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63章 结局篇,美好

    正从楼上走下来,不是陆谨轩又是谁?

    众人皆是一惊,“赫连总统……”

    只是,刚才还被议论,因为精神错乱而藏着不肯见人的赫连总统……此刻眉目舒朗、眸光犀利,哪里像是有半分精神错乱的样子?

    众人下意识的往后退,躬身低下头。

    唯有秦少驹,他是这一场巨变的始作俑者!

    “你!”秦少驹大惊,指着陆谨轩,“这是怎么回事?”

    陆谨轩勾唇,“是啊,怎么回事?我还想问问呢?怎么,我睡个午觉,还要被尔等骚扰?!这是什么规矩?尽然到我的观潮内院来撒野?看来有些人,真是嫌命长啊!”

    最后一个尾音,狠狠一收,让人不寒而栗。

    陆谨轩朝小馒头伸出手,“清明,来,过来。”

    “爸爸!”

    小馒头委屈的扑向父亲怀里,脑袋埋在父亲颈窝里,“呜呜……爸爸!他们欺负我。”

    陆谨轩轻轻拍着儿子的肩膀,“是吗?不哭……爸爸不是教过你,哭泣不是男子汉干的事,想要不被人欺负,只有以牙还牙!打回去,知道吗?”

    “嗯!”小馒头用力点着头。rz90

    秦少驹见状,心依然虚了。

    “你搞什么?”他胳膊一甩,“你根本不是赫连肆!真正的赫连肆,已经疯了!”

    闻言,俞桑婉心头一跳,这个秦少驹……又要搞什么?”

    秦少驹眼底发红,大笑起来,“哈哈!这孩子叫你爸爸!你其实不是赫连肆!你是陆谨轩对吧?”

    “噢?”陆谨轩扬眉,笑容淡定,“看来,疯的不是我,而是秦少驹你!我的外甥……陆谨轩,五年前已经过世,这件事情,有谁不知道?看来,你真是病的不轻!买通我的医生,要的就是逼我下野吧?”

    “买通?”秦少驹脸色骤变,“你胡说八道什么?”

    “不是?”

    陆谨轩轻笑,朝楼下喊了一声,“进来吧!”

    此言一出,全场顿时屏气。

    玄关处一阵动静,竟然是陈柯带着季晴进来了。

    他们快步走近,躬身道,“赫连总统。”

    “嗯。”陆谨轩微一颔首,看向季晴,“说吧!秦少驹是怎么买通你的?”

    “是。”季晴点点头,环视了一圈四周,“各位,我是赫连总统的心理咨询师……大家都知道,在这个位子上有很大的压力,所以……赫连总统定时会有缓解压力的心里疏导,现代人有条件的,很多都做这种治疗。”

    她顿了顿,蓦地指向秦少驹。

    “这个人,前两天,突然来我的诊所,给了我一笔钱,要我做一份假的病历,指控赫连总统精神错乱!根本不能担任国之大任!”

    秦少驹疯了,嘶吼道,“你他妈闭嘴!诬陷,这是诬陷!”

    “哼。”季晴冷笑,“诬陷吗?我这里可是有视讯记录的……要放出来给大家看看吗?”

    闻言,秦少驹僵住。

    他算是明白了,赫连肆设计了一个套……就等着他往下跳!

    这么多年来,从正途,他根本找不到办法将赫连肆拉下马……是以,他也是被逼急了!

    突然,他看向陈柯。

    “陆昱轩!这个人,不是赫连肆,是你的哥哥!”

    秦少驹拿出了最后一张王牌,“现在需要你指控他!你不要忘了,这些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你不就是等着这一天,希望他一无所有吗?现在机会来了!只要揭穿他,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瞬时间,所有的视线都集中于了陈柯身上。

    沉默良久,秦少驹催促,“陆昱轩!”

    陈柯笑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的确就是陆家多年前遗失的二少爷,但是……我的兄长五年前已经意外身亡!”

    “陆昱轩!”秦少驹气急败坏,上来要撕了他!

    俞桑婉吼道,“来人!”

    亲卫兵立即上前,拦住了秦少驹。

    秦少驹大骂,“陆昱轩,你疯了?这么好的机会,过了就不能后悔了!”

    陈柯淡笑,环视一圈四周,“各位,我陆昱轩,从家中遗失时,已经12岁,所以,家里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我的兄长陆昱轩和舅舅赫连肆,的确是年龄相仿、外貌酷似。”

    他顿了顿,看向陆谨轩。

    “所以,这一位,的确是我的舅舅、赫连总统!”

    陆谨轩不动声色,微一颔首。

    兄弟俩之间的默契,不需要多说……一个眼神已经足够。

    有些事情,已经改变不了了。正如赫连圩说的,母亲曾经的过错,使得他这辈子都必须要以赫连肆的身份生活下去!

    但即使如此,也不能妨碍他一家团圆……

    “啊!”秦少驹大吼,“你们……你们串通好的!”

    他不断挣扎着,“放开,放开我!”

    陆谨轩蹙眉,看向他。

    “秦少驹,你本事国之栋梁,但是心术不正,今天更是带着人来观潮……企图逼我下野!但,有幸天理昭昭!狼子野心,终究不能得逞!”

    话锋一转,“来人!把秦少驹给我拿下!”

    “是!”

    视线环视一圈四周,“还有,今天来观潮,打扰我妻子休息的人……一个都不要走!全部登记在册,会让内阁重新给你们制作考核表,如果有不通过的,麻烦你们……哪里来的,哪里去!冠声,交给你了!”

    “是!”

    欧冠声高声应着,他激动的都要哭了……他的主子实在是太酷了!

    闹哄哄的场面结束,所有人都退下。

    小馒头也被管家抱走了,只剩下陆谨轩和俞桑婉。

    俞桑婉眼巴巴的看着他,视线渐渐模糊。

    陆谨轩走过来,轻抚着她的眼角,“不哭……都过去了,都结束了。”

    “呜呜。”俞桑婉低低呜咽,“谨轩。”

    “嗯。”陆谨轩应她。

    “我脚软。”俞桑婉张开双臂,“抱。”

    陆谨轩笑了,“求之不得。”

    他把她抱起来,突然间,俞桑婉一低头,要在了他脖子上。

    “啊!”陆谨轩痛呼,“婉婉,你属狗的吗?”

    “哈哈……”俞桑婉笑了,“你是谨轩,你真的都想起来了!好了,真的好了。”

    陆谨轩感慨,拥住妻子。

    在她耳边呢喃,“是,好了。所有苦难都过去了,以后,只剩下好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