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70章爱你的

    一早,俞桑婉去了观。

    她才离职没有多久,根据经验,指纹系统应当还没有理掉。

    心里还是存在一丝侥幸的,谨轩……应该舍不得的吧?

    门口警卫兵都是认识她的,“俞记者。”

    俞桑婉笑着,“我可以进去吗?”

    “这……”警卫兵很为难,因为俞桑婉一度在观的地位,指指指纹系统,“指纹系统?”

    “我试试。”俞桑婉将手指贴上去。

    立即响起‘滴滴’的警报声,警卫兵看着她,“俞记者,指纹系统过期了。”

    这么快?俞桑婉心头一沉,以往她也曾经闹过离职,但是并没有这样的况。难道……是谨轩?想起上次回来以后,他的度,俞桑婉当真没有把握。

    不能硬闯,俞桑婉只能联系陆谨轩。

    观,陆谨轩看着桌面上的手机,震动着、闪烁着,却不知道该不该接。

    欧冠声看见了,“总统阁下?”

    “啧!”陆谨轩蹙眉,很纠结。

    随手将手机扔进抽屉里,“开会吧!”

    “……是。”

    门外,俞桑婉不免失神……和意料中一样,不接。

    怎么办?就这么走掉吗?但是,除了谨轩这里,她找不到突破口。

    门口的大lu上,一辆挂着观牌照的车徐徐开过来。缓缓停下,车门开开,陆昱轩下来。

    看到俞桑婉不免愣住,“嫂子?”

    俞桑婉握着手机,笑容苦涩,“昱轩,或许,你叫我,更合适。”

    她和陆谨轩现在的况,这声‘嫂子’,真心讽刺。

    “……”陆昱轩张了张嘴,“,来找总统阁下?”

    “嗯。”俞桑婉垂着脑袋,声音有些颤,“他,很忙吗?”

    陆昱轩怔了怔,心还是偏向兄长的,“是,最近确实是很忙。我带你进去吧!”

    俞桑婉顿了许久,点点头,“好。”

    进到观,得知陆谨轩正在开会。

    “,先去我办室坐坐。”陆昱轩看着俞桑婉说。

    “好。”俞桑婉没的选择,只能这样。

    不过,她没有想到,陆昱轩已经进了军部,并且职位不低。手上捧着陆昱轩给她倒的茶,环顾四周,“昱轩,你现在……怎么会?是谨轩安排的吗?”

    “嗯。”

    陆昱轩点点头,同样疑,“我以为,他会让我回陆家,这个安排也让我意外。”

    确实,陆家两子,没必要都从政。

    如此一来,陆家的财富,以后要谁继承?

    俞桑婉皱眉,想不通其中的蹊跷。

    “不管怎么样,你哥是疼你的,他这么做,一定是为你好。”

    陆昱轩点点头,“我知道,我不会再做伤害他的事,他活的不容易,我也想替他分担。”

    桌上线响了,陆昱轩走过去接。“喂,是我……说……好,我现在过来。”

    俞桑婉看着他,“结束了吗?我们现在过去吗?”

    “我去接他过来,你在这里等着。”

    “好。”

    陆昱轩起出去,俞桑婉却不安起来,她现在拿捏不清楚陆谨轩对她的度,总觉得他忽远忽近、忽冷忽热……

    ……

    “总统阁下。”陆昱轩小心谨慎,自那日之后,‘哥哥’这个称呼再没有用过,“俞记者在我办室,应该是为了傅先生来的。”

    陆谨轩脚下步子一顿,“她怎么进来的?她的指纹系统,我已经让人清空了!”

    陆昱轩怔住,他不能理解兄长,“为什么?现在,你连见她都不愿意吗?”

    “……”陆谨轩蹙眉,这其中的缘由,他要怎么解释?

    他抬起下颌,指了指弟弟,“你带她进来的?谁让你这么做的?”

    这个观,如此凶险!他怎么费心才将她送走的?蠢弟弟,还将她带进来?

    “……”陆昱轩明显不悦,“你这么说,难道,你对她已经没有感了?”

    陆谨轩默然,许久才说道,“不清楚。”

    “什么意si?”陆昱轩讶然。

    陆谨轩抬起手,在左口的位置敲了敲,“你不懂,我的感觉。”

    虽然,他什么都记起来了,分明无论哪重人格都是爱着俞桑婉的,但是……却那么不实在,不真切,触不到的无奈。

    陆昱轩惊诧,“这是,什么意si?”

    陆谨轩扶额,摇摇头。

    后,门却被推开了。俞桑婉站在他们面前……

    兄弟俩都是一怔,陆谨轩更是头皮发麻,“你……”

    陆昱轩着急,“!”

    俞桑婉咬住下唇,缓步走到陆谨轩面前,“你是什么感觉?说啊!”

    陆谨轩不敢看她。

    “为什么不说呢?”俞桑婉脸发白,“你对我,是不是没有感觉了……”

    并不是!陆谨轩拧眉,薄唇动了动,却是缄默不语。

    “呵呵。”俞桑婉干笑,“所以,你才会不在乎我父亲……因为,你根本不在乎我!”

    “……”陆谨轩猛地看向她,看到她眼底的水光,他还是痛的!怎么会没有感觉?

    “那么……”俞桑婉轻摇头,“想从你这里,知道我爸的下,是不可能的了,对吗?”

    陆谨轩不说话,俞桑婉明了,点点头,“好,我知道了……我其实已经料到,却还是不死心。谢谢你,让我死心了。”

    擦肩而过,俞桑婉要走。

    “俞桑婉!”陆谨轩叫住她。

    俞桑婉顿住,没有回头。

    “观,以后不要来!”陆谨轩说到,“还有,什么都不要管、不要听,安心做个千小,是你最好的选择!”

    “哼……”俞桑婉摇头轻笑,这些,他管不着!

    她说,“好,观,我以后不会再来!我再踏入这里,我不姓俞!”

    她这个俞姓,是随的养父!连傅宪林都不让她改的姓……可见,这个决心多烈!

    看着她的背影,陆谨轩猛地捂住心口,“唔……”

    “总统阁下!”陆昱轩扶住他,“你这是干什么啊?”

    “走开!”

    陆谨轩推开陆昱轩,冲进洗手间,将门锁上。右手有些抖,他从口袋里掏出药,倒出药丸扔进嘴里。两鬓上的汗珠往下淌,心脏抽痛……婉婉,我……还是爱你的!

    我会守好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