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75章 嫉妒吧?为我做的

    俞桑婉醒来,浑身清爽。

    涂珊妮守着她,“桃桃,醒了……没事了啊!”

    “嗯……”俞桑婉看了看四周,“妈,这是……”

    “民宿。”涂珊妮轻抚着女儿的鬓发,忍不住哽咽,“幸好,他们来的及时,救了你,要是你被宫鸿鸣那个禽兽给欺负了,妈就不活了!”

    他们?

    俞桑婉一个激灵,撑着胳膊要起来。

    她记得的……她好像看见谨轩了。他们……好像做了?谨轩抱着她,浑身滚烫。他亲吻她,和以前一样温柔!

    “哎,别起来。”涂珊妮慌忙摁住女儿,“着什么急啊?”

    “妈……”俞桑婉张了张嘴,正要问。

    房门被推开,陆昱轩走了进来。

    俞桑婉微怔,下意识的往他身后看。

    陆昱轩心头一跳,知道她在找谁。可是,大哥已经走了……

    走的时候,特意嘱咐他,不能告诉大嫂……他来过。

    俞桑婉伸长了脖子,最终没有看到她想看到的人。“昱轩,只有……你吗?”

    陆昱轩笑笑,“姐,醒了?是我啊!接到你的电话之后,我就不放心……舅舅的下落,我都问不出来,宫鸿鸣怎么会知道?所以,我就立即带人赶过来了。”

    “宫鸿鸣那个畜生,果然是一肚子坏水!幸好是我赶来的及时,不然,姐你现在……”

    涂珊妮连连帮腔,“是啊!多亏他了。”

    俞桑婉眼神暗下去,“是你……没有别人了吗?”

    她的心底,还是有着希望。

    “别人?”陆昱轩装傻,“姐,你说谁啊?”

    “我……”俞桑婉语滞。

    这要她怎么说?难道她要说,她分明感觉,她和谨轩刚才发生了那种事?

    俞桑婉摇摇头轻叹,“我大概是……做梦。”

    梦到了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人。

    陆昱轩看在眼里,心里越发不忍,“姐,这么看来,宫鸿鸣的话不能信……千灯,还去吗?”

    “……”俞桑婉看了看母亲,“去吧?不管怎么样,已经来了,我要确定,爸爸是不是在那里。”

    陆昱轩蹙眉,“好,我陪你一起,有个照应。”

    “嗯。”俞桑婉点点头,精神明显不好了。谨轩没有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臆想,是她的一厢情愿……

    “对了。”俞桑婉想起件事,“宫鸿鸣对我下了药……”

    陆昱轩微一颔首,“没事,我刚才打电话问过医生……一过杏的药物,都是迷幻杏质的,不会对人体造成什么伤害。”

    俞桑婉松了口气,双手放在小腹上,“那就好。”

    “……”陆昱轩蹙眉,疑惑的看着她的动作,为什么,她把手放在小腹上?

    他没有过孩子,一时也想不到那方面,只是隐约觉得……有蹊跷?

    在俞桑婉的坚持下,陆昱轩还是带着他们去了千灯。

    其实是按照陆谨轩的意思,不让俞桑婉胡思乱想也好。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掩人耳目……

    赶到千灯,自然是见不到傅宪林的。

    风有点大,俞桑婉抱着胳膊迎风而立,心下说不出的空落落。父亲,究竟在哪里?有没有吃苦?

    “姐。”陆昱轩上前来,脱下外套给她披上,“风大,小心着凉。你也看到了,舅舅不在……我们回去吧!”

    俞桑婉沉默良久,点点头,“嗯。”

    ……

    即刻启程,赶回圣都。

    没想到,车子会在路上,遇见了秦少驹。

    “哟。”秦少驹摇下车窗,看过来,“这是谁啊?刚刚验明正身、认祖归宗的陆家二公子嘛?身边这位……”

    他夸张的拿下墨镜,上下打量着俞桑婉,“这不是赫连总统的旧爱吗?当时爱的轰轰烈烈,要通过内阁昭告天下的啊!你们怎么在一起?这是打哪里来啊?”

    陆昱轩皱眉,心中非常佩服兄长。

    ……正如兄长所说,宫鸿鸣不死,回去之后一定会把这件事告诉秦少驹。

    这不,来试探来了。

    陆昱轩笑笑,“秦公子,看来消息不太灵通啊?傅小姐,是我的姐姐。傅宪林,是我的舅舅。我和我姐姐在一起,很奇怪吗?”

    “……”秦少驹一怔,“这样?”

    “嘁。”陆昱轩哂笑,“自然是这样,秦公子还有疑惑吗?没事的话,我姐姐身体不太舒服,我要送她回家。”

    说着,摇下车窗。

    前面绿灯亮了,陆昱轩转动方向盘开了出去。

    俞桑婉松了口气,“昱轩,幸好有你。”

    陆昱轩拧眉,摇摇头,“我没什么本事……秦少驹,不简单。”

    他被秦家掌控了这么些年,如果不是兄长,他现在也许还在犯糊涂。

    一路回了傅家。

    俞桑婉邀请陆昱轩留下来吃饭,“昱轩,没什么事的话,尝尝姐姐的手艺。”

    “……好。”陆昱轩张嘴,“我不吃……”

    “我知道。”俞桑婉笑着点头,“你不吃姜葱蒜。”

    “怎么会知道的?”陆昱轩诧异。

    俞桑婉微顿,扯扯嘴角,“你大哥,变成你的时候……就不吃这些,他平素,是不忌口的。”

    说完,转身进了厨房。

    陆昱轩不禁动容,大哥啊、大哥,这样的嫂子,连我都嫉妒了!

    陆昱轩不仅吃了饭,而且还打包带走了一些。

    “这汤好喝,姐姐,我能带走一些吗?”

    俞桑婉轻笑,“当然可以,我帮你装……喜欢的话,以后经常来。”

    “好。”

    然而,打包带走的陆昱轩,回到观潮之后,直接去找了陆谨轩。

    刚好,陆谨轩刚结束一场酒宴,正在休息。

    “喏。”陆昱轩把保温桶放在他一边,“喝点吧!慢点喝。”

    陆谨轩扯着领带,乜了他一眼,“什么东西?”

    “哟。”陆昱轩戏谑,“不愿意要啊?行啊!那我拿走了……俞记者的手艺,我还是很欣赏的!”

    “等等!”陆谨轩即使伸手,扼住他的虎口,“放下!”

    陆昱轩笑了,“别紧张,就是给你带的。不过,她不知道是给你的……没有葱姜蒜,是照我的口味做的。”

    “……”陆谨轩瞪眼,有那么点不舒服。

    陆昱轩明了,故意刺激他,“总统阁下,嫉妒吧?为我做的,不是你!”

    陆谨轩拧眉,真是个……白眼狼!

    视线落在保温桶上,又是异常的柔和……婉婉做的,真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