

    秦少驹轻笑,“好。”

    宮雪妍……宫大小姐,好久不见了,不知道,你有没有想念我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