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6章 绝对不是你

    秦梦舒拦着俞桑婉不让走,“怎么,你也会怕?我还以为,你不会有害怕的呢?刚才对着我,不是很厉害吗?”

    手上一用力,拽着俞桑婉,“走!”rz90

    “放手!”俞桑婉秀眉紧蹙,“秦梦舒,你到底存的什么心?”

    “我存什么心?”秦梦舒冷笑,“何必问呢?你和我还不是一样!都是想做赫连肆的女人!不要跟我说,你是为了他好,这话多假啊?听着就就虚伪!既然都是一样的目的,那么我们就看各自的本事了!”

    说着,已经拽着俞桑婉进了客厅。

    俞桑婉小腹隐隐作痛,根本使不上劲。

    客厅里,赫连霜见到俞桑婉尖叫声越发高亢,“啊!救命啊!”

    “阿姨……”俞桑婉慌了,她是见过这种情况的,“你不要怕,我是婉婉,我不会伤害你的。”

    秦梦舒在一旁看的直瞪眼,没想到啊!竟然这么精彩?

    “不!”赫连霜哆哆嗦嗦的,又扑通一下,整个人趴到了地上,一直朝着俞桑婉磕头,“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什么都不敢做了……你不要拿我的命!我不要!”

    “阿姨。”

    俞桑婉看的心酸,很是不忍,不管她以前做过什么,“你不要这样……”

    “呜呜……”赫连霜哭了起来,佝偻成一团,“你要什么?我都还给你!求你放过我,还有我的孩子!”

    不等俞桑婉说话,她又开始疯狂的撕扯自己的头发。

    “阿姨!”

    管家和下人在一旁看着也怵的慌,“大小姐……”

    秦梦舒吞了吞口水,不明就里,强自上前扶了赫连霜一把,“姐姐?”

    “啊……”赫连霜一把将她拉住,惊恐的眼底,有着明显的求助,”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

    秦梦舒得意的勾唇,拉住她的手,“好,姐姐你别怕!我在这里,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她一偏头,瞪着俞桑婉,“你还不走?还要留在这里继续刺激她吗?什么心肠,这么歹毒?”

    “……”俞桑婉一滞,反驳道,“秦梦舒,你给我闭嘴!怎么秦家会生了你这种搬弄是非的女儿?”

    她这么一大声,赫连霜再次受到惊吓,直往秦梦舒怀里钻,“啊……救命啊!她要我的命、要我的命!她来复仇了!”

    “别怕!”秦梦舒轻拍着她的肩膀,挑衅的看着俞桑婉,“哟,俞记者,好大声啊!底气这么足?不知道这个底气是谁给你的?你不是说,你一心都是为了姐姐好?”

    她顿了顿,“可是,我看着不是这样啊!你到底对姐姐做了什么?她这么怕你!”

    “呜呜……”赫连霜瑟瑟发抖,眼泪混成一团。

    秦梦舒越发得意,“你快走吧!”

    俞桑婉秀眉紧蹙,忍着气,只看着管家,“管家,我先走……你去请医生过来……”

    “慢着!”秦梦舒冷声道,“这里轮不到你说话!姐姐这么怕你,我怎么知道你的安排会不会有问题?管家……”

    管家蹙眉,突兀的说到,“秦小姐,您不了解情况,您还是听俞记者的……否则,总统回来,我们谁都承担不起责任!总统吩咐过,内院一切事务,都听从俞记者的。”

    “……”秦梦舒一怔,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说等着她。

    登时气的她咬牙启齿,只能作罢,“那……好!但是,俞桑婉,你人不能待在这里!”

    “哼。”俞桑婉摇头轻笑,“我自己会看着办!管家?”

    “是。”管家躬身,“俞记者您放心,属下一定安排妥当!”

    ——

    赫连肆回来时,俞桑婉正在院子里等着他。

    “阿肆。”

    赫连肆握住她的手,“我听说了一些,委屈你了。”

    “没事。”俞桑婉摇摇头,皱着眉,“我只是担心阿姨的情况……她这样下去,精神憔悴、身体也会越来越不好。”

    赫连肆怔住,不由感慨……如果不是两家的恩怨,他们该是多好的一对?像婉婉这样的妻子,他还能再遇到第二个吗?

    “走,去看看……”赫连肆手上一顿,回头疑惑的看着俞桑婉,“怎么了?”

    俞桑婉笑笑,“你自己去,我就不去了,我在外面等你。”

    “婉婉?”赫连肆心疼,她这样懂事、大度。

    “别这样。”俞桑婉轻轻抱了抱他,“我不委屈,阿姨这样……她自己也不想的,说到底,她是可怜人。”

    赫连肆哽咽,点点头,“好,等我。”

    “嗯。”

    一进房间,就看到秦梦舒。

    “阿肆!”秦梦舒邀功一样,讨好的看着赫连肆,“刚喂过阿姨吃东西了,一会儿要吃药了。”

    赫连肆不说话,只看着桌上空了的盘子,压抑着心中的怒火,指指门口,“出去!”

    “嗯?”秦梦舒一怔,“什么?”

    “我让你出去!”赫连肆低吼。

    秦梦舒毕竟是个千金,此刻有些绷住了,抱怨道,“你是被那个小寡妇迷住了吗?我做错了什么?我一直在照顾姐姐,你不说声谢,还赶我走?赫连肆你……”

    “闭嘴!”

    赫连肆厉声吼道,“不要叫她小寡妇!”

    要知道,‘小寡妇’这个称呼,是因为他……是他最最对不起婉婉的地方!

    “……”秦梦舒吓得一震,“我怎么了?你凶我!”

    “呼!”赫连肆长吐口气,指指空了的餐盘,又指指赫连霜,“她病了,你不知道吗?她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跟个孩子一样!她要吃,你就喂?你以为,这是对她好?”

    秦梦舒惊愕,沉默了。

    “秦梦舒,不要为了我讨好我,装作对她好!我要的是真正理解我、把我的家人当自己家人的妻子,而你……绝对不是!”

    赫连肆毫不留情的拆穿她,“离开这里,我不需要演员!我已经很累,不想花费心思在其他事上!谢谢,请你走!”

    秦梦舒脸上挂不住,一咬牙跑了出去。

    “好,走就走!”

    一跑出去,看到俞桑婉在院子里。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吼道,“俞桑婉,你不要得意!我们没完!”

    俞桑婉微怔,谨轩这是……把人赶出来了?她不由抿唇,就知道,谨轩那么挑剔,哪里那么容易花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