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69章一个还不够头疼

    俞桑婉回到圣都,恰逢晚上。

    因为太晚,她先回了傅家。

    因为傅宪林失踪,傅家的况……俞桑婉不敢想象。

    回到家里,没想到灯还亮着。

    俞桑婉以为是管家,走进去一看,却是涂珊妮在喂陆妃萱吃东西。

    “烫吗?我。”涂珊妮小心翼翼的把汤凉了,送到陆妃萱嘴边。

    陆妃萱不好意si的道谢,“谢谢你,阿姨。”

    “哎,不用。”涂珊妮叹息,轻抚着她的鬓发,“真是可怜的孩子,我的桃桃,现在不知道怎么样,有没有人照顾她……有没有好好吃饭。”

    俞桑婉走近,眼眶有点酸。

    “你……”她动了动嘴。

    涂珊妮回过头,看到她吓了一跳,站了起来,“桃桃,你回来了……怎么突然回来了?”

    俞桑婉吸了吸鼻子,“爸爸他……”

    “哎。”涂珊妮摇头,“你知道了……那是应该回来的,你爸爸这辈子,就只剩下你了。”

    俞桑婉没说什么,涂珊妮却停不下来。

    “你爸爸得罪了总统吗?他不会的……你爸爸这个人,我最了解了。我和他算是青梅竹马,他这个人一心只知道他的学术研究,对于权利什么的,根本不懂、也不在意。”

    涂珊妮忧心不已,“一定是和那一年一样,是被人陷害的!你爸爸是个书生,再来一次这种日子,不知道他能不能抗住!”

    俞桑婉听着,心上湿而柔软。

    她轻轻握住母亲的手,“我会想办法。”

    “哎……”涂珊妮擦了擦眼角,“我,不是故意没经过同意来的。我知道你爸爸失踪了,你又不在家,所以我……”

    犯了错的母亲,在孩子面前,zhanzhan兢兢。

    “我担心家里照顾不好,你回来了,我就、就……”涂珊妮很慌乱,扯着围裙就要走,“我这就走……”

    她眸光躲闪,“我知道,这个家……我是没有资格再回来的。”

    “……”俞桑婉拉住她,“等等。”

    涂珊妮怔住,“桃桃?”

    “不用走。”俞桑婉扯了扯嘴角,“我知道,你是来帮我的……留下吧,我一个人照顾不过来。”

    “桃桃,你……不怪我吗?”涂珊妮喜不自。

    俞桑婉摇摇头,怪有用吗?涂珊妮就是这么一个矛盾的人……她疼爱着儿,明显对前夫也没有忘,但是,因为格上的软弱,总是做出一些错误的选择。

    “我是你生的。”俞桑婉轻叹,“而且没有你,我大概也害好几次,都过去了……”

    “哎,谢谢、谢谢你。”涂珊妮忍不住泪,又忍着,“谢谢你,桃桃。”

    她擦着眼角,“你陪陪三小,你刚回来,我去给你整理一下间,还有热水,我给你放洗澡水。”

    “……好。”

    看着母亲的背影,俞桑婉有些愣神。

    “嫂子。”陆妃萱拉拉她的手,晃了晃,“别难过了……其实,阿姨是个善的人,她只是,比较柔弱。嫂子,你是个坚韧的人,但是……并不是世上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到事,能够选择牺牲和放弃,我觉得,阿姨也不容易。”

    俞桑婉怅然,是啊,自保……是人本能,她如何能苛责?

    ……

    观。

    宮雪妍正在喜滋滋的整理物,素素一直在上蹦,没个消停。

    “素素,不要闹!”

    “妈妈,这个,比原来的子里的要大!”素素太兴奋,根本停不下来。

    “是。”宮雪妍眉开眼笑,发自心底的喜。

    原先进来观,她一直被安排在偏。没想到,这两天,管家突然让她搬来了正。这个,当然是赫连肆的意si。

    赫连肆心里想什么,没有人知道。

    “素素,来……饿不饿?我们下吃点东西好不好?”

    “好。”

    宮雪妍牵着儿下,她这些年苦日子过够了。一想到观的大厨,真是忍不住吞口水。

    秦梦舒到的时候,宮雪妍和素素正在餐厅里,大快朵颐。

    “你们?”秦梦舒一瞪眼,怒从两腋生,“你们为什么在这里?”

    宮雪妍乜了她一眼,“秦小,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总统阁下……没有他的允许,我们能在这里吗?”

    “……”秦梦舒气的不轻,“你!你敢对我这种度,你该不会妄想,和他有什么可能吧?”

    “可能?”宮雪妍丝毫不畏惧,“放心,我没有。我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份,从来不痴心妄想……但是……”

    她顿了顿,揉着素素的小脑袋,“我有他的孩子,这一点,也希望秦小清楚!”

    “你!”

    秦梦舒语滞,这一点,她是知道的!在这一点上,她是恨的咬牙切齿,比起恨俞桑婉,更是恨宮雪妍!能给赫连肆生孩子的,为什么不是她?

    这眼看着,她就要和赫连肆成婚了,却有这个人、还有这个小野种夹于中间,以后的日子,怎么能好过?等于是在她心上永远扎了一根刺!

    气不过,秦梦舒骂道,“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好,你就好好在这里呆着吧!等我和他结婚,我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看我怎么弄死你!”

    “哼……”宮雪妍轻笑,并不说话。

    乜了秦梦舒一眼,是鄙夷,“奉陪到底。”

    想当年,她耍手段的时候,这个丫头,还在妈妈怀里哭呢!

    玄关外,陆谨轩和陆昱轩并肩而立。

    里面的对话,他们都听见了。

    陆昱轩皱眉,“总统阁下,这个宮雪妍和素素……”

    这件事,是他安排的,事实是怎样,他最清楚不过。

    “嘘。”陆谨轩比了个手势,示意他不用继续说,“我知道。”

    “知道?”陆昱轩不明白,“那么,为什么?”

    为什么还要把宮雪妍放的这么近?一个秦梦舒还不够头疼吗?

    陆谨轩唇,淡淡一笑,“里面太吵,不从这里进去……从后面进吧!来书,我有时间,你有什么问题,赶紧说。军部事务,你必须尽快上手。”

    陆昱轩顿了顿,“是。”

    兄长的城府,日渐深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