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34章 心疼他

    有了书吧的名字,就好找了。

    但是,当让傅宪林和俞桑婉走进那家‘墨趣’……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又遇到了熟人。

    那个靠在沙发上随意翻着书,视线却总是瞄向门口的人——不是陆宇森,又是谁?

    “你!”

    傅宪林一眼,怒意就升了上来。

    陆宇森看到他们,也是一怔,霍地站了起来。“傅先生、婉婉?”

    “你!”傅宪林很激动,上前去一把揪住陆宇森的衣领,“你还有脸来?在我面前装腔作势这么久?你的良心是怎么过得去的?这么多年了,你还有脸缠着明珠?”

    他越说越激动,“明珠好歹也是傅家千金,你竟然让她给你做小?陆宇森,今天我就打死你个不要脸的!”

    说着,扬起拳头挥向陆宇森。

    “大哥!”

    陆宇森瞬间改口,挡住傅宪林的拳头,“你不要这么激动!我和明珠的事,当年是她不愿意说出来!我一直是想和赫连霜离婚的……只是你也知道赫连家的地位,离婚并没有那么容易……”

    “是啊!”

    傅宪林冷笑,“所以最后,你是玩弄了明珠,最后还害的傅家家破人亡!我的女儿颠沛流离、受尽委屈!”

    陆宇森惭愧,垂下眼帘,“大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找明珠……我对赫连霜早就没有感情了,明珠出事以后,我没有一天忘记过她……”

    看着他们在说着往事,俞桑婉一言不发。

    她对他们的往事,其实并没有兴趣!

    俞桑婉只是奇怪,陆宇森这个人。她现在想想,难怪当年谨轩和陆宇森的关系一直不好……

    那一年在海岛上,她是见过陆宇森的。谨轩和他的关系,岂止用冰冻来形容?

    可见父子关系单薄。

    ——原来这其中竟然有着这样的渊源!

    “陆先生!”

    俞桑婉攥紧手心,突然喝道。

    陆宇森和傅宪林都是一怔,错愕的看向她,“婉婉,你要说什么?”

    “哼。”俞桑婉轻笑,讥讽的摇摇头,“您是长辈,我知道,我没有资格指责你!但是,陆先生,你口口声声都是我姑姑……你有没有想过,你是个丈夫,是个父亲!这么多年,你对谨轩有过任何关心吗?”

    “谨轩?”

    陆宇森怔住,“他不是……已经?”

    “哈!”

    俞桑婉心底一凉,是那么那么心疼丈夫!

    “陆先生,你这辈子,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忘了自己的责任!谨轩有你这样的父亲,真是他的不幸!”

    傅宪林担心女儿,“桃桃……”

    俞桑婉摇着头,闭了闭眼,“长辈啊!你们就是这样的长辈啊!为什么,你们的过错,要我们来承担后果?这种乌烟瘴气的事情,我听了都接受不了,陆先生……你要谨轩怎么办啊?”

    她眼底一热,泪水从眼角沁出。

    “谨轩?”

    陆宇森一脸狐疑,“婉婉,你在说什么?”

    “你甚至不配问!”

    俞桑婉深吸口气,“你的关心,给过你的长子几分?他是长子,但这不是你忽略他的理由!呵……就因为你和赫连霜感情破裂,你就连他也一并忽略了吗?”

    “婉婉。”陆宇森也慌了,“谨轩到底……”

    俞桑婉粉唇紧闭,摇了摇头,转身跑了出去。

    长辈们的事情,她干涉不了……她现在只是分外心疼谨轩!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父亲对他从来不闻不问,而母亲,恨意太重……只把儿子当成自己的工具!

    俞桑婉沿着小路一直跑,她不知道要去哪里,到了路口才停下来。

    站在熙熙攘攘的街头,俞桑婉掏出手机,拨通了赫连肆的号码。

    “婉婉。”

    赫连肆很快就接了,这速度……像是一直守着等她打去一样。

    “阿肆。”俞桑婉哽咽,声音里有撒娇的成分,“你在干嘛?我……迷路了。”

    “啊?”赫连肆一怔,抚眉笑了,“把手机定位开开,我来接你。”

    “嗯。”俞桑婉点点头,“你自己来,不要别人。”

    “好。”赫连肆只说了一个字,没有任何犹豫。

    ——

    赫连肆到的时候,俞桑婉坐在马路牙子上,看起来真像是迷路了、找不到家的孩子。

    “婉婉。”赫连肆在她面前蹲下,眸光柔和,“我来了。”

    俞桑婉抬头看他,他的五官笼罩在交错的光亮与阴影里,淸俊而深邃。

    “抱……”

    俞桑婉突然张开双臂,伸向他。

    “嗯?”赫连肆一怔,笑意在唇边荡开。

    有多久了?她没有对他这样亲近?自从乐正生出事,他以为……她会很长时间都不让自己靠近了。

    他笑着,弯腰把人抱起来,“好,抱抱……”

    顺带着问了一句,“要举高高吗?”terq

    “嗯。”俞桑婉点点头,“要!”

    赫连肆轻轻托住她,将她举了起来,“满意了吗?”

    “……马马虎虎。”俞桑婉噘嘴,忍不住笑了。

    “很晚了。”赫连肆仰望着她,“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在这里迷路?”

    “阿肆……”俞桑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想起就心酸,“我想清明了。”

    这话的意思……是要去观潮?赫连肆挑眉,心中一喜,“那……我们回去。”

    “嗯。”

    回到观潮,小馒头已经睡了。

    赫连肆拉着俞桑婉,去检查小馒头的功课。

    “啊……”俞桑婉看着儿子的课程安排,还有各科成绩,太惊讶了。

    “这些,都是小馒头的吗?”

    “是啊!”赫连肆微微颔首,“我有几个儿子?”

    俞桑婉讶异,“原来,小馒头不笨啊!”

    “嘁。”赫连肆哂笑,“当然不,随我——孩子,要看怎么培养。你怎么引导他,他的潜能就有多大。”

    俞桑婉心上一暖,不由挽住赫连肆,靠在他肩上,“阿肆,你……想要个家吗?”

    “多新鲜啊!”赫连肆笑了,“我想什么啊?我已经有了啊!”

    有老婆,有孩子。虽然,他们目前分离……

    俞桑婉抬头看他,他现在是什么都想不起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想不起来,应该就不会有那种切肤的痛感吧?那么,她是不是该祈祷,谨轩永远都这样,好好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