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74章 谨轩,要我

    “嗯……”

    床上,俞桑婉悠悠然醒转。

    视线里,见到宫鸿鸣那张脸,气血上涌,“混蛋!”

    她怀孕了,竟然用‘哥罗芳’迷晕她?不知道会不会对孩子不好?

    “混蛋?”

    宫鸿鸣笑了,阴恻恻的,“嘴巴还是这么辣!这一点,倒是不像你妈……不过,我更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嘛,辣一点,才够味道,不像你妈,逆来顺受!”

    “你……”

    俞桑婉恶心的想吐,撑着胳膊要起来。

    她已经意识到,这个宫鸿鸣想要怎么样。

    “美人,急了?”

    宫鸿鸣靠近,轻抚着她的脸颊,“别急,我们有大把时间!”

    “你放开!”俞桑婉嫌恶的瞪着他,“呸!不要脸!”

    “啧!”宫鸿鸣闭了闭眼,眸光变得凶狠,拿起桌上的杯子,“我不要脸?放开?哼……可由不得你了!你现在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大小姐吗?傅宪林出事了,赫连肆不要你了!没人救得了你了!”

    “呃……”

    俞桑婉下颌被捏住,宫鸿鸣扬起杯子,直往她嘴里灌。

    冰凉的水穿进喉咙,俞桑婉心道不妙,这水……一定有问题!

    “咳咳……”她呛咳不止,“你给我喝什么?”

    “哈哈。”宫鸿鸣大笑,“放心,非常好喝的东西!会让你像神仙一样享受!”

    “……”俞桑婉脸色骤变,已经想到是什么了。这个禽兽!

    “小美人,感觉怎么样啊?”

    宫鸿鸣越靠越近,眸光猥琐,直教俞桑婉心生绝望……

    怎么办?她还怀着孩子,这又是"mi yao"、又是春药……难道,还要被这个老流氓给玷污吗?她活到这么大,除了陆谨轩,她还没有和别的男人亲近过!

    “走开!走开啊!”

    俞桑婉想要挣扎,但是药效已经开始发挥。

    泪水自眼角滑下,俞桑婉经不住喊着,“谨轩、谨轩……”

    ‘啪’!

    一巴掌狠狠打在她脸上,宫鸿鸣凶神恶煞,“老子不是小年轻,也不吃醋!可是,小娘儿,你躺在我身下,就不要***喊你那个死掉的丈夫!否则,我先打死你!”

    “啊!”

    俞桑婉惊叫,偏偏不依。

    她宁愿被打死,也不愿意被这个老禽兽碰,“谨轩、谨轩!”

    ‘啪’!

    宫鸿鸣下手非常之狠,他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

    ‘嘶啦’,有布帛撕裂的声音……

    俞桑婉的肌肤,裸露在微凉的空气里。“啊——”

    宫鸿鸣红了眼,一口咬上去。

    “谨轩、谨轩……”

    俞桑婉抓紧身下的床单,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几乎是声嘶力竭,“谨轩!”

    ‘嘭’!

    门板被一脚踢开,有人冲了进来。

    身上都力量骤然消失……俞桑婉失去了力气,眼睛一闭,口中喃喃,“谨轩……”

    方才戴着口罩帽子的男子,一把将宫鸿鸣扔在了地上。

    他身后的人,也都是统一装束,完全看不到容貌。

    “你们?”宫鸿鸣狼狈的趴在地上,“是什么人?”

    为首的男子,根本不理他。扬起手,狠狠落下,肘部在他背上狠狠一击。

    “啊——”宫鸿鸣痛呼,脸色紫涨。

    男子显然没够,拳打脚踢,几乎是要将其弄死的趋势!

    蓦地,拔出腰间的枪……

    突然,有人上前来握住他的手。在他耳边低语,“大哥!弄死他容易……可是,你的行踪会暴露!你对姐的心意,也会暴露!这个老禽兽,是那边的人!”

    男子浑身一震,动作僵住了,可是,眸底的血红之色却褪不去。

    他抬起手,朝身后挥挥。

    身后一排人,无声的点头,拖着宫鸿鸣出去了。

    陆谨轩站起来,走向床边。

    眼前,妻子衣衫褴褛的样子,让他痛不欲生!

    他蓦地弯下腰,将俞桑婉抱进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

    婉婉,我知道了……我喜欢你,是什么感觉!对不起,我病了……我身体里住着三个人,我糊涂到,忘了爱着你是什么感觉!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

    陆谨轩紧紧抱住她,却又不敢用力,生怕一用力,会伤着她。

    “嗯……”

    俞桑婉嘤咛,已然是神志不清。

    宫鸿鸣下的药,实在是下三滥。

    “……”陆谨轩看着怀里的人,颈间喉结滚动。

    俞桑婉眼睛睁开一条缝,抱住他,不自觉的往他身上蹭,“谨轩,是你吗?”

    陆谨轩沉默,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俞桑婉的手,轻轻攀上他的脸颊,想要扯开他的口罩。

    陆谨轩却是一把握住了,“……”

    “呜呜。”俞桑婉哭起来,“我知道是你,我认得的……你让我看看你。”

    心都要化了,如何能够不满足她?

    手松开,任由俞桑婉揭开他的口罩。

    视线里,那张英俊的脸……俞桑婉眼睛一热,弓起腰身贴向他,“谨轩,要我……”

    “唔——”

    谁先开始的?混乱,慌张,像是等了千年、万年……

    陆谨轩很轻,很小心。

    俞桑婉很烫,很着急。

    ……一室旖旎。

    ——

    陆谨轩从里面出来,门口有人守着,忍不住笑。

    “嗯?”陆谨轩乜眼。

    陆昱轩没忍住,戏谑道,“憋了很久吧?时间真长……身体还是不错的。”

    “臭小子!”陆谨轩拳头一攥,也笑了。别说,他还真是……憋的有点久。

    “现在怎么办?”

    陆谨轩蹙眉,“她还没醒,你去备车,我去把她抱下来,送回原来的民宿——让傅太太在那里等着。”

    “好。”

    陆谨轩转身进去,用毯子将俞桑婉包好抱下楼,小心翼翼的坐上车,送回了涂珊妮那里。

    “桃桃!”涂珊妮眼睛红肿,自责不已,“妈妈不好。”

    “傅太太。”陆昱轩拉开她,“让俞记者躺下吧!”

    “噢,好。”

    陆谨轩没说话,径直将俞桑婉送了进去。

    “咳咳。”他轻咳了两声,看看陆昱轩。

    “傅太太。”陆昱轩会意,“您帮俞记者擦擦身子,换身衣服。”

    “我女儿她……”涂珊妮担心不已,桃桃会不会已经被……

    “没有。”陆昱轩匆忙解释,“俞记者干干净净、清清白白。”

    和自己的丈夫,当然是天经地义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