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4章 精神错乱

    观潮,楼上。

    “妈,你告诉我……傅明珠是你抓去的吗?”赫连肆拉着赫连霜,想从她口中得到答案。

    岂料,赫连霜一听到傅明珠三个字,立即蹦了起来。

    “啊!救命啊!放过我、放过我……”

    她这样恐慌的样子,让赫连肆看了不忍。要知道,赫连霜这一辈子,一直都是趾高气昂的,和曾经见过她这样惧怕什么?

    “妈,妈……你冷静点,看着我,我是阿肆。”赫连肆搭住她的肩膀,朝外吼了一声,“医生怎么还没来?!”

    蓦地,赫连霜抬头,看到了站在一旁的俞桑婉。

    情绪更加激动起来,“你、你……”

    俞桑婉不明所以,“阿姨,我?”

    “啊!”赫连霜突然扑通一下,跪倒在她面前,双手放在地上,不住的哆嗦,“求求你、你不要伤害我!我知道错了,我对不起你!但是我没有打你……你放过我!放过我!”

    赫连肆和俞桑婉面面相觑,赫连霜她……这是?!

    “阿姨!”

    俞桑婉忙弯下腰,跪在地上,想要拉她起来,“你怎么了?我是婉婉啊!”

    “不、不要!”赫连霜像是触电一般,猛地弹开了!“不要、不要打我!”

    俞桑婉惊愕,“阿姨,你把我当成谁了?我没有要打你!”

    “妈!”赫连肆赶紧上前,将母亲拉起来,“妈你看清楚,她是婉婉,是我的妻子……她很孝顺,不会伤害你!”

    “不……”赫连霜完全听不进去,蜷缩在儿子怀里,哆哆嗦嗦,“阿肆,她是傅明珠啊!傅明珠是你爸的情妇!我……我让傅家家破人亡!傅明珠没有死,她找回来了!复仇来了!”

    赫连肆愣住,这些事,这么多年了,他都不知道。

    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被她一下子倒了出来!

    “妈,她不是傅明珠,她是婉婉……”赫连肆看了看俞桑婉,婉婉何其无辜?而他……又何其无辜?!

    “不!”赫连霜拼命摇着头,以为有儿子撑腰,神秘兮兮的说到,“她就是傅明珠!她还和以前一样,那么年轻!她就是个狐狸精!不然,你爸爸怎么会被勾引?我认得她,化成灰都认得!”

    母亲这样,赫连肆觉得既心酸又无奈。

    房门被推开,医生进来了。

    “快!”

    “是!”

    ——

    赫连霜总算安静下来,但是情况却并不好。

    “说吧,怎么样?”外间,赫连肆问着医生。

    “哎。”医生叹息着,“总统,大小姐的情况……精神已经错乱、失常……”

    赫连肆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乌云罩顶。

    俞桑婉下意识的拉住他,怎么办?这样的谨轩,让她好心疼。

    赫连肆沉默了好半天,才勉强消化了这个事实,“那……要怎么治?”

    “这个……”医生叹息着,“药物配合心理疏导,还是那句话……不要再让她受刺激了。前两天,看情况还好,只是有些偏激的迹象……怎么突然一下子紧进展的这么快?是受了很大的刺激吗?”

    赫连肆和俞桑婉都沉默了……

    前夫因为情妇质问自己,这对赫连霜来说,无疑是最大的刺激了!

    赫连肆想起陆宇森,不由暗自攥紧了拳头。好歹夫妻一场,怎么竟然冷血至此?

    “属下告退。”

    俞桑婉开门送医生出去,却看到了陈柯站在门外。

    “陈柯?”

    陈柯点点头,往里看了一眼,“我能进去看看她吗?”

    俞桑婉回头看看赫连肆,赫连肆点点头,“进来吧!不过,阿姨她睡着了……”

    “嗯。”陈柯迈步进去,“我知道,我只是想看一看,知道她没事就行了。”

    里间,赫连肆和陈柯并排站着。

    赫连霜睡着了,但是睡的不安稳,脑门上总是冒出汗来。

    俞桑婉拿着毛巾出来,准备给她擦一擦。

    “我来。”陈柯抬起手,将毛巾接过。

    赫连肆和俞桑婉都是一怔,看着他。

    陈柯的动作很小心,擦拭的样子很温柔。

    赫连肆蹙眉,突然想到……陈柯很可能不是赫连霜的儿子,而是傅明珠的儿子!如果是这样,陈柯……又会怎样?

    “你……”赫连肆薄唇轻启,“倒是很细心。”

    “呵。”陈柯笑了,摇摇头,“我虽然不懂你们为什么要扔了我……可是,我最幸福的时光,都在12岁以前了!你们是我的家人,我是既恨又爱,没有的选择的。”

    赫连肆的记忆一片空白,无法体会他的感受。

    “大哥。”

    蓦地,陈柯突然这样叫了一声。

    “……”赫连肆顿了顿,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叫他,“嗯。”

    答应的时候,嗓子眼好像黏在了一起。

    陈柯叫过这一声,又朝着床上的人轻轻唤道,“妈……”

    赫连肆偏过脸,眼睛里有一点潮湿。

    俞桑婉蓦地捂住了嘴巴……

    陈柯扯了扯嘴角,“大哥,听说,你当年没有扔下我——”

    他突然抬起头来,看向赫连肆,“大嫂说,你一直在找我!”

    没有等到赫连肆说话,陈柯又说,“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在我不肯回家的日子,我的大哥……也许一直在等我回家!”

    “……”赫连肆沉默着点点头。

    “大哥。”陈柯突然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昱轩,回家了!”

    赫连肆错愕,看着陈柯,许久没有动一动……

    俞桑婉捂住嘴巴,眼泪掉下来……

    ——

    夜很深了。

    俞桑婉和赫连肆才有空躺下来,赫连肆把人往怀里拢了拢,“累吗?”

    “还好。”俞桑婉靠在他胸膛上,闻到他的气息,觉得很安心。rz90

    “婉婉,我们两家……”

    赫连肆才一开口,就被俞桑婉捂住了嘴巴。

    “嗯?”赫连肆疑惑的看着她。

    “不要说我不爱听的。”俞桑婉嘟着嘴,“我不会因为这个和你分开,你会吗?”

    赫连肆释然,笑了,“不会。”

    俞桑婉扬唇,彼此相视而笑。

    是啊,既然都不会……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

    赫连肆把人抱紧,“睡吧!辛苦了,这么忙。”

    “嗯。”俞桑婉牢牢圈住他,是啊!未来还很辛苦,他们不能抱怨、只有相互扶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