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9章 我不要你是我爸爸

    进了玄关,俞桑婉拍了拍脸。

    她必须收起所有情绪,不能带给丈夫和孩子。

    想到以后……俞桑婉挽起了袖子走向厨房。

    “俞记者。”厨子见到她,立即恭敬的站在一边,“您有什么需要吗?需要拿食谱您看一看吗?”

    “不用了。”俞桑婉笑笑,拿过围裙系上,“晚饭我来做。”

    “这……”厨子犹疑了一下,“是,您请……有任何需要,请吩咐。”

    俞桑婉笑着,点点头没说话。

    她并不需要,给他们父子做一顿饭……哪里需要什么帮忙?对一个女人来说,让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吃饱、吃好,是最基本的。

    俞桑婉是做惯家务的,虽然这些年她在傅家已经没有那么辛苦,但却没有手生。

    “妈妈!”

    小馒头清亮、稚嫩的嗓音响起,她已经做好了一桌子饭菜。

    一转身,餐厅门口赫连肆抱着小馒头站在那里。

    俞桑婉强忍着要往外涌的泪水,“一起回来的?”

    “不是。”赫连肆摇摇头,“在门口遇到的。”

    “嗯。”俞桑婉朝小馒头招招手,“小馒头,下来去洗手……阿肆,你换件衣服来吃饭,今天的饭菜是我做的——你有很多年没尝过我的手艺了,还记得吗?”

    赫连肆勾唇,“虽然不记得,但一定很美味……我去换衣服。”

    ……

    “好香啊!”小馒头不够高,直接站在了椅子上,筷子拿的还不够稳,“妈妈,我要吃肉!”

    “好,给你夹多多的。”

    赫连肆话一贯不多,此刻更是安静的看着他们母子……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原来妻子、孩子在一起,就是这样?明明没有什么特别,可是一股热流却从鼻根往上涌!

    这个时候,他又想到了赫连霜……

    现实很难,但是……总会想到办法的。

    “你也吃啊!”俞桑婉给他夹菜,乜了他一眼,“怎么,你也和小馒头一样,需要我照顾吗?你是孩子吗?”

    赫连肆默了默,竟然点点头,“嗯,我是、也需要你照顾,妈妈……”

    “……”俞桑婉一怔,眼泪差点就要涌出来!

    双手死死攥紧,怎么办?她要走了!谨轩怎么办?

    饭后,俞桑婉喂小馒头吃水果,“啊,小老虎……吃完饭,要吃水果,张嘴。”

    “啊……”小馒头在妈妈怀里打滚,一张馒头一样鼓鼓的脸上,五官像极了父亲。

    俞桑婉低头看着儿子,再看看坐在一边翻看着平板的丈夫,抿了抿嘴,“小馒头,你……想爸爸吗?”

    “嗯?”小馒头一怔,抬头看看妈妈,又低下头。小家伙不明白,妈妈怎么好好的又说起爸爸了?爸爸早就过世了,奶奶也一直不让他们祭拜爸爸……从小没有父亲,是小家伙心里的一个结!

    赫连肆也放下了平板,看向妻儿。

    许久,他才摇摇头,“不想。”

    俞桑婉抬眸看看赫连肆,朝他点点头,赫连肆明白了……突然紧张起来。

    “小馒头,如果……妈妈现在带你去见爸爸,你愿意去吗?”

    小馒头蓦地的抬头,一脸茫然,“现在吗?奶奶答应我们去祭拜爸爸了吗?”

    赫连肆更紧张了,嘴巴里都是干的。

    俞桑婉抱住儿子,在他额头上轻吻了下,“陆先生,其实呢……爸爸没有过世。”

    “……”小馒头酷似父亲的眼睛眨呀眨,“什么意思?是没有死的意思吗?”

    俞桑婉看了眼丈夫,哽咽着点头,“嗯。”rz90

    “那怎么行?”小馒头一下子蹦了起来,“爸爸没有死,怎么可以躺在地底下呢?他不会闷吗?这要怎么办?妈妈,我们要去把爸爸救上来吗?”

    “清明!”俞桑婉心疼的抱住儿子,“不是这样,听妈妈说,爸爸没有躺在地底下,爸爸……他活的好好的,和我们一样。”

    “……”

    小馒头怔住,定定的看着妈妈,无法消化她话里的意思。

    俞桑婉眼眶一红,面对儿子,她真是难以启齿。“清明,是这样……妈妈……”

    她尝试了几次,都很难开口。

    赫连肆轻叹着,走过来,将他们母子抱住。

    “清明,妈妈的意思是,爸爸很好……和你们一样,生活在这个世上,他是活生生的,可以陪清明写功课、玩耍……”

    “那为什么?!”

    小馒头突然大喊一声,发出质问,“那到底为什么?!”

    他的反应,比两位父母预期的都要强烈,而且没有想到他首先问的会是这个问题。

    “小馒头……”俞桑婉显然有些急了。

    可是,小馒头眼睛红了,眼泪唰的一下流下来,“爸爸好好的,那是为什么,不要妈妈、不要清明!?”

    “小馒头,不是这样……”俞桑婉心疼儿子,急于解释,“爸爸病了,虽然身体好好的,可是……脑袋受伤了,以前的事情,他都不记得了,所以……他没法来找妈妈和小馒头……”

    小馒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小家伙也是太聪明!

    他哭喊着摇头,“不要!爸爸受伤了,人好好的,可是忘了妈妈和小馒头!他不记得我们了,我们是他的宝贝,可是他却不记得了!哇哇……”

    赫连肆鼻根一酸,沁出泪水来。

    儿子说的,正是他长久以来压抑在心底的愧疚。

    他倏地的蹲下去,将小馒头抱住,“对不起,清明……爸爸不是故意的,爸爸没有想过要忘记你和妈妈……但是,爸爸错了,爸爸让你惩罚,好不好?”

    “……”

    小馒头顿了一下,眼泪挂在脸颊上,“爸爸?”

    赫连肆薄唇轻启,感觉这一刻,脖子上的脑袋似有千金重。他极缓的点点头,“是,我是爸爸!”

    “呃……”小馒头抽泣一声,猛地推开赫连肆。

    “小馒头!”

    猝不及防,小馒头拔腿就要跑。

    他稚嫩而倔强的模样,让父母无从招架,“不要!我不要你是我爸爸!你是总统先生!你骗我!”

    “没有,清明……爸爸没有骗你,我真的是爸爸!”面对儿子,赫连肆的无力感无边蔓延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