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71章越发风情万种

    从观回来,俞桑婉心酸涩。

    说实话,虽然她这些年和陆谨轩一直分开……日子艰难,但是从来没有这样难受过!

    因为她知道,无论怎么苦,谨轩的心一直都在她上!可现在,她没有这种把握了。

    进了玄关,电话响起来。

    匆忙过去接,是儿子小馒头来的。

    “喂,陆先生。”俞桑婉颜笑。

    “妈妈,你和爸爸和好了吗?姥爷找到了吗?”小馒头的口气,分明是很在乎父亲的。

    这口是心非的臭毛病,和父亲是一模一样。

    即使到了这个地步,俞桑婉还是不愿意损害父亲在儿子心目中的形象,这也是这次,她为什么不带小馒头回来的原因……她不想让孩子知道,父母不合。

    “陆先生不用担心,我和爸爸很好……姥爷也很好,你要好好照顾阿生,知道吗?”

    “那还差不多。”小馒头明显松了口气,“放心吧!”

    和儿子通完电话,抬头一看,陆妃萱缓缓从上下来。

    “妃萱。”俞桑婉赶紧上前扶住她,“你怎么一个人?我妈呢?”

    “嫂子。”陆妃萱抓住她,“阿姨一早就出去了,说是要为傅先生的事想想办法……嫂子啊,我不知道为什么啊,右眼皮一直跳啊!阿姨她能想什么办法啊?她会不会出事啊?”

    “什么?她想办法?”

    俞桑婉也急了,母亲能想什么办法?她现在,是连自己都养活不了的人了!

    越想越是担心,掏出手机给母亲电话。

    电话响了,可是一直没有人接。

    “怎么办?”俞桑婉急的来回徘徊。

    陆妃萱提醒她,“嫂子,有定位吗?”

    “嗯?”俞桑婉反应过来,“应该可以,我试试。”

    “嗯!”

    ……

    此时,涂珊妮却是在哪里?

    “哼……”宫鸿鸣看着她,那眼神似乎将她了一样!

    “你……”涂珊妮害怕,紧紧捂着领口,“你要怎么样,才肯帮我?”

    宫鸿鸣出来之后,一直是依附着秦家的。这一点,涂珊妮在以前就隐约知道,赫连家、秦家不合,因为赫连肆继任,两家的关系更是暗汹涌。像宫鸿鸣这种人,自然是投靠了秦家。

    涂珊妮不笨,傅宪林一定是被他们算计了!

    “急什么?”宫鸿鸣靠过来,上上下下嗅着,“老夫老妻了,这么久没有见,你不想我吗?”

    说着,在涂珊妮脸上划了一下。

    “啊!”涂珊妮如遭电击,整个人蹦了起来,“宫鸿鸣,你要干什么?一把年纪了,不觉得恶心吗?”

    “恶心?”宫鸿鸣冷笑,“没有你恶心!你也知道一把年纪了,现在你为了傅宪林来求我,干什么?你别告诉我,你心里还有他!你这么脏的人,你以为傅宪林这辈子还会再看你一眼吗?”

    被这样羞辱,涂珊妮浑**。

    “不用你说!我知道我对不起他,这辈子也没有奢望过他会原谅我!但是,宫鸿鸣,我和你不一样!你手上沾着兄弟的血泪,你不是人!你是畜生!啊……”

    惊叫中,宫鸿鸣扼住了她的下颌,那力道,几乎要将她的下颌捏碎!

    涂珊妮痛苦不堪,宫鸿鸣有着恶意的,“想知道傅宪林去哪儿了?行!跪下来!给我鞋!”

    “……”

    涂珊妮惊愕,好歹是同共枕过的丈夫,当年,她是怎么瞎的?为了优渥的生活,因为这样的,抛弃了儿!

    悔不当,如今也无从选择!

    噗通一声,涂珊妮当即跪倒在地,“好,我!是不是这样,你就告诉我?”

    “是!”

    “好!”涂珊妮毅然决然,“希望你遵守诺言!宪林是你的兄弟,他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年纪,他现在老了,再也经不起一次折腾了!”

    说着,双手趴在了宫鸿鸣鞋上。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小,哎,你怎么这样啊?你不能进去……”

    下人没能拦住俞桑婉。

    俞桑婉疾步走进来,看到的就是母亲跪在宫鸿鸣脚下的画面,心尖猛地抽痛,脱口而出,“妈!”

    “……”涂珊妮猛地抬头,因为这一声称呼,潸然泪下,“桃桃!”

    “妈!”俞桑婉眼泪涌出来,“你这是干什么?”

    “桃桃!”

    母俩拥抱在一起。

    宫鸿鸣嗤之以鼻,“哼,真是感人啊!涂珊妮,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不是我,你儿还会认你吗?话说回来,这鞋,你是,还是不?”

    “什么?”俞桑婉惊愕,她猜到母亲是为了父亲来求宫鸿鸣,但万万没有想到,母亲竟然答应了这么耻辱的要求!

    涂珊妮松开儿,连连点头,“我!”

    “不要!妈!”俞桑婉双眸红。

    “桃桃!”涂珊妮摇头,“我担心你爸!我已经对不起他一次,因为那一次,我后悔了一辈子……我不奢望他原谅,我只希望,他余生过得安安稳稳!”

    俞桑婉咬紧牙关,泪水直。

    “不行,你起来!”

    “桃桃!”涂珊妮不肯,“我这辈子,没有什么心愿了,我听到你叫我一声妈妈,只要你爸爸平安,我就死而无憾了!像我这样的人,哪里有什么尊严可言?我的尊严,不及你爸的安危重要!我自己作的孽,我自己承受!”

    “不要,妈!”

    俞桑婉连连摇头,“你不要这样!爸爸知道了,你以为他会高兴吗?你问过爸爸,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吗?他二十年都没有别人,你想过没有?他心里真的不在乎你吗?”

    “……”涂珊妮愣住,傅宪林,还会在乎她吗?

    “妈!”俞桑婉拉起母亲,“我们不求他!爸爸一定会找到的!你不要这样,你让我这个做儿的,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妈,我求你了!”

    “桃桃!”

    涂珊妮抱住儿,“好,我听你的!”

    “哼!”宫鸿鸣冷笑,“想清楚了?”

    俞桑婉不看他,拉着母亲,“妈,我们走!”

    “哼!”宫鸿鸣气急败坏,“走了,就不要回来!再回来求我,我也不会答应了!”

    可惜,母俩真是没有回头。

    宫鸿鸣盯着俞桑婉的背影……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五年过去,丝毫不见岁月的痕迹,倒是越发风万种,难怪,连赫连总统都被她走了魂!

    邪恶,滋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