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39章 我记得我爱你

    “我看你们谁敢靠近我!”

    秦梦舒绝对不是好惹的,她身后的秦家,是支撑她这样肆意妄为的根源!

    下属们顿住了,又去看俞桑婉。

    俞桑婉的身份,从来没有说破……但下属们都不傻,赫连肆重视的是谁,都看得明白。

    “哼。”俞桑婉勾唇,样子很冷静,“秦小姐,我必须要提醒你……这里是观潮!还容不得你这样大吼大叫!”

    “啊……”赫连霜难受的捂着胸口,“气、喘不过来气……”

    俞桑婉心头一凛,上前两步,“看到了吗?她很不舒服!你要是对阿肆真的有感情,在这种时候,就应该真的为他的亲人考虑!”

    “我不管!”秦梦舒抵死拦住她,五官里充斥着不满,“这种功劳,我是不会给你抢走的!你也休想对着我指手画脚!让开……不许你靠近!”

    她手上一用力,竟然将俞桑婉推了一把。terq

    “……”俞桑婉脚下趔趄,退了好几步。

    幸而管家在她身后扶了一把,“俞记者,您没事吧?”

    “没事。”俞桑婉皱眉摇摇头,“大家听好了,秦小姐是客人,我们理应以礼相待……但是,她现在阻止大小姐就医,我、作为总统的发言人,现在郑重命令你们,拉开她!”

    “是!”

    有了她这话,下属们不再犹豫。

    秦梦舒被钳制住,气的五官扭曲,“俞桑婉!你敢这样对我?不要以为你们傅家很了不起,秦家也是一样得罪不起的!”

    “秦小姐。”俞桑婉丝毫没有惧意,淡笑着摇头。

    “你要是想让天下人知道,所谓的秦家大家闺秀就是这个样子……你不妨继续喊!再喊得大点声!明天一早,我就会让新闻部给秦家送一份大礼!我看看,你这个嫁入观潮当总统夫人的梦,还能不能醒!”

    “你……”

    秦梦舒脸色一僵,终究是被人拖了出去。

    房间里安静下来,俞桑婉舒了口气。

    她指指医生,“快进去吧!”

    “是。”

    医生进去了,但俞桑婉却从内室出来了。她怕,怕她的出现会让赫连霜激动。

    世上还有没有她这样的儿媳妇?既要担心婆婆的健康,又要小心翼翼的躲着她?

    坐在外间的沙发上,俞桑婉等着医生出来……

    “俞记者,大小姐用过药,现在睡着了。”

    “嗯。”俞桑婉点点头,“还有没有大碍?”

    “暂时无碍。”医生摇摇头,“大小姐的情况,就是不能再受刺激。”

    “好。”俞桑婉应着,用手抵着小腹,脸色有些发白。

    医生察觉到了,“俞记者,您脸色不好……是哪里不舒服吗?属下替您……”

    “不用了。”俞桑婉摇摇头,“我没事,大小姐的事情费心了……这几天你多辛苦。”

    “是,您客气,属下告退。”

    “嗯。”

    俞桑婉抵着小腹,心里明白是什么缘故。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是很乖巧,但是再乖巧的孩子也经不起人欺负……刚才秦梦舒那么一推,小家伙终于是发脾气了吧?

    身上突然犯懒,她坐在那里,怎么也不想动一动了。

    ——

    “婉婉!”

    赫连肆是跑着进来的,身上还带着微薄的酒意。

    “回来了?”俞桑婉想站起来,被他摁住了。

    赫连肆自自然然单膝跪在她面前,“别起来,我是客人还是领导?你还要起来欢迎一下?”

    “……”俞桑婉抿嘴笑,“都不是,喝得多吗?”

    “你检查一下?”赫连肆凑到她跟前。

    俞桑婉轻笑,“哈口气,我闻闻?”

    “好。”赫连肆答应着,单手扣住她的后脑勺,说好的哈气,变成了吻。

    舌尖上蹿起一股甜腻和辛辣交织的味道,空气里安静的,只有彼此的心跳和呼吸声……

    “我都知道了。”赫连肆抵住她的额头,“委屈你了,秦梦舒这事……怪我,一开始就不该……”

    “你知道就好。”俞桑婉脸孔一板,“净干麻烦事……我发现你啊,就喜欢在身边弄个女朋友、未婚妻,什么意思?不甘寂寞?”

    “婉婉,我……”赫连肆慌了,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不是这样,我当时不是不……”

    说不下去的时候,俞桑婉已经忍不住笑了。

    赫连肆才明白过来,“逗我是吧?好玩儿吗?”

    “挺好玩儿啊。”俞桑婉揉着他的脸,赫连肆也笑了。

    连日来,有太多的问题困扰他们,他们很久没有这样笑过。此刻,彼此相视、会心的一笑,身上的疲倦和压力似乎都一扫而光……静谧的空气里,都是甜甜的味道。

    “婉婉,我们出去走走?”

    “好啊!”

    所谓的出去,也只是在花园里。

    明天一早,他们都还要工作。

    “谨轩。”俞桑婉扣住赫连肆的手,抬头看他,“那枚哨子你?还在呢吗?”

    她并不经常这样称呼他,此时四下里无人,她才称呼他真正的名字。

    “在的。”赫连肆点点头,解开衬衣扣子。

    那是他们的定情信物,赫连肆取回来之后,就一直带在身上。

    过去很多年,红绳已经褪色了。哨子的颜色却变得更深了,甚至泛着红光。

    “咦?”俞桑婉拿在掌心里,不由奇道,“变漂亮了?”

    “不是漂亮了。”赫连肆摇摇头,“是沾了血迹,血迹一直没洗掉……后来渗入哨子,所以看起来漂亮了。”

    血迹……俞桑婉神色落寞,那是谨轩扎在自己大腿上,流出来的血!

    光是因为这个,他就是值得她爱的!

    “嘻嘻。”俞桑婉笑了,“你说,哨子是用来干什么的?”

    “嗯?”赫连肆扬眉,认真的回答,“用来命令、通知吧!观潮多是用来这个作用。”

    “噢……”俞桑婉点点头,倏地将哨子放进嘴巴里,蓦地吹响了。

    赫连肆一怔,看着她。

    俞桑婉大笑,“赫连肆!哨子吹响了!你……绕场跑十圈!”

    “啊?”赫连肆展颜,“是!遵命!”

    说是跑十圈,其实呢?赫连肆拉着俞桑婉,在草地上肆意嬉闹……

    “哈哈……”俞桑婉放声笑,抬头看赫连肆。

    他有多久没这样笑过了?其实,他笑起来、很好看……

    “婉婉。”

    “嗯?”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

    “什么?”

    “我记得,我爱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