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5章你要不要脸

    醒来时,赫连肆已经起走过了。

    “谨轩?”

    俞桑婉撑着胳膊起来,觉得身上懒懒的。手机里有条信息,是他出门时发的。

    ——看你睡的很香,就没叫醒你,没什么事你就不用过来了……好好照顾自己、照顾家里。

    “……”

    俞桑婉抿嘴,笑了。

    收拾好,先把小馒头交给老师带去上课,俞桑婉才去了赫连霜的院子。

    赫连霜吃了药,一直睡的迷迷糊糊。

    鉴于赫连霜现在见到她比较激动,俞桑婉不敢去惊扰她,只在楼下待着。

    “俞记者。”管家忙着来汇报情况。

    “嗯。”俞桑婉事无巨细的一一问过,指着餐盘,“要送上去的吗?”

    “是。”

    俞桑婉走上前,拿勺子尝了尝,皱眉道,“有点咸,家里的厨子熬的?”

    “不……”管家刚说了一个字。

    就被人打断了,“不是!是我带来的。”

    俞桑婉一怔,抬头一看,是秦梦舒。她下意识的蹙眉,这人怎么又来了?还真把观潮当自己家了?

    “秦小姐。”俞桑婉勾唇,面上保持着风度,“很抱歉啊!你来了应该招待你的,不过……最近家里有病人,实在是无暇顾及……”

    “你……”秦梦舒没想到她会用这种口气,脸色僵了僵,“俞记者客气了,我不是客人……自然用不着招待。”

    嗯?俞桑婉怔忪,觉得好笑。

    她也不想多做纠缠,直接将餐盘里的汤拿了下来,问着管家,“厨房里有熬汤吗?”

    “有的。”管家忙点头,“厨房里一直都有备着的。”

    “好……”俞桑婉挽起袖子,走过去,“盛一碗,换上——”

    秦梦舒看的两眼发直,气的不行,“俞桑婉,你什么意思?”

    俞桑婉摇摇头,懒得和无关紧要的人解释,“秦小姐,你今天要是来送汤的,那么……你的好意我收到了,谢谢,以后不用费心了——需要派车送你吗?”

    “你!”

    秦梦舒气的上前一把拉住俞桑婉,俞桑婉的手一抖,差点把刚盛好的汤洒了,。

    “秦梦舒!”俞桑婉蹙眉,恼了。

    “你还瞪我?”秦梦舒指着自己的汤,十足命令的口吻,“把我的汤放回去!今天,姐姐必须喝我的汤!”

    “哼。”俞桑婉勾唇,轻笑,“姐姐?”

    “怎么了?”秦梦舒微抬着下颌,“你不知道吗?我一直是这么叫的!阿肆的姐姐,不就是我的姐姐?”

    俞桑婉失笑,这女人真自觉!可怜,她连赫连肆真正的身份都不知道!但是,她此刻在意的却不是这一点。

    “秦小姐,好,你口口声声叫姐姐。”俞桑婉把她的汤推到她面前,“你自己尝一尝吧!赫连大小姐血压高,这么咸的汤……她是喝不了的,这就是你对她的关心和好意?”

    秦梦舒一滞,“我……”

    她昂了昂脖子,“我怎么会知道这些?我又不是营养师!”

    “对。”俞桑婉觉得很疲倦,“所以,我不是谢谢你的好意了吗?如果你是故意的,你觉得我还会对你这么客气?”

    她这一副女主人的姿态,要秦梦舒怎么接受?

    “喂!”秦梦舒一扬眉,还是不饶过她,“俞桑婉,你凭什么这么跟我说话?你真把自己当成……”

    “对。”俞桑婉点点头,吩咐管家,“快送上去,不要让大小姐饿着。”

    “是。”管家端起餐盘,匆匆走了。

    秦梦舒越看越生气,“他们怎么这么听你的话?俞桑婉,你不要太过分!”

    “哎。”俞桑婉身上很懒,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难缠,“秦梦舒,你还不明白吗?我之所以这么嚣张,当然了……在你看来嚣张……那是因为,有人宠着我、纵容我这么做!”

    “……”秦梦舒一怔,这个人是谁,不用问也知道了。

    只是,她不明白其中的缘故,“为什么?你一个寡妇、还带着拖油瓶!甚至,是他的外甥媳妇!你要不要脸啊?”

    “哼。”俞桑婉懒得和她解释,轻笑着摇摇头,“这句话,该我问你!”

    秦梦舒错愕,“什么?你敢这么说我?”

    “没有什么不敢的。”俞桑婉无所谓的摇摇头,“我真的不想办你!看在秦家的面子上,秦小姐……好自为之。”

    秦梦舒完全怔住,没有想到俞桑婉这么不好对付。

    ——

    秦梦舒在外廊上打电话,“哥,怎么办?我们都小看那个俞桑婉了!那个俞桑婉好厉害啊!根本不像外表看着那么柔弱……也是,傅宪林的女儿,能简单了吗?”

    “哼。”秦少驹冷笑,“你真是一点用没有!好事做不来,连闹事也不会?”

    “我要怎么做?”

    秦少驹提醒她,“动不了俞桑婉,就动赫连霜,懂了吗?”

    “……噢。”

    秦梦舒似懂非懂的挂上电话,眼珠子不停的转动。

    楼上,有动静……似乎是赫连霜下来了。

    俞桑婉见状,忙吩咐管家,“我先走了……大小姐有什么不好,立即通知我。”

    “是。”

    秦梦舒见到这一幕,很是疑惑……为什么俞桑婉急着要走?等等……她想起来了,好像前几次,就有这种情况!赫连霜似乎很怕俞桑婉!为什么?这其中有什么缘故?

    现在不是深究的时候!

    不是要闹事吗?她有办法了!

    计上心头,秦梦舒疾步上前,拦住了俞桑婉。

    “俞记者,你要去哪儿啊?”

    俞桑婉蹙眉,“你还没走?”

    秦梦舒笑而不答,“哎,姐姐醒了,俞记者你不去看看吗?”

    俞桑婉心里发急,怕刺激着赫连霜,“你快让开!”

    “哎……”秦梦舒拦住她不放,还朝里面喊着,“姐姐,你下来了啊!我来看你了……不只我,还有俞记者!”

    赫连霜一听俞记者,整个人都僵住了。

    蓦地,抬起手捂住耳朵,尖叫起来,“啊!”

    “……”秦梦舒一喜,原来竟然有这样的效果!

    俞桑婉恨的咬牙,“秦梦舒!”

    秦梦舒轻笑,“原来,姐姐是你因为才病的啊?俞桑婉,你得意什么?你完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