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67章软肋

    俞桑婉往家里了几次电话,都没有联系上傅宪林。

    乐正生都看在眼里,“怎么了?师父很忙吗?”

    “不知道。”俞桑婉捂着右眼,“总感觉很不安。”

    乐正生忙安抚她,“找我爸吧!他在圣都,一定知道消息的。”

    “嗯……”

    联系了乐正鹏,乐正鹏很快将消息带来了。但是,这个消息却不怎么好。

    “喂。”俞桑婉接起电话,很是焦急,“乐正叔叔,我爸怎么样?他怎么不接电话呢?”

    乐正鹏犹豫着叹道,“婉婉啊,你……要冷静啊!答应叔叔,不管我说什么,你都要撑住。”

    “……”俞桑婉心头一跳,“叔叔,究竟怎么了?”

    “婉婉。”乐正鹏不忍的叹道,“傅先生,已经……失踪了!”

    失踪?

    俞桑婉腾地一下站起来,可是脚下步子却是不稳。乐正生及时伸手扶了她一把,“婉婉,到底怎么了?”

    “……”俞桑婉眼底迅速湿了,“我爸……”

    “师父?”乐正生也跟着紧张起来,婉婉不是个脆弱的人,能让她泪的,一定不是普通况!

    俞桑婉哽咽,“我爸……失踪了!”

    “什么?”乐正生惊愕,“怎么会这样?”

    他从她手里夺过手机,“爸,师父怎么会失踪?好好的人……”

    “哎。”乐正鹏叹息,“阿生啊,这件事……我们干涉不了,也帮不上忙。你知道,傅先生最后的行踪是在哪里?是在观!傅家管家说,傅先生受到赫连总统接见,去了就没回来。”

    乐正生怔住,下意识的看了眼俞桑婉。

    怎么办?这件事如果是赫连肆做的,那么确实没有任何办法……但是,要怎么告诉婉婉呢?

    “阿生?”俞桑婉疑,拉住他,“叔叔说什么?”

    “……”乐正生垂眸、沉默。

    俞桑婉急了,“到底说了什么?我爸为什么会失踪?怎么失踪的?最后在哪里出现的?谁见了他最后一面?”

    面对这一连串的问题,乐正生浓眉紧锁。

    “你说话啊!”俞桑婉激动,吼了起来。

    乐正生看着她红的双眸,只能告诉她,“观……师父最后出现在观,见他最后一面的人,是……”

    他没说完,俞桑婉的手已经松开。

    俞桑婉怔愣,怎么会这样?是他?她离开的时候,还拜托他,请千万照拂她的父亲!万万没想到,她才离开几天?陆谨轩就对父亲下手了?

    “不行!”

    俞桑婉双手**,握住手机,翻到陆谨轩的号码。“我得问问他!”

    电话很快接通,但是,响了很久也没有人接。俞桑婉不死心,一遍一遍拨着,他办室的号码、私人手机号。最后,没有办法,是拨通了欧冠声的号码。

    欧冠声也是隔了很久才接,“喂,俞记者。”

    “欧秘书长!”俞桑婉着急,顾不得许多,“他呢?让他接电话!”

    “这……”

    欧冠声握着手机,看了眼陆谨轩。“总统他……”

    陆谨轩蹙眉,不动声的摇摇头。这电话他不能接,婉婉现在一定很激动。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跟她解释。

    “他不接吗?”俞桑婉怒气冲冲,冷笑道,“好,你告诉他,如果他不接,那么……这辈子都不要再和我说一句话!”

    “啊,别!”欧冠声吓得不轻,赶紧转达了她的意si。“总统,您接吧!毕竟事关傅先生。”

    陆谨轩拧眉,无奈的接起,“喂。”

    “陆谨轩!”俞桑婉低吼,“哦不,赫连肆!我现在也搞不清,你到底是谁?我只问你,我爸在哪里?”

    陆谨轩薄唇紧抿,“他……很安全。”

    “安全?”俞桑婉不信,“好!那你让他跟我说话!”

    陆谨轩的手指在桌面上敲击着,“你不要这么激动,我现在不能让他和你说话,我能告诉你的是,他很安全!”

    “哈!”俞桑婉没法不激动,“你要我怎么相信?我爸最后就是去了观!你把他囚了?还是放了?说啊!”

    “俞桑婉!”陆谨轩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一掌拍在桌面上,“傅宪林和秦少驹过往甚密,这一点,你一直在傅家,难道没有察觉吗?”

    俞桑婉愣住,这一点倒是没有错。秦少驹确实经常出入傅家,她也一度不明白,父亲为什么和秦少驹有来往。

    “这……是什么意si?”

    “什么意si?”陆谨轩轻笑,“你爸被人利用!他置融海啸于不顾,枉顾一个经济学专家的职责和荣誉!你说我什么意si?”

    俞桑婉心都凉了,“这么说,是你!”

    “……”陆谨轩沉默,没有说话。

    许久,俞桑婉笑了,可是笑容里没有一丝喜。

    “陆谨轩,你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成了这样?我的感受,你全然不在乎了吗?那是我的父亲啊!他已经受了那么多苦,这辈子再也经不起折腾了!我这么难过,你也无所谓吗?”

    陆谨轩怔住,挺拔的子一动不动。

    “谨轩。”

    俞桑婉艰涩的开口,“你……还爱我吗?”

    陆谨轩被问住,颈间喉结一滚。爱吗?应该是爱吧!他体里的‘三个人’都是爱着她的。可以说,她是他三十三年来,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但是,三重人格崩塌的现在,他找不到真实感!

    “呵呵……”

    许久等不到答案,俞桑婉笑了,“我知道了。”

    她知道什么了?

    陆谨轩静默,听到手机里轻微的‘咔哒’声,浑一震,挂了?

    挂了电话,俞桑婉的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她蹲在地上,手机滑下来。

    “哎。”乐正生叹息着,把纸巾递给她。

    俞桑婉摇摇头,“不用,我……没事。”

    乐正生看她忍着,心疼,“你回去吧!自己回去,小馒头留下来。”

    “嗯?”俞桑婉微怔,她可以回去吗?乐正生现在这样的况。关键是,她回去之后有没有用?毕竟,父亲是在陆谨轩手里!她能有通天的本事吗?

    乐正生懂的她的顾虑,“但你,是他唯一的软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