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60章结局篇,治疗

    因为赫连肆的闭门不见,观潮流言四起。

    内阁门口被堵得严严实实。

    “大家不要激动。”俞桑婉极力撑着,“请不要相信传言,赫连肆总统很好!他只是身体微恙!”

    “那就让赫连总统亲自来内阁!俞记者你算什么?”

    种种质疑的声音将俞桑婉包围。

    “俞记者,你是内眷吗?别说你和赫连总统并没有登记,法律上并不承认!就算是你们结婚了,那也没有垂帘听政的道理!”

    俞桑婉蹙眉,内心满是焦急,怎么办?谨轩要是再不好,她还能挡多久?

    ——

    回去之后,看着小馒头和丈夫在一起玩。

    俞桑婉竟然看出神了……

    “俞记者?”欧冠声轻轻的喊她。

    “嗯?”俞桑婉回过神,苦涩的笑笑,“我要打个电话。”

    俞桑婉转身,把电话打给了唐越泽。

    她没有太多能信任的人,唐越泽绝对是头一个。

    “越泽。”俞桑婉紧握着手机,“谨轩病了,他……需要看医生。”

    在电话里,唐越泽了解了陆谨轩的情况,立即想到了季晴,“大少奶奶,您不要着急……有人,有一个人能救大少爷!”

    俞桑婉一喜,“真的吗?”

    “是。”唐越泽答应,“我联系好之后,会带她去观潮……她很专业,当年的大少爷病也是她一直负责的,您不要太担心,会好的。”

    俞桑婉听出来了,问到,“是……季晴。”

    “……是。”

    挂了电话,俞桑婉松了口气,回到房里。

    房间里,小馒头正在教陆谨轩画画。

    “爸爸,不是这样啦!”

    小馒头皱着眉,煞有介事的样子,想了想又觉得自己态度不好,“我不是凶你噢!你是我爸爸,我是不会凶你的,也不会嫌弃你……来,小馒头慢慢教你。”

    看到这一幕,俞桑婉很是欣慰。

    她走过去,“小馒头,很晚了,去洗澡睡觉。”

    小馒头看看父母,乖乖点头,往椅子下跳……

    因为个子实在不高,没跳下来。

    陆谨轩立即伸手,将他抱起来,放在了地上。

    “爸爸!”小馒头一喜,扑进父亲怀里,“你好棒啊!谢谢你抱我下来!小馒头爱你……”

    说着,踮起小短腿,‘吧唧’一声,在陆谨轩脸上亲了一大口。

    残留了一脸的口水,小馒头跑走了。

    陆谨轩皱着眉,拿手使劲擦着。

    “呵呵。”俞桑婉忍俊不禁,扯过纸巾替他擦,“谨轩,我已经请医生了……越泽说,这个医生一定能治好你。谨轩,我知道你很辛苦,但是为了我,你要快点好起来,好不好?”

    陆谨轩似懂非懂,只是盯着她看。

    俞桑婉叹道,“我好累,我其实一点也不坚强,我只想做个小女人,依靠着你生活。”

    这一句,陆谨轩好像听懂了。

    他突然伸出了手,落在俞桑婉脑袋上。

    俞桑婉微怔,“谨轩,你干什么?”

    陆谨轩没说话,只是扶着她的脑袋,靠在了自己肩上。

    俞桑婉一怔,随即笑了。

    抬头看看陆谨轩,他一脸严肃看着她。

    “呵呵。”俞桑婉笑着,扣住他的手,“你是不是在问我,这样靠着舒服不舒服?”

    陆谨轩沉默,她只能自问自答,“舒服、很舒服的,你就这样,让我依靠一辈子,好吗?”

    她实在太累了,眼皮眨了眨,靠在陆谨轩身上就睡着了。

    陆谨轩轻轻活动着,将她抱了起来放在床上,拉过被子盖好。

    婉婉请了医生,通过越泽找的?那么,就是季晴了!

    很好,所有的人和事,都一起在观潮解决了吧!还有蠢蠢欲动的秦少驹,憋了这么多年,也是为难他了。

    ——

    唐越泽带着季晴,是晚上秘密来的。

    俞桑婉在楼下迎接,“越泽。”

    “大少奶奶。”唐越泽点点头,带着季晴进来。

    俞桑婉看到季晴,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但为了谨轩的病,她不好表现出来,“你好……谨轩的病,就拜托了。”

    季晴笑笑,“客气,我答应了越泽的,自然要办到。大少爷人在哪里?”

    “楼上。”

    季晴点点头,一行人往楼上走。

    季晴问到,“是按照我的要求,布置的治疗室吗?要知道,环境对精神患者的治疗很重要。”

    俞桑婉点头,“当然,我会对谨轩的事情马虎吗?”

    众人停在了门口,俞桑婉手握在门把上正要进去。

    “等等。”季晴拦住她,摇摇头,“治疗期间,你不能陪着……任何心理治疗,除了医生和当事人,都不需要别人。”

    俞桑婉秀眉微蹙,看向唐越泽。

    唐越泽点点头,“大少奶奶,是这样。”

    俞桑婉只好答应,“那好,请。”

    季晴躬身,推门进去了。

    ……

    才一进去,她的太阳穴就被一个冰凉而坚硬的东西给抵住了!

    以季晴曾经在观潮做事的经验,她很快反应过来那是什么……是枪!

    在她惊叫前,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别叫!”

    季晴惊愕,这个声音……是陆谨轩!

    她错愕的抬头,看着把枪口对准她太阳穴的男人,的的确确是陆谨轩!

    不是说他的情况和五年前一样吗?可是……眼前的人眸光犀利,行动自如,哪里有半分犯病的迹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陆谨轩勾唇,单臂依旧伸直,“季晴,好久不见!”

    “……”

    季晴瞳仁皱缩,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他竟然和她说这样的话!那么……事实上,眼前的陆谨轩,他什么都想起来了!他非但想起来了,而且什么后遗症都没有!他恢复了!完完全全的健康了!

    不可能,这是怎么做到的?

    “您?”

    “嘁。”陆谨轩冷笑,“把你那点心思给我收起来!我已经全部记起来了!和你有关的部分,是当年你一手制造了那场车祸、火灾!害的我记忆全失,而我的妹妹,毁容、失明!”

    他的手紧了几分,随时要扣动扳机的架势。

    季晴浑身冰冷,僵化了。

    “你!季晴,是我要首先解决的一个垃圾!”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