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56章认识我吗

    陆谨轩仍旧没有醒来,虽然欧冠声已经封锁了消息,但这也不是办法。

    短期还能瞒住,时间长了,观潮那边恐怕不利。

    清晨,俞桑婉在替陆谨轩擦身,医生来查房了。

    这医生,就是那个给俞桑婉果丸的那位。

    见俞桑婉熬的双眼都红肿了,问到,“孩子的父亲?”

    俞桑婉微怔,神情恍惚而憔悴,点点头,“嗯。”

    “嗯。”医生挑了挑眉,“虽然理解你,但是站在医生的角度还是要建议你……注意休息,否则,对你的孩子不好。”

    俞桑婉手贴在小腹上,无奈的点点头,“我知道。”

    知道是知道,但是却做不到。

    “医生,他什么时候会醒?不是说……脑部没有受伤吗?”

    俞桑婉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医生摇摇头,“他想醒的时候,自然就醒了——他也许需要好好休息,又或者……他需要闭着眼,想一些事情。”

    这……

    俞桑婉无奈的看着陆谨轩,到底要怎么做,他才会醒来?

    “俞记者。”

    欧冠声看着实在不忍,“您去休息吧!也不能这么一直守着,不然……总统若是醒来,您却倒下了,这可怎么好?您也知道,总统最在意的就是您了。”

    身上确实是不舒服,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考虑,俞桑婉点点头,“好,我去睡一会儿,他要是醒了……”

    “立即通知您,您放心吧!”

    “嗯。”

    俞桑婉在隔间休息下,因为有有于身,本就贪睡,所以很快就睡着了。

    但是,因为记挂着陆谨轩,并没有睡的很好。

    总是做梦,梦到她和谨轩以前的事情……

    醒来时,已经是夕阳西下。

    整个视线里,都被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柔和而安逸。

    俞桑婉披了件衣服下床,去到隔壁。

    她动作轻柔,推开隔壁门时,里面却是那样安静,欧冠声他们不在……连看护也不在。

    “嗯?”俞桑婉拧眉,人都去哪儿了?谨轩需要人照顾,怎么能都走开了呢?

    然而,更让她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躺着陆谨轩的那张病床上,此刻竟然是空的!

    监护仪器的线全部脱落了,仪器正发出杂乱无章的滴滴声!

    “阿肆!”俞桑婉有点懵,但随即整颗心揪到了一起。

    她慌乱的大喊,“阿肆?”

    一个转身,视线对上门口。

    倏地,门开开了。

    走在最前面的是陆谨轩,欧冠声和陈柯跟在他身后,“您检查一下!要说话啊!说话医生才能帮您!”

    陆谨轩不说话,只是眉头紧锁,抗拒的摇着头。

    “……”俞桑婉惊愕,谨轩醒了?

    她一喜,飞扑向陆谨轩,一把将他抱住,“你醒了?我不是做梦吧?真的醒了?”

    “……”陆谨轩低头看着怀里的人,那懵懂的眼神,像是完全不认识她。

    俞桑婉泪流满面,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僵直着身子。

    “……”俞桑婉抬起头来,看着他,也察觉到了他不对劲,“阿肆?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陆谨轩皱着眉,没说话……而是,抬起手来将俞桑婉推开了。

    那么一瞬,俞桑婉仿若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脚下差点没站稳,大大往后退了一大步,“啊……”

    “大嫂。”陈柯伸手扶了她一把,“你小心。”

    俞桑婉借力,抓住陈柯,视线却还是在陆谨轩身上。

    他已经在床沿坐下,可是却不知道在想什么。不看她、也不看任何地方,好像他和这整个世界都没有关系……

    俞桑婉心底发凉,吞了吞口水,“他,醒来就是这样吗?”

    “嗯。”陈柯点点头,“醒来就呆呆的坐着,刚才我和欧秘书长带他去让医生检查,但是他好像不认识我们、很抗拒我们,而且,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开口说话!”

    “……”

    俞桑婉身子一歪,浑身发凉!

    陈柯拧眉,“大嫂,你怎么了?”

    俞桑婉死死盯住陆谨轩,想起了心理专家的话——如果没有经过治疗,强行让他受到刺激,会有恶劣的后果!

    赫连霜也曾经说过,五年前,谨轩有过类似的情况……谁也不认识,什么也不会,要完全靠人照顾!

    那么现在,谨轩就是那种情况吗?

    “啊……”俞桑婉愕然,脚下越发虚浮。

    “大嫂?”陈柯能够感受到,她整个身子在瑟瑟发抖。

    俞桑婉口舌干燥,她很清楚现在遇到了什么状况……她很害怕,可是,她却不能倒下,如果她倒下了,谨轩要依靠谁?

    她松开陈柯,步步走向陆谨轩。

    陆谨轩拧眉,像是在思考,可是只是局限在他自己的世界里。

    俞桑婉抬起手,在他耳边拍了两下,‘啪啪’!

    陆谨轩听见了,抬眸看了她一眼,接着又收回视线,不理她了。

    “……”俞桑婉心酸,谨轩真的病了!

    “阿肆……”俞桑婉想了想,改口,“谨轩?”

    她握住他的手,企图引起他的注意,“你看看我,认识我吗?”

    陆谨轩很抗拒,可是架不住俞桑婉一遍一遍的呼喊他。

    “谨轩、谨轩?你看看我,我是婉婉啊!”

    陆谨轩被迫迎着她的目光,但眼底没有一丝波澜,分明是陌生的。

    俞桑婉心凉,视线里瞥见他颈间挂着的那条红绳。蓦地,她抬起手伸过去……

    “?”陆谨轩有了反应,一把抢过来,瞪着俞桑婉。

    “嗯?”俞桑婉见他有反应,反而笑了,“是你很宝贝的东西吗?”

    陆谨轩没说话,只是愤恨的瞪着她。

    “嘻嘻。”俞桑婉轻笑,拍拍他的脑袋,“不要生气,我不抢你的,你好好收好啊!”

    面上笑着,心里却是酸楚的……

    谨轩病了,但是还记着要收好他们的东西!她不应该走的啊!她不走的话,他就不会病了!

    “俞记者。”

    欧冠声站在她身后,“现在怎么办?总统这情况……”

    “不要走漏风声!”俞桑婉神色一凛,“我会寸步不离的守着他!你去安排,我们必须尽快带他回圣都!”

    “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