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73章 皮肤滑的像绸缎一样

    陆昱轩着急,“那现在怎么办?我打电话,告诉姐,让她回来?”

    “她会听吗?”

    陆谨轩蹙眉低吼,“她就是这么犟!以我和她现在的关系,她能信傅宪林不在千灯?”

    的确,以俞桑婉的杏格,哪怕是有一丝希望,也不会放过。

    陆昱轩茫然,“那,放着不管吗?”

    陆谨轩头疼,以目前的状况,他实在不合适和俞桑婉走的太近!他好容易狠心才疏离了她,要是被人发现,他其实还这么在乎她,岂不是要完?但是,不管她?

    嘁……那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冠声。”

    “是,总统阁下。”

    陆谨轩咬牙,“准备一下!”

    他得亲自去,把她给安全带回来!必须……安然无恙。

    “是。”

    ——

    越靠近千灯,路就越不好走了。

    俞桑婉和涂珊妮在民宿住下,稍事休息。

    “来。”涂珊妮端着热水进来,“泡个脚。”

    “妈。”俞桑婉受宠若惊,“不用了,一会儿冲个澡就行了。”

    “傻孩子。”涂珊妮笑,“我不是给你洗脚……是给你泡泡,对身体好,对你肚子里的孩子也好。”

    “……”俞桑婉愣住,不说话了。

    涂珊妮帮她泡脚,叹道,“桃桃,孩子的事情,没告诉他吗?”

    “嗯。”俞桑婉点点头,“一开始来的就不是时候,因为姑姑的事情……后来一直想说,可是,总有问题横在中间。我以为,这次没有问题了,但是爸爸又……”

    “哎……”

    涂珊妮轻叹,“我也看不懂,其实他……应该是很爱你的。”

    俞桑婉偏过脸,“不知道,我现在……不确定了。”

    “哎……”

    ……

    楼下,宫鸿鸣到了。

    他往楼上看了一眼,在前台顺利查到了母女俩的房间号。

    这种‘穷乡僻壤’,正应了有句古话,叫做穷山恶水出刁民!

    “给。”宫鸿鸣把几张大钞往桌子上一放,“给我那对母女的房卡。”

    前台一看钱,立即眉开眼笑,拿出了备用房卡,“好、好的。”

    “哼。”宫鸿鸣握着房卡,一脸阴森的上了楼。

    他先是在隔壁房间住下,时间还早,他在等待时机。

    凌晨时分,宫鸿鸣摸黑,从房间里出来了,悄无声息的用房卡开门……潜入了俞桑婉母女房中。

    母女俩睡在一起,涂珊妮轻轻护着女儿。

    “啧!”宫鸿鸣皱眉,就知道会是这样,幸好,他有准备。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上去就捂住了涂珊妮的口鼻。

    “唔——涂珊妮惊醒,可是她还来不及睁眼,就被手帕上‘哥罗芳’给迷晕了。

    俞桑婉睡的浅,也醒了,看到宫鸿鸣,吓了一跳,“你?!”

    “哼!”宫鸿鸣露出邪恶的笑容,“小美人,没想到吧?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你想干什么?”俞桑婉惊愕,知道事情不妙。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宫鸿鸣欺身上来,捂住她的口鼻,“小美人,不要着急,跟我走啊!”

    “唔——”

    俞桑婉挣扎无效,很快便失去了意识。

    宫鸿鸣邪恶的笑了,将她抱起来。看了看床上的涂珊妮,狠狠踢了一脚,“去死!”

    随即抱着俞桑婉下了楼,出了民宿,上了车。

    他娴熟的打着方向盘,显然是蓄谋已久。

    从后视镜里看着后座上熟睡的俞桑婉,宫鸿鸣垂涎三尺……要知道,当年在东华,他就被俞桑婉迷的晕头转向!没想到,当年那个丫头,全是在耍他!

    后来更是被傅宪林弄的一无所有!

    现在,有这样的机会,他怎么能放过?

    不管是觊觎俞桑婉的美色,还是为了报复傅宪林,占有她……都是他迫不及待要做的事情!

    什么傅宪林在千灯?不过是他有一处房产在这附近。

    宫鸿鸣开车,带着俞桑婉心急火燎的赶去。

    ……

    一盆冷水,泼醒了涂珊妮。

    “啊!桃桃!”涂珊妮睁开眼,首先便是这样喊道。

    为首一个男人,戴着鸭舌帽、口罩也捂得严严实实,一听她这么喊,紧张的上前来,“她怎么了?”

    涂珊妮不知道他们是谁,只是瑟瑟发抖,“宫鸿鸣!是宫鸿鸣!那个畜生,是他带走了桃桃!”

    她吓得脸色苍白,“那个禽兽!他带走桃桃,桃桃完了!那个畜生,一直对桃桃不怀好意啊!”

    说着,扬起手,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所有人都愣住了。

    涂珊妮声嘶力竭,“都是我不好!怎么会没拦住桃桃,宫鸿鸣那个畜生,会毁了桃桃的!”

    那个戴着口罩帽子,浑身罩着件黑色冲锋衣的男子,蓦地转身,声音冰冷,却带着浓烈的杀意,“给我查!晚了一秒,她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要你们陪葬!”

    “是!”

    涂珊妮愣住了,这是……谁啊?

    ……

    荒郊野岭的一处宅院。

    地界虽然偏僻,房子倒是不错,齐齐整整,收拾的很干净。

    楼上主卧里,俞桑婉紧闭着双眸躺着。

    宫鸿鸣坐在床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真是漂亮啊!这么会长……越发勾人了!傅小姐,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当年耍我!”

    他的手指,在俞桑婉细嫩的脸颊上划过。

    “嘶——”宫鸿鸣闭眼,很享受的表情,却是猥琐至极,口中喃喃,“真滑啊!怎么做到的?生过孩子的女人,皮肤还滑的像绸缎一样!老子想要你,很久了!”

    说完,罩在她身上。

    可是,却突然顿住了。

    就这么要了吗?太没意思了!

    “呵呵。”宫鸿鸣邪恶的笑着,“别急,不着急!像你这样的极品,怎么能就这么要了?我等了这么久,自然不能这么草率,这种事情,自然是要双方都享受!你说,是不是?”

    说着,收了手。

    匆忙下了楼,在抽屉里一阵翻找。

    动作停住,捏着一盒白色的药。

    “就是这个了!”

    宫鸿鸣两眼泛着绿光,“小美人,我一定好好疼你,让你享受!”

    转身,进了厨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