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55章他原来也会累

    “哎……”欧冠声叹息,支支吾吾,“医生说,脑部没有受伤,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醒过来。”

    “嗯?”

    俞桑婉眼泪凝注,“脑部没有受伤?”

    她诧异的看着床上的人,分明是深昏迷的状态啊!

    蓦地,她想到了谨轩的病!

    “啊……”俞桑婉惊愕的捂住嘴巴。

    欧冠声拧眉,“俞记者,您是想到什么了吗?”

    “……”

    俞桑婉好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却猛地看向了被压制住的陈柯。

    她突然走近陈柯,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眼底赤红,咬牙低吼,“你!给我出来!”

    “……”陈柯惊愕,俞桑婉这是怎么了?

    不只是陈柯,欧冠声并几个亲卫都愣住了……俞桑婉在他们看来,人如其名,何曾见过她这样疾言厉色?

    揪住陈柯的架势,恨不能弄死他一样!

    陈柯也不反抗,被俞桑婉扯着、跌跌撞撞的到了外面。

    “啊!”俞桑婉努力保持平静,松开手,用力指着陈柯指了指,蓦地,爆发一声怒吼,“你这个白痴!”

    周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着她。

    俞桑婉抹了把眼泪,但泪水还是止不住,一轮一轮的将她淹没。

    “陆昱轩!你真的是个白痴!”她指着里面,情绪异常激动,“里面躺着的,是你的大哥啊!和你有着一半同样血液,但是……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异母兄弟的大哥啊!”

    异母?

    陈柯一怔,瞬间睁大了双眼,“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

    俞桑婉哂笑,“哈!哈哈……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在满世界找一个男人!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男人是他的弟弟!十二岁时就走失的弟弟!在他口中,这个弟弟,简直就像他的儿子一样!”

    几度哽咽,差点说不下去。

    “这些,你说过了……”陈柯勾唇,“可是,我不信!”

    “不信?”俞桑婉眼中闪过一丝张狂的色彩,“那你知道他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她吸了吸鼻子,“他那么一个精明的人!到底为了什么,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他……”陈柯惊愕,“他不记得什么?难道不是装的?”

    “哈?”俞桑婉哂笑,“装的?”

    她扬起手,那么一刻,真的想狠狠扇他一巴掌!

    但是,还是忍住了,这是谨轩的弟弟啊!

    “你啊!”俞桑婉很是心痛,“好,装的。那你来告诉我,他为什么要装?装成赫连肆,抛弃妻子、儿子?一抛弃就是五年?你瞎吗?看不到你哥有多想和我、还有清明,一家团圆吗?”

    陈柯怔愣,他看到了……所以,他才会提出要带俞桑婉走。

    俞桑婉哭笑不得,“我真是替谨轩不值,你失踪了多少年,他就病了多少年!”

    “他到底什么病?”陈柯也激动起来,死死盯住俞桑婉。

    “人格分裂!”

    俞桑婉吼道,眼底有着裂缝,天知道,她有多么不愿意说出来……这是谨轩身上,唯一的缺陷!可以说,她的丈夫,除此之外,是没有任何缺点的!

    人格分裂……

    陈柯愣住,这是什么毛病?陆谨轩怎么会得了这种病?

    他失了神,“怎么会?”

    “因为你!”俞桑婉一指陈柯,“自从你失踪,陆昱轩就在他身体里,以另一种人格在成长!”

    陈柯惊愕,说不出话来,冷汗却从鬓角渗出来!

    俞桑婉摇摇头,问到,“我问你,你是不是不吃葱、姜、蒜?”

    “……是。”陈柯点点头。

    “呵……”俞桑婉笑着哭,“每次,你的人格出来的时候,对着我的谨轩,从来都不吃葱、姜、蒜!从来!”

    “啊!”

    陈柯低吼一声,脚步后退,泪水一下子从眼底涌出来。

    胸口一阵剧痛,痛的他几乎要麻痹。

    他捂着胸口,吃力的问到,“你刚才说,异母兄弟……是什么意思?”

    “哼……”

    俞桑婉直觉好笑,“你知道,为什么当年你会出事吗?为什么赫连霜见到你就会尖叫、就会大打出手吗?”

    “……”陈柯沉默,摇摇头。

    “你什么都不知道?”俞桑婉简直要崩溃,“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就把一切罪责都归在你大哥身上?他知道你的身份,尚且不曾对你有仇恨!要知道,无论如何,是你母亲破坏了他的家庭!”

    ‘嗡’!

    陈柯的脑子炸开了,“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看着他逐渐苍白的脸,俞桑婉闭了闭眼,“你的母亲,不是赫连霜……你的母亲,是我姑姑——傅、明、珠!”

    “……”陈柯彻底僵住,傅明珠是谁?他不知道,但身世带来的震撼,已足以让他瞠目结舌!

    俞桑婉深吸口气,“你凭什么生气啊?你凭什么怪他啊?他有什么错?什么错啊?”

    她越说越激动,想到在里面昏迷的谨轩,更是泪如雨下。

    “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要把压力压在他身上?他是个人!和你们一样,他不是铁打的!他会倒下的!难道,真的要等到他倒下了,你们才会明白……他原来也会累?”

    “大嫂……”

    俞桑婉血气上涌,捂着太阳穴,突然眼前一黑。

    “大嫂!”陈柯惊叫,堪堪将晕倒的俞桑婉抱进怀里,“你怎么了?”

    ——

    醒过来,俞桑婉惊的弹起来,“谨轩呢?”

    “大嫂。”陈柯慌忙扶住她,“还没有醒,暂时还是那样。”

    “我要去陪着他……”俞桑婉掀开被子下床,下意识的摸了摸小腹,“我的肚子……”

    陈柯忙说道,“没事,孩子没事。只是,你不要再激动了。”

    “……”俞桑婉深吸口气,点点头,“我要去看谨轩。”

    “好。”

    病房里,陆谨轩依旧和先前一样,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

    “俞记者。”欧冠声一脸愁容,“什么都很好,就是不醒。”

    “嗯。”

    俞桑婉微一颔首,在床边坐下,握住陆谨轩的手,“谨轩,对不起啊,刚才走开一会儿……你是不是生气了,要我陪着才肯醒来?那我来了啊,你再睡一会,就起来了,好不好?”

    一旁,陈柯和欧冠声不禁动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