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54章 他来找我了

    陈柯吼道,“要你的命!”

    赫连肆震惊,他竟然要他的命?!

    沉默,绵长……

    许久,赫连肆才开口,“你说的是真的吗?”

    陈柯喉结滚了滚,没说话。

    “好!”赫连肆一把抓起车钥匙,推开窗户,“走!”

    陈柯怔愣,他要做什么?

    一眨眼的工夫,赫连肆已经跳了出去。

    陈柯别无选择,只能跟着跳了出去。

    赫连肆活动着腕部,唇角一抹淡笑,却是没有一丝笑意,“我脑子是空的,但我听唐越泽说……你是因为小时候的一桩车祸,从而被遗弃——”

    陈柯看着他,没说话。

    “嘁。”赫连肆摇摇头,轻笑,“上车吧!既然是这种方式,我今天就用同样的方式,把这条命还给你!听着,我是死是活,你不用有任何负担,只希望你解了心结!”

    说完,当真转身上车,‘嘭’的一声将车门关上了。

    陈柯完全被他这架势给震撼住,一时间做不出任何反应。

    只见赫连肆的车启动、快速冲向前方!

    陈柯一惊,以他这种车速,是真的要玩命!

    “赫连肆!”

    陈柯心里发虚,立即上车,追了上去。

    两辆车,在暗夜的车道上以飞速并驾齐驱。

    “停车,我让你停车!”陈柯摇下车窗,朝着赫连肆嘶吼着。

    赫连肆瞥了他一眼,脚下油门一踩……开的更快了!

    “你!”陈柯气急,“你这个疯子!”

    赫连肆不理会,车速飙升到最快,可是他面不改色、丝毫没有任何感觉。

    疯了、疯了,他一定是疯了!

    陈柯只能舍命追上去,“停!叫你停下,疯子!”

    他开始向赫连肆靠近,企图拦截下他。

    可是,每一次赫连肆都能完美躲开……

    陈柯急的不停按喇叭,寂静的夜空,汽车鸣笛声不绝于耳。

    倏地,前方一个拐弯,突出的岩石猛地闯进视线。眼看着,赫连肆的车就要撞上去!

    “赫连肆!”

    陈柯惊愕,开足马力,没有时间考虑,车头一摆,横了过去。

    “?!”赫连肆一惊,迅速踩刹车。

    但是,两辆车的车速都太快了!这个时候踩刹车,已经晚了……

    吱嘎、嘭!

    剧烈的碰撞,不可避免的发生……

    赫连肆只觉得,猛烈的撞击中,他整个人都像是飞了起来。但那种感觉是短暂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些片段。那些片段如同汹涌的浪潮,拼命往他脑子里挤!

    那么一刻,他的脑子好像要炸裂开一般的疼痛!

    “……”

    耳边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画面似乎也静止了。

    赫连肆呆呆的坐着,目视前方。

    车窗玻璃上,陈柯满头是血,拼命拍打着车窗,“赫连肆!你开开门!听见没有?”

    赫连肆缓缓回头,只能看见陈柯充满恐惧的眼神,却听不见他的声音。

    许久,一缕鲜血从他鬓侧流下来……

    陈柯隔着车窗看见了,惊异,“大哥!!”

    赫连肆眼皮缓缓往下耷拉,薄唇微微开合,喃喃间,竟然是,“……昱轩。”

    而后,眼前一黑,整个人趴在了方向盘上。

    陈柯莫名眼圈一红,嘶吼道,“大哥!大哥!!”

    ……

    后方,欧冠声带着随行赶来,目睹现场,已然震惊。

    他猛地看向陈柯,怒吼道,“陈记者,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你干的?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谋杀总统!叛国罪!”

    陈柯搀扶着昏迷的赫连肆,心绪久久无法平静。

    他听不见欧冠声的话……他已经完全被赫连肆的不要命给震撼了,不,远远不止震撼!

    欧冠声在吩咐着下属,“快!送战地医院!”

    “是!”

    ——

    夜里,俞桑婉睡不着。

    她的妊娠反应开始加重,各种不适也都出现了。

    随手摸到枕头底下,军医给的那盒果丸已经吃完了。rz90

    “哎……”

    俞桑婉叹息着,起来披了件外套,打算去军医那里要点果丸。

    才到地方,便看见里面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好像是有什么大事。

    俞桑婉疑惑,难道这大半夜的,是有重伤员?可是这两天挺平静啊?

    再往里走,竟然看见了陈柯!

    陈柯靠墙壁站着,双眸紧闭,看上去很痛苦。

    “陈柯?”俞桑婉走过去,叫了他一声。

    陈柯闻声,猛地睁开眼,“俞桑婉?!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

    后面这个问题,两人是异口同声。

    谁都没来得及回答,抢救室的门开开了,欧冠声神色凝重的走出来。

    他二话没说,一把揪住陈柯的衣领,“你听着!你跑不了,他要是出事……你的命,不足以偿还!来人,拿下!”

    “是!”

    俞桑婉惊愕,“到底怎么了?”

    欧冠声这才看向俞桑婉,微微躬身,“俞记者,您怎么才出现?您要是早点来,他就不会出事了……”

    听他言辞这样隐晦,俞桑婉的心一寸寸往下沉。

    粉唇微颤,睫毛也在抖动,“他?他来找我了?”

    欧冠声口中的他,除了谨轩还能是谁?

    欧冠声低下头,“是!”

    “啊!”俞桑婉眼睛潮湿,泪水倏地的涌出来。

    蓦地,她激动的抓住欧冠声,“他人呢?!啊?!”

    “在……”欧冠声没脸看她,“转去病房了——”

    “快带我去!”

    “是!”

    往前走了两步,俞桑婉猛回头,瞪着陈柯。“你!跟我一起来!”

    陈柯已经被压制住,什么也不敢说,默默跟在后面。

    病房里,监护仪器发出滴滴滴的响声,赫连肆安静的躺在病床上。

    “啊……”俞桑婉脚下一软,差点没站稳。

    天知道,她有多害怕这种场面!她曾经这样送走了俞致远,又看着乐正生长睡不醒,现在又是赫连肆!

    “谨轩!”

    那一刻,她的情绪无法控制,猛地扑到赫连肆身上。

    “你怎么了?”俞桑婉含泪轻抚着他的脸颊,“你醒醒,我来了!是我不好,不应该走的!我不知道,不知道你会找来啊!谨轩,你醒醒啊!我是婉婉!”

    赫连肆毫无反应,怎么可能睁眼。

    “欧秘书长?”俞桑婉哭着问,“他怎么了?医生怎么说?”

    “这……”欧冠声难以启齿,“医生说,很奇怪。”

    奇怪?这算是什么回答?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