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53章 出远门

    晚上九点钟,赫连肆从行政楼出来。

    欧冠声忙递上外套,替他披上。

    赫连肆顿了顿,问到,“都安排好了?”

    “是。”欧冠声点点头,“所有维和部队都收到消息,傅家的通讯也监控……一有俞记者的消息,会立即上报。”

    赫连肆微一颔首,“陈柯那边?”

    “这个稍许麻烦。”欧冠声继续说道,“可能耗费的时间要多些。”

    赫连肆没再说话,下了台阶。

    ——

    ‘轰隆’!

    一声巨响,连地面都在抖动。

    俞桑婉从睡梦中惊醒,刚一出帐篷,就被人拉住了。

    “哎?”

    她什么都来不及问,只能被拖着往前跑。

    “你谁啊?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不等那人回答,又是一声‘轰隆’!

    “啊!”俞桑婉吓得捂住了耳朵,脚下下意识的跑了起来。

    好容易赶到相对安全、安静的地界,俞桑婉已是上气不接下气。得到这个空档,她才看清拉着她跑的人。

    那人有几分眼熟,俞桑婉记得他是军医。

    刚来的那几天,她水土不服,找他看过。

    当时,这个军医还给她开了些药,不过……俞桑婉现在不能吃药,就没有拿。

    这会儿睡意已经全部消散了,俞桑婉反应过来,刚才应该又是战火。

    来的这些天一直是这样,大的战争打不响,一直是这样隔三差五的挑衅。

    胸口突然一阵恶心,俞桑婉猛地一侧身,“呕——”

    背上,一只宽大的手落下来,轻轻给她拍着背。

    “谢谢……”俞桑婉虚弱的道谢,抬头一看,正是那个军医。

    军医笑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小盒子,倒出一粒药丸一样的东西,递给俞桑婉,“给,含着、嚼碎了吃,随便你。”

    “我……”俞桑婉看了两眼,摇摇头,“谢谢,我不需要。”

    “呵呵。”军医笑了,“放心,对你肚子里的孩子没有影响。”

    “嗯?”俞桑婉惊讶,这也能看出来?

    军医往嘴里倒了一颗,咧嘴一笑,“怎么?很意外吗?我要是连你是个孕妇都没看出来,那这医生也可以不要当了……这个果子,是我用食材做的,可以缓解你的妊娠反应。”

    他把盒子盖上,连盒子一起递给了她。

    “拿着吃吧!吃完了,我再给你做。”

    俞桑婉心头微微震动,“谢谢。”

    “不用。”军医笑了笑,“你一个女人,还怀着孕不容易。”

    “我……”俞桑婉抚了抚肚子,问到,“我的孩子,还好吗?”

    “有流血、腹痛的情况吗?”

    俞桑婉摇摇头,“以前有过,不过这一阵子没有了。”

    “嗯。”军医点点头,“这里没有检查的条件,只能说情况还好……我建议你还是跟上级反映一下,尽早调回去,孩子怎么也不能在这里出生吧?”

    俞桑婉沉默了,她也不想这样……

    外面炮火声还在间断响起,她已经听不见了,思绪飘到了千里之外。

    ……

    观潮。

    夜色中,赫连肆急急走出来。

    身后,小馒头追着,“你去哪儿?”

    “清明。”赫连肆急转身,将儿子抱起来,“怎么出来了?”

    刚才他明明去看过,确定儿子是睡着的才走的。

    小馒头像是有婴感,紧紧圈住父亲的脖颈,“你是要出远门吗?”

    “嗯。”赫连肆点点头,“怎么知道的?”

    小馒头又问,“是去接妈妈吗?”

    赫连肆亲亲儿子,“是。”

    “噢。”小家伙很懂事的点点头,“那你快去吧!”

    “真乖。”赫连肆薄唇勾起,“记住,你是小少爷,没有任何人能欺负你……谁欺负你,你都要顶回去!你是男子汉,不要让爸爸妈妈担心,知道了吗?”

    “嗯。”小馒头郑重的点头,“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的。”

    “爸爸走了。”赫连肆指指脸颊,“亲一下?”

    小馒头扑过去,抱着父亲的脸,‘吧唧’了一大口,“加油!”

    “好……”

    夜幕下,车子驶出观潮。

    “总统,一会儿换乘飞机,到了地方之后,还要坐车。”

    赫连肆微一颔首,眉心却皱到了一起。他这样过去尚且如此艰辛,何况婉婉?

    母亲的问题,他和赫连圩有着一样的担忧,但无论怎样艰难……都不应该让婉婉做出牺牲!所以,他这一次过去,就是要将她接回来。

    辗转颠簸,终于到达维和区。

    “总统。”欧冠声上了车,喘着气,“下面的路可能有些难走,加上我们又不能暴露身份……”

    赫连肆点点头,简短的吩咐,“不要紧,尽快吧!我只要接回婉婉,别的事情不要干涉。”

    “是。”

    尽管日夜兼程,也不能不休息。

    条件有限,夜晚只能找民宿。

    赫连肆歇下,简陋的条件对他丝毫没有影响,此刻,他只想快点找到俞桑婉。

    ‘咚’的一声,窗玻璃上似乎被什么敲了一下。

    “谁?”赫连肆警觉的站起来,顺手拔出腰间的枪。

    窗户被抵开,蓦地从外面跳进来一个人影。

    赫连肆一怔,“你?”

    “哼!”陈柯冷笑,“怎么,很吃惊吗?你是不是以为,我已经应该埋在地下了!”

    赫连肆拧眉,“有人对你做了什么?”

    “放屁!”陈柯低吼,怒目相视,“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话?”

    赫连肆默了默,“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要冷静……怎么判断,会影响你的所作所为!你这么冲动,难保以后不后悔!”

    “嘁。”陈柯勾唇冷笑,“真有意思,我真佩服你啊!你是怎么若无其事的说出这些话的?”

    倏地,门被敲响。

    陈柯神色一凛,赫连肆拧眉朝他摇头,但他没理会,上来就将赫连肆的喉咙扼住,“不许叫人!”rz90

    赫连肆淡笑,“你以为,如果我反抗,你能控制我?”

    “……”陈柯顿住。

    “少爷,是我……您睡了吗?”是欧冠声。

    赫连肆看肯陈柯,没有说话。

    欧冠声在门外等了一阵,没听到里面有回应,脚步声渐行渐远。

    “你想要怎么样?”赫连肆双臂一振,挣脱了陈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