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50章 来日方长

    小馒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人小、却有自己的想法。

    “我不要!你是这么了不起的人,为什么让宝宝没有爸爸?!”

    “小馒头……”赫连肆哽住,“爸爸对不起,爸爸病了……”

    他要怎么跟儿子解释,他的病……至今也没有痊愈?

    “什么病?”小馒头泪眼汪汪的看着他,“你为什么不找医生治?你是总统先生,你可以找到这世上最好的医生!你不要妈妈、也不要我!”

    小身子一扭,抹着眼泪上了楼。

    “小馒头!”

    赫连肆急着要追,被俞桑婉拉住了。“婉婉?”

    “我去说……”俞桑婉眼睛也是红红的,“小馒头很讲道理,他只是一时接受不了……其实,他是太想念父亲了!”

    “……”赫连肆默了默,点点头,“好。”

    ——

    俞桑婉推开房间的门,“小馒头?”

    房间里很安静,只能听到闷闷的哭声。俞桑婉心尖一揪,走向床头……果然看到儿子蒙着被子在哭。

    “小馒头……”俞桑婉在床沿下坐下,轻拍着裹成一团的被子,“真的,那么不喜欢爸爸吗?”

    “……”

    许久,小馒头都没有说话。

    “小馒头,你一直不是都问妈妈,爸爸是什么样的吗?”俞桑婉的声音轻轻柔柔,没有硬要讲道理的意思,“现在你看到了,爸爸很英俊……小馒头长的很像爸爸,爸爸很优秀,是小馒头一直很尊敬的总统先生!”

    慢慢的,被子被揭开来一角。

    小馒头肉嘟嘟的脸上,泪水未干,嗓子有点哑,“妈妈……”

    “嗯?”

    小馒头想了想,“爸爸真的不是故意不要我们的吗?”

    “……嗯。”俞桑婉点点头,轻抚着儿子的脸颊,“爸爸病了,是真的……他的病,看不出来,小馒头长大了,就懂了。”

    “那……”小馒头又问,“爸爸是爱妈妈、爱我的吗?”

    “当然。”俞桑婉低头亲亲儿子,“妈妈问你,你在这里住了这么久,爸爸对你好不好?”

    小馒头认真的想了想,终于点点头,“嗯。”

    俞桑婉欣慰的笑了,抱住儿子,“陆先生一直很懂事的,要理解爸爸……给爸爸一个机会,好不好?”

    小馒头吸了吸鼻子,没有正面回答,“那……看他以后的表现吧!”

    俞桑婉笑了,“爸爸和你身上流着一样的血,有个词叫做‘血浓于水’,爸爸对你好是天杏……他会你的好的,你是他的未来,将来,你会成为和他一样了不起的人。”

    “……”小馒头嘟着嘴,似懂非懂,但在他心里,赫连肆确实是了不起的人。

    “别想了,妈妈给你洗澡?”

    “嗯!”

    等到安抚好儿子,哄他睡下,回到房里已经很晚。

    赫连肆有些心急的将俞桑婉抱住,“儿子睡了?”

    “嗯。”俞桑婉拍拍他的手,“不要太心急,慢慢来。”

    “好。”赫连肆手指挑着她的腰带,“我帮你?”

    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俞桑婉有些慌,“谨轩,我不方便……”

    赫连肆一顿,动作僵住,“‘亲戚’来了?”

    “嗯。”俞桑婉心虚的点点头,“对不起啊。”

    赫连肆失笑,亲吻着她的脸颊,“说什么对不起啊?我们之间还需要为这种事觉得抱歉?以后日子还长,你是不是准备每次‘亲戚’来的时候都跟我道歉?”

    他把人搂的更紧了,“我是想要,但不至于急不可耐……你的身体要紧。洗澡吗?我帮你放水。”

    “……好啊!”

    俞桑婉笑着点头,看着赫连肆走进浴室里去,里面很快响起哗哗的水声,她的眼眶又酸了——谨轩,我要怎么告诉你,我们没有什么‘来日方长’了。

    ——

    第二天一早,俞桑婉送小馒头和赫连肆出门。

    赫连肆在玄关吻别妻子,“今天还是不舒服?”

    “嗯。”俞桑婉点点头,“没有什么大事,我想休息。”

    “好。”赫连肆蹙眉,“叫医生过来看看……这一阵子你总是没什么精神。”

    “我知道了。”俞桑婉替他整理好领带,“走吧!”

    小馒头在门口看着,嘴巴噘着,“你们好没好?我要迟到了!我先走了!”

    赫连肆一怔,忙转过身,“好了,我们走。”

    “哼……”小馒头傲娇的一转身,先出去了。

    看着他们父子相继出去,俞桑婉不由往门口走了两步。

    她看到赫连肆追了上去,肩膀搭在小馒头的肩上。

    小馒头先是挣脱了,而后把手递给赫连肆,“这么拉着……你连这个都不记得了吗?妈妈都是这样拉着我的。”

    赫连肆微顿,抬起手握住儿子的小小手……

    “呵……”俞桑婉忍不住笑了,终究是父子啊,怎么会真的成仇人呢?

    只是,明明是看着这样温馨的画面,怎么她竟然想哭?

    前方的路上,有赫连圩的人过来。

    “俞记者,老总统先生有请。”

    “嗯。”俞桑婉点点头,“我现在跟你们去。”

    ……

    还是在书房里。

    俞桑婉先开了口,“赫连先生,我……不能带走小馒头吗?”

    “哎。”赫连圩叹息,“我理解,分开你们母子实在残忍!但是,清明是阿肆唯一的儿子……你觉得,你们这样分开以后,他还会有别的儿子吗?”

    俞桑婉双手攥紧,她是舍不得离开小馒头……可是,她一样无法看着丈夫后继无人。

    “桃桃。”赫连圩拧眉,沉声道,“我答应你,阿肆之后,清明会是这个帝国的继承人……你的儿子独一无二,他,也是我的心肝宝贝!他有你这样的母亲,我相信这孩子一定是人中龙凤。”

    俞桑婉嗓子眼堵得厉害,心尖上也一阵阵的抽痛。

    “那,您打算让我去哪儿?”

    赫连圩不由多看了她一眼,果真是冰雪聪明、蕙质兰心,只可惜……两家这样的关系……

    他突然朝着俞桑婉躬身,鞠了个躬,“桃桃,我替阿肆、赫连家谢谢你!没能有你,是赫连家没福气……”

    “赫连先生!”俞桑婉忙扶住他,“您不要这样,我承受不起!”

    赫连圩两眼浑浊,“好孩子,你好好去……希望我们此生,还有淤见面的机会。”

    俞桑婉怔忪,此生再见?真的还有可能吗?rz90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