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2章 一颗棋子

    “桃桃……”

    “叔叔,别说了!拜托快找人要紧!”

    “……好。”terq

    ——

    陆宇森打了电话给唐越泽,吩咐他找赫连霜的事。

    这边才交待好,那边傅宪林的电话也进来了。

    “喂,傅先生。”陆宇森蹙眉,有种不好的预感。

    “明珠这几天都没有回来,电话也联系不上!”傅宪林口气焦急,“她住的地方也找了,没人……又找去酒店……房间没退,但人没在——明珠会不会出什么事?”

    “什么?”

    陆宇森一听,头皮都要炸开了!

    刚得到消息,说是赫连霜不见了,转头傅明珠就下落不明?这两件事发生的也未免太巧了。

    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难道……傅明珠的失踪,和赫连霜有关系?以赫连霜的为人,实在不能让人不这么想!

    “傅先生别着急,我来想办法!”

    挂上电话,陆宇森攥紧手机,咬牙恨到,“赫连霜,要是你抓走的傅明珠,看我这一次还会不会饶过你!”

    观潮。

    “婉婉!”

    赫连肆得到消息,匆匆赶来。

    “阿肆!”俞桑婉抱歉的低着头,“对不起,我没看好阿姨……”

    她的手都是冰凉的,可见是真的担心。

    “你是对不起我。”赫连肆沉着脸。

    “……”俞桑婉一怔,心往下沉。

    “手怎么这么凉?”赫连肆蹙眉,“你要我担心你们两个吗?”

    “阿肆。”俞桑婉惭愧,“阿姨就那么跑出去,太快了……根本拦不住!”

    “嗯。”赫连肆点点头,“这是观潮,她从小在这长大,每个犄角旮旯她最熟悉!就算是警卫兵,也都是几年一换……没有她更了解。你做的很好,我现在担心……”

    俞桑婉接到,“是你们陆家出面,越泽办事你放心,他会很小心。”

    “……”赫连肆眉头紧锁,没有说话。

    俞桑婉知道,他是想到了陆宇森——那个占据了他父亲身份,却在他的记忆里一片空白的人!

    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紧紧握住他的手。

    ——

    “来,吃点东西……”

    车上,秦梦舒拿了点吃的给赫连霜,这才下了车,上了后面一辆。

    后面的车上,秦少驹正坐着。

    秦梦舒皱着眉,口气不怎么好,“哥,你让我把人弄这来干什么?她现在不太正常……要是出了什么事,阿肆更不会看我了!”

    “嘁!”秦少驹哂笑,“傻妹妹,你还想不想当总统夫人了?”

    “想,当然想……”秦梦舒瘪嘴,“你这不明知故问吗?”

    秦少驹咂嘴,“那就行!哥教你一点……别管怎么达到的目的,最终能达到目的就行!懂了吗?”

    “……”秦梦舒似懂非懂,但当上总统夫人这一点,太诱惑了!她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哥,你到底要把赫连霜怎么样?你看她那样,实话告诉你……她好像,疯了!”

    “嘁!”

    秦少驹哂笑,“疯了更好!你别管了……先让人送你回家,这几天老实在家待着。”

    “……噢。”

    送走秦梦舒,秦少驹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阴森和暗沉……

    “走!”

    “是。”

    车子徐徐开走,到的地方……竟然是陆家的一处私产。

    大门开开,秦少驹没费任何力气,就进去了……这里显然已经被他买通。

    进到里面,秦少驹看到一个人,扬起了唇角,“宫先生,久违了!”

    站在他面前,许久不见的人,正是宫鸿鸣!

    “哼。”宫鸿鸣冷笑,“少说这些场面话……人呢?”

    “在车上,傅明珠呢?”

    “里面。”

    “嗯。”秦少驹微一颔首。

    宫鸿鸣拉住他,“你想要干什么?”

    “嘁。”秦少驹笑,“我想要干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看着赫连霜,就不想做点什么?要不是她,你不会坐牢!傅宪林应该恨的人,根本不是你!你啊,不过是被赫连霜戏耍的一颗棋子罢了!”

    说到这里,宫鸿鸣脸色阴沉。

    刚好秦少驹的人绑着赫连霜进来了,宫鸿鸣一见到她,双眸立即赤红,很不能立即上前撕了她!

    “玛德,这个女人……我现在就去弄死她!”

    “哎……”秦少驹忙拦了他一把,“不要这么冲动。”

    “干什么?”宫鸿鸣不解,“你找我来,不就是这个目的吗?”

    “是。”秦少驹浅笑,点点头,“但是,现在还不到弄死他们的时候……傅明珠不是也在吗?你坐牢这么多年……难道就预备让赫连霜这么痛快?你不想让她保守折磨?痛不欲生?”

    宫鸿鸣咬牙,“想、做梦都想!”

    “好!”秦少驹微一颔首,指指里面,“这几天就交给你了!你对赫连霜有多恨,就全数发泄在傅明珠身上!”

    “嗯?”宫鸿鸣不明白,“你小子,憋什么阴招?”

    “哼!”秦少驹冷笑,“宫鸿鸣,不是我说……即使我现在有什么阴招,你又能怎么样?对你来说,都是好处,不是吗?”

    宫鸿鸣一想,也确实如此,他反正什么都没有了。心一横,“好!但是,要怎么收场?”

    “到时间,我会通知你离开!”秦少驹一指四周,“这是陆家的地方,让我们演一出好戏,让他们好好看看!”

    ……

    秦少驹走了,宫鸿鸣走过去,面对着绑着的赫连霜和傅明珠,眼里只有仇恨。

    他走过去,一脚踢在赫连霜身上,赫连霜疼的嗷嗷直叫,“啊!疼啊!”

    宫鸿鸣双眸赤红,“疼?死八婆,你也有今天?今天我就让你疼死过去!”

    刚抬起腿,想起了秦少驹的话,蓦地,宫鸿鸣转向了傅明珠。这个人,就是陆宇森的二房了……正妻、二房都在一起,果真是有好戏看了!

    他奋力抬起腿,狠狠踢向傅明珠。

    “呃!”傅明珠被直接踹翻在地。

    宫鸿鸣恨意迸发出来,一把拎起她,扬手左右掌掴,‘啪啪’的脆响,傅明珠被蒙着眼、疼的要晕死过去,仅剩一点力气,“你是谁?到底要做什么?”

    宫鸿鸣没说话,许久才听见赫连霜的尖叫声,“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