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35章 他恐怕是她的兄弟

    他们正在书房里,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吵闹。

    “你给我滚出去!”

    这声音太熟悉了,能在内院这样怒吼的,除了赫连霜不做第二人想!

    但是,她会这样对谁说话?

    俞桑婉和赫连肆对视一眼,匆匆出了书房。

    ——

    楼下,赫连霜正对着陈柯剑拔弩张。

    “你、你……”赫连霜指着陈柯,眼底有惊恐、也有厌恶,交织着一种很复杂的情感,“你给我滚!谁让你来这里的?你竟然登堂入室!你这个恶魔!”

    “妈……”

    陈柯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

    他浓眉紧蹙,面对着这样的赫连霜,束手无策。

    赫连霜听到这样一声称呼,蓦地扬起手,‘啪’的一声,狠狠扇在他脸上。

    “……”陈柯惊愕,但是他没有躲,生生挨了这一巴掌。

    他不明所以,“妈……到底为什么?”

    “啊!”

    赫连霜像是疯了一样,失声尖叫,“闭嘴!闭嘴!谁让你这么叫的?我没有你这个儿子!你给我滚!消失、消失在我面前……你从哪里冒出来的?你怎么不死?”

    陈柯的脸色一点点沉下来,灰败中透着无望。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会这样被自己的母亲嫌弃?

    “你这个魔鬼!你为什么还不死?!”

    在赫连霜更加癫狂之前,赫连肆冲下楼,将她一把抱住。

    “妈!你冷静点!”

    “啊!”赫连霜双眸赤红,根本冷静不下来,她看陈柯的眼神,像是看着仇人,“让他滚!不,弄死他、弄死他!”

    陈柯笔直的站着,一动不动。他感觉,自己好像错了……原来,不欢迎他的,不只是兄长?这到底是为什么?!

    “昱轩!你还傻站这干什么?”赫连肆着急,吼道,“快回房!”

    陈柯不动,俞桑婉也急了,忙上前推他,“快走啊!你这孩子……快啊!”

    陈柯是被俞桑婉硬生生推上的楼。

    “你不要出去,赫连大小姐现在情绪很激动。”俞桑婉叮嘱他。

    “你不恨吗?”陈柯看着她,眉头紧锁,“我无法理解你这个人,你都被赫连肆祸害成什么样了?”

    俞桑婉微怔,许久,勾唇笑了笑,“做人,不要只想着自己的受的苦……也要看一看,自己身边的人是不是也在受苦——谨轩,从来没有要存心伤害我。”

    想到陈柯和傅家的种种纠葛,再想想赫连霜的态度——他恐怕是她的兄弟。

    如此一来,她和陆谨轩的关系就变得相当尴尬了。

    “好好想想吧!你大哥,不容易……”

    ——

    下楼时,赫连肆正上来。

    “昱轩,还好吗?”

    俞桑婉点点头,“嗯。”

    赫连肆啧了一声,抬手抚了抚眉,“我妈这是怎么了?看样子,昱轩只怕不是她所生……只可惜,以前的事情,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照这种情况,昱轩的问题会很棘手。”

    这话听得俞桑婉心惊,“很晚了,先休息吧!”

    赫连肆勾唇,上来拉住她的手,“你走吗?”

    “不。”俞桑婉摇摇头,“我去清明房里。”

    虽然不是在他房里,但赫连肆已经很满意了,总算是在他身边了,不是吗?

    赫连肆扬唇,壮着胆子在她额上亲了一下,“晚安。”

    “嗯。”

    ……

    俞桑婉正准备歇下,房门却被扣响了。

    “谁?”

    来的是赫连霜的人,“俞记者,赫连大小姐有请。”

    这么晚了?俞桑婉皱了皱眉,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但又不好推脱,“好,我马上来。”

    赫连霜还没有歇下,连衣服都没换。

    在客厅里正襟危坐,转动指间钻戒的动作有些猛烈,发泄一样。

    俞桑婉走过去,“阿姨。”

    “哼。”赫连霜瞥了她一眼,“你都看到了?”

    俞桑婉一怔,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赫连霜冷哼,面色狰狞,“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我想撕碎陈柯,也包括你!”

    这样杀气腾腾,俞桑婉不由打了个冷噤,“阿姨,这都是上辈子的事了!陈柯是无辜的……他显然什么都不知道,他还叫着你母亲!在他心里、眼里,你是他生……”

    “嗯?”

    赫连霜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怒目圆睁,“你为什么说这些话?你都知道了什么?”

    “我!”俞桑婉错愕,抚着唇瓣。糟糕……她怎么一着急,什么话都说出来了?

    赫连霜神色可怖,“陈柯无辜?陈柯把我当生母?这么说,你知道他的事了?你知道他是傅明珠的种了?哈哈……你竟然知道了!”

    俞桑婉感觉这样的赫连霜太可怕了,下意识的吞着口水,脚步也在往后移。

    “不对!”

    赫连霜猛地瞪向她,“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尘封了这么多年!难道,是傅明珠出现了?那个小贱人,当年追杀……竟然没让她死成吗?”rz90

    “……”俞桑婉不知道说什么,“阿姨……”

    “啊!”赫连霜凶狠的瞪着俞桑婉,“说,傅明珠那个贱人,是不是还活着?”

    “阿姨……”俞桑婉摇着头,不敢说实话,“没有……我没有见到我姑姑。”

    “姑姑?!”

    赫连霜冷笑,“哈哈……好一个姑姑!”

    她摇着头,“你现在知道了……为什么我哪哪儿都看你不顺眼?!傅明珠是个贱人,那你呢?你和她是一个姓的!都是傅家的贱种!我怎么能让我优秀的儿子,和你这种贱人在一起?!”

    她越说越激动,眸光咄咄逼人!刀子一样射在俞桑婉身上。

    “哈哈!”

    赫连霜笑了,摇着头,“你现在还敢和谨轩在一起吗?你就不怕他知道,他好好的一个家……是被你们傅家拆散的?他小小年纪失去父亲!每次需要父亲的时候,他的父亲,却在你们傅家!”

    俞桑婉脸色不好看,反驳,“阿姨,这不关我的事,你不要迁怒……”

    “是吗?”

    赫连霜冷笑,“那你敢不敢让谨轩知道?”

    俞桑婉愣住,她……现在确实不敢,不是怕谨轩不要她,而是担心谨轩会承受不了。

    “啊!”

    突然间,赫连霜像疯了一样,尖叫起来,尖锐的声音仿佛能冲破屋顶!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