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0章 儿子还可以这么教

    清晨,俞桑婉和赫连肆交颈而卧着醒来。

    赫连肆二话没说,低头先吻了吻她。

    “嗯……”俞桑婉懒洋洋的,精神不怎么好。

    “很累?”赫连肆看着心疼,皱了皱眉,“今天上午,我就在办公室,没有外出活动……你累就不要去了。”

    俞桑婉本不想休息,不过身上确实不舒服,便没再推脱,“……嗯,好。”

    两个人腻歪在一起,还都不想起来。

    赫连肆低头吻着她,“我现在总算知道,什么叫做——**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terq

    “嗯?”俞桑婉一怔,笑着捶他,“乱讲什么?”

    “呵呵……”

    他们正笑着,笑声里却夹佑着哭声。

    “呜……”

    先是很小声的,压抑着的。

    后来,索杏放大了,“哇哇……”

    俞桑婉一惊,猛地推开赫连肆,这声音……不是她的宝贝儿子小馒头吗?

    坐起来一看,果然是小馒头站在床前。

    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趴在床尾,眼泪巴巴的看着父母,眼睛已经哭红了。

    “啊!”俞桑婉不明所以,吓了一跳,“小馒头,这是怎么了?”

    “哇哇……”小馒头见妈妈问了,更是有恃无恐,“妈妈,你怎么可以这样!”

    “啊?”俞桑婉被质问了,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妈妈怎么了?”

    小馒头抽泣着,指着赫连肆,“你怎么可以抱他?宝宝不是你最喜欢的吗?昨晚你不是陪着宝宝睡得吗?为什么……一睁眼妈妈就不见了,你是被他抢走了吗?”

    “呃……”

    俞桑婉看看赫连肆,这要怎么解释啊?

    赫连肆嘴角抽抽,这叫什么事?睡自己老婆,还要被儿子控诉?

    这小子,哭的就跟他是他情敌一样!

    “陆清明!”赫连肆微抬着下颌,指指门口,“快去找保姆洗漱。不然一会上课迟到了!”

    “哇哇……”小馒头一愣,哭的更大声了,“妈妈,他抢了你,还凶我!”

    小家伙委屈的往妈妈怀里钻,俞桑婉哭笑不得,“小馒头,事情不是这样……我和……”

    赫连肆不耐烦了,上来一把将儿子拎起来,朝外吼道,“管家!”

    “是……”管家低着头进来了。

    “把小少爷带走!”赫连肆皱眉,“吵死了!”

    “是。”

    “妈妈!”小馒头被管家抱走,可怜兮兮的不愿意,“妈妈抱!”

    俞桑婉看着不忍,“阿肆……”

    “别管!”赫连肆摇摇头,“管家带走!”

    “是!”

    小馒头见现状不能改变,也不哭了,握紧小拳头,冒出一句,“你不要得意!你现在抢走我妈妈……我会变得比你有本事,再把妈妈抢回来!”

    “噢?”赫连肆勾唇,眉目舒展开,“好啊!我等着。”

    小馒头一抹眼泪,“伯伯,我们走!”

    俞桑婉惊愕……这样,也可以?

    赫连肆轻笑,抱住她,“怎么样?是不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不一样了?”

    “是啊!”俞桑婉怔忪的点头,“原来……”

    “原来儿子还可以这么教。”赫连肆替她把话说完了。

    “嗯。”

    赫连肆低头抵着她的额头,“臭小子,不好好教怎么行?他现在看见我们在一起不高兴……以后啊,他就会明白,父母能抱在一起,是件多幸福的事情。”

    “……”俞桑婉怔住,抬眸看着他。

    他这话里,藏着多少辛酸?

    赫连霜和陆宇森没有感情……从小到大,他心里何曾好受?

    ——

    赫连肆走了,俞桑婉懒洋洋的起来洗漱。

    解了个小解,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底裤上沾了一点血迹。

    “啊!”

    俞桑婉吓了一跳,她是生过孩子的。当然清楚,怀孕初期流血是不好的征兆!

    “怎么回事?”俞桑婉蹙眉,小声嘀咕,“怎么会一点感觉也没有呢?怎么办?”

    这件事要不要告诉赫连肆?不行,他的烦心事已经够多了……要是知道孩子不好,不是更烦?

    为了不给赫连肆增添烦恼,俞桑婉自己去了趟医院。

    ……

    “怎么样?医生?”俞桑婉从检查室里出来。

    “有少许流血症状,最好是能休息……放宽心,不是很严重。”医生写着病例,“不是先兆流产,有部分孕妇是有这种情况,注意休息和养胎,还有情绪很重要,切忌劳心劳力。”

    俞桑婉松了口气,点点头,“是,我记住了。”

    “没事了,不用太担心。”

    从医院出来,俞桑婉算是放心了。但是要休息,这事得告诉谨轩……她虽然是二胎,也不能掉以轻心。

    回到观潮,俞桑婉往赫连霜的院子里走。

    虽然赫连霜不喜欢她,但她却不能不管她。

    走到院门口,就听见里面赫连霜尖利的喊声。

    “啊……走开啊!”

    俞桑婉心头一凛,这又是怎么了?难道宮雪妍又来刺激赫连霜了?

    想着,加快了步伐。

    可是进去一看,赫连霜却正在对陈柯拳打脚踢,那架势——简直是把陈柯往死里打!

    而陈柯呢?一动不动,任由她打!

    “陈柯!”俞桑婉惊愕,慌忙吩咐管家,“快拉开!没看见大小姐这么激动吗?”

    “是!”管家连连点头,“是陈记者不让我们上前的……我们也想拉开啊!”

    有下属帮忙,赫连霜和陈柯很快分开。

    “快,带大小姐上楼!”

    “是!”

    赫连霜被拖走,陈柯还保持原来跪在地上被赫连霜打的姿势……头脸都被抓破了,身上衣衫也是凌乱的。

    “陈柯?”

    俞桑婉叹息着,走过去,“起来吧?”

    陈柯没有动,俞桑婉以为他被打懵了,“你怎么样了?打的严重吗?叫医生来看看……”

    “呵……”陈柯头一偏笑了,“你知道吗?我想母亲这样打我!想了多少年?!”

    “……”俞桑婉一怔,手顿住了。

    陈柯脸上青紫,眼中闪烁着水光,“她打我不要紧,但是……为什么不认我?我是做错了什么?亲人都这样憎恨自己!”

    蓦地,他扬起拳头,狠狠砸在地板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