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1章 那是他们的生母

    “陈柯!”俞桑婉慌忙拉住他。

    陈柯的手已经伤了,关节处磕破、渗出血来。

    “你这是干什么?你是小姑娘吗?真的要人哄着吗?”俞桑婉一着急,皱着眉口气也不好,“你不是小孩子了,你大哥对你好不好,你自己感觉不到?他这么纵容你闹,还要怎么样?还有,你和赫连霜一个病人置什么气?”

    陈柯怔忪,止住了动作。

    “哎。”

    俞桑婉叹息着,叫来管家,“把医药箱拿来。”

    “是。”

    陈柯还是一动不动,俞桑婉只能蹲在他面前,拿药棉给他清洗伤口。偶尔,他也会扯一扯嘴角、挑一挑眉。

    “疼吗?我轻点。”

    陈柯不由看向她,“赫连肆哪里这么好?他连名分都不能给你,以后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你还这样为他?”

    “嗯……”俞桑婉顿了顿,反问他,“你这么折腾,难道不是因为在意他吗?他好不好,相信你比我清楚……你虽然离家这么多年,但你们相处的时间,比我要长的多。”

    陈柯一怔,笑了,“他真是好福气,而我……什么都没有。”

    “不会。”俞桑婉轻轻替他上药,“你大哥很疼你,他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我遇见他的时候,他就是在找你,那时候还在东华——你丢掉的地方。”

    “……”

    陈柯猛地抬头,不敢相信,“是真的吗?”

    “当然。”俞桑婉点点头,把创可贴贴上,“他不爱说话,以前的事情记不得了……但是这一点却还是和以前一样。你要他对你说什么暖心的话,那真是难为他。”

    陈柯默了默,“可是,当年你……”

    “呵。”俞桑婉失笑,“还计较当年的事?我问你,你真的想和我在一起?你对我有那种感情吗?”

    陈柯语滞,不说话了。他和俞桑婉本就是相近的年纪,即使是当年也谈不上感情……更何况,已经隔了这么多年?

    “哎。”俞桑婉叹息着摇头,“珮珮……是个好女孩。”

    “……”陈柯猛抬头,“珮珮她……还好吗?”

    俞桑婉摇头,“这个我不帮你问,你要想知道,就从这里出去……自己去问她!男人要有男人的担当。你大哥以前常常告诉我,你丢的时候虽然才12岁,但是已经很聪明、能干了,怎么……这些年退步了?”

    陈柯垂眸,许久才开口,“我……知道了。”

    俞桑婉松了口气,其实陈柯的问题并不难处理……不管长辈们的纠葛是怎样,俩兄弟确实都是好的。

    蓦地,楼上传来一阵尖叫!

    “啊——”

    俞桑婉和陈柯都吓了一跳,慌忙站起来。

    只见赫连霜从楼上冲了下来,不管不顾的往外跑!

    “阿姨!”

    “妈!”

    赫连霜好像什么都没听见,直冲着玄关就跑了出去!

    “管家!”俞桑婉慌忙叫来管家,“快!大小姐跑出去了!”

    “啊?是!”管家连连点头,立即带着人追了出去。

    俞桑婉着急,也跟着往外跑。脚下一个不稳,崴到了。“哎哟!”terq

    “你没事吧?”陈柯忙扶了她一把。

    俞桑婉摇摇头,神色焦急,“阿姨最近很不对劲啊!她这样跑出去,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岂料,还真是被她一语成谶,给说中了!

    管家满头大汗匆匆忙忙过来报,“俞记者,大小姐不知道去哪里了?”

    “什么?”俞桑婉不能相信,“你们这么多人,追不到一个病人?”

    “哎……”管家愁眉苦脸,“您有所不知,大小姐从小在观潮长大……刚才又晚了一步,大小姐要是有心不让属下们找到,那还真是困难——”

    俞桑婉着急的扶额,怎么办?赫连霜现在这种状态,她能去哪儿啊?

    “翻!”俞桑婉低吼,划了一圈,“把整个观潮翻一遍,也要把大小姐给我翻出来!”

    “……是!”管家微微怔了一下,没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俞记者、果敢起来是这个样子的。

    陈柯蹙眉,“要是在观潮还好,如果不在呢?”

    俞桑婉心头一跳,这一点她也想到了,“这事不能大张旗鼓,事关赫连家家事……我来想办法。”

    ——

    墨趣书吧。

    陆宇森守在这里,已经很多天了。

    “先生,我们要打烊了。”

    陆宇森抬头看看四周,依旧没有等到人……看来今天又扑空了……

    对面的墙角里,傅明珠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怎么办?陆宇森一直守在这里,她是哪里也不敢去!

    没办法,看来还是得继续住酒店。

    一咬牙,转身要走。

    “哟!”前面站着一群人,对着傅明珠扬唇一笑,分明是不怀好意,“要去哪儿啊?”

    “我……”傅明珠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感觉到了危险,连连后退,“你们是什么人?想要怎么样?”

    “不用紧张。”其中一人指指不远处的车子,“我们少爷,想请傅小姐上车一叙!”

    叙?叙什么?傅明珠这些年活的太孤单,根本连朋友都没有。她惊慌的摇着头,“我不认识什么少爷,请放我走!”

    “哼!”那人一笑,手一抬,“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绑走!”

    “是!”

    “放开……唔……”傅明珠的嘴巴被一块手帕捂住,瞬时意识丧失,晕了过去。

    “抬走!”

    陆宇森从书店出来,手机在口袋里响起来。上面是个陌生号码……

    “喂?”

    “叔叔!”里面是俞桑婉焦急的声音,“我是桃桃!”

    “桃桃?”陆宇森颇为吃惊,“找我有事?”

    “叔叔,阿姨刚才从观潮跑了出去!这事我认为不好声张,能让陆家出面找吗?”

    陆宇森愣了一下,“她跑出去了?她又不是小孩子,而且……我和她已经没关系了……”

    “叔叔!”俞桑婉急道,“你不能这么说!阿姨精神不好,她变成今天这样,你并不是一点责任没有的!而且,她和你有两个孩子,你要想和她一点关系没有,这辈子都不可能!叔叔,你替谨轩、妃萱想想,那是他们的生母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