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8章 难的是没的选择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向前方。

    前方,有拐杖落地的声音。

    赫连肆一怔,喉结下意识的滚了滚……是赫连圩!

    “哼。”

    赫连圩走了过来,环视了一圈四周,视线落在了赫连肆身上。冷冷的摇摇头,“你,跟我来!”

    赫连肆心头一沉,预感很不好。

    他握了握俞桑婉的手,俞桑婉用力的回握了他,用嘴型对他说着,“我没事。”

    但他们彼此都清楚,赫连圩回来,是不是真的没事?

    只怕……

    书房里。

    “咳咳。”赫连圩捂着嘴巴,咳了两声,“你,是不是看我老了,现在要一手遮天了?”

    赫连肆蹙眉,“不敢。”

    “哼。”赫连圩冷笑,“你是我养大的,你在想什么我能不清楚?赫连肆,有件事,需要我提醒你吗?不管你是怎么成为的赫连肆,现在的你,也只能继续下去!”

    赫连肆一顿,默然……这一点,他自然清楚。

    赫连圩连咳了几声,口气缓和下来。“阿肆啊,你妈不容易……她变成这样,不是她自己想的。你父亲当年背叛她,她还是一样把那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养!”

    他顿了顿,叹道,“只是,没有想到,他们还一直有来往!这种屈辱,换成哪个女人,都是接受不了的,你……是她唯一的希望了!知道她为了你,花了多少心血吗?”

    “……”赫连肆沉默,他想不起来,但是能够想象和理解。rz90

    赫连圩补充道,“她就是有千万个不是,她也是你的母亲,做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你好!她希望你能够活的比任何人都优秀,她希望你能够成为人上人!”

    赫连肆敛眉,依旧沉默。

    “哎。”赫连圩只好明示,“那个俞桑婉,你们分开吧!你母亲这病,我已经问过了,恐怕是好不了了……你要看她永远活的战战兢兢吗?这世上,女人好找,但生你的母亲,只有一个!”

    赫连肆心头一紧,薄唇张了张,他想说……这世上,婉婉也只有一个!

    纵使以后遇到再多的人,也都不是婉婉……

    “哎……”赫连圩知道,他一时还不能想通,朝他挥了挥手,“去吧!我找了医生来,正在给你母亲做治疗,你去看看吧!”

    “嗯。”赫连肆微一颔首,退出了书房。

    从书房出来,赫连肆脚下步子一转,去了赫连霜的房间。

    房间里,新来的专家正在给赫连霜做治疗。

    “你还能记得什么?”医生手上拿着简单的图片,一一问着她。

    赫连肆站在门口,往里看,能看到那些图片,都是一些衣服、鞋子、书包、糕点……

    “嗯……”赫连霜歪着脑袋,笑了,“认得,宝宝的校服、雨靴、小书包……”

    宝宝……这个宝宝,指的还能有谁?

    赫连肆眼眶一热,推开门缓缓走了进去。

    医生又拿起一些简单的东西,给她看,其中就有一把尺子……

    “啊!”赫连霜一惊,突然将刚刚进来的赫连肆护住,“不要、不要打……”

    赫连肆一惊,低头看着母亲,“怎么了?”

    赫连霜摇着头,小声说道,“你是不是犯错了?老师现在要打你手板?不怕、不怕,妈妈保护你……”

    专家一怔,微笑着把手上的尺子放下了。

    赫连肆眼眶酸的更厉害了,轻轻拥住赫连霜。

    书房里,电脑开着——

    屏幕上,正是赫连霜房间里的情况。

    “看到了?”赫连圩和俞桑婉并肩站立,赫连圩指指里面。

    俞桑婉不说话,只是视线未曾移开,垂下的双手也慢慢握紧。

    “你,其实很不错。”赫连圩叹道,上下打量着她,“当年,我知道阿肆看中的是你,我是很满意的……要说圣都名媛里,也都没有能胜过你的。”

    俞桑婉嗓子眼发硬,因为她明白,赫连圩的话没说完。

    “但是……”果然,赫连圩话锋一转,“我能选择吗?我的女儿做错了,但她还是我的女儿。有些时候,困难的不是我们该怎么选择,而是,我们根本没有的选择。孩子,你懂吗?”

    俞桑婉默然,她是明白了……其实,这些天,她也依稀有这种感觉,谨轩很为难。

    她只是一味的相信,最好的方式,就是陪在他身边!

    却没有想到,赫连霜的状况,会糟糕到这种程度!

    “哎……”赫连圩叹道,“你是个好孩子,我的话只到这里……我不逼你做选择,因为,我相信你!”

    他站了起来,抬起手轻轻落在俞桑婉脑袋上,“桃桃,对吗?”

    “嗯。”俞桑婉哽咽着点头。

    “呵。”赫连圩轻笑,“你不记得我了,小时候,谨轩背着你,一脸严肃的告诉我……外公,我要娶这个丫头——我的外孙选中的小新娘,怎么会错呢?是外公,对不起你!是赫连家,对不起你!”

    “……”

    俞桑婉泪眼朦胧,哽咽着摇头,“外公,桃桃明白了,桃桃不会让谨轩为难。”

    离开他,纵然难过,但是……这样让他夹于母亲和爱人之间,也同样是种折磨!

    她一躬身,“桃桃出去了。”

    “哎,好。”

    ——

    与此同时,陈柯已经被包围。

    房门被踹开,陈柯讶异,“你们干什么?”

    那些人根本不说话,齐齐上前来,“带走!”

    “你们到底干什么?”陈柯挣扎,但终究抵不过他们人多,“谁让你们来的?你们要带我……唔……”

    嘴巴被蒙住,拖着出了院子,迅速塞进了车子里。

    陈柯被绑住手脚,愤恨的瞪着前座上的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人是观潮的人!难道,就在他准备忘记过去的时候,赫连肆后悔了吗?似乎不太可能,但是……不是赫连肆又是谁?还有人能指使的了这些人?

    他不断挣扎着,也有着恐惧,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但是,挣扎只是徒劳……

    赫连肆……陈柯咬紧牙关,眼底有着愤恨,我是再一次信错了你吗?

    夜色浓重,车子距离观潮越来越远。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