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27章 有个人一定要见一见

    赫连肆再来医院,乐正生已经不允许探视了。

    俞桑婉在病房里收拾东西,背对着他,“我收拾一下,乐正不会回来了。”

    听她声音这样悲戚,赫连肆那种不好的预感又上来了。“婉婉?”

    “嗯。”俞桑婉点点头,转身看了他一眼,笑的比哭得还要难看。

    “我要辞职。”

    “辞职?”赫连肆一惊,“为什么?”

    俞桑婉笑着摇头,“我太累了……想要休息一下。”

    “好,休息……请假!请多久我都批!”赫连肆搭住她的肩膀,“但是,不允许辞职!不要待在我看不到你的地方。”

    “……”俞桑婉不敢看他,眼眸低垂,“不,我已经决定了,即使你不批,我也不会再去观潮了。”

    赫连肆一滞,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对了。”俞桑婉吸了吸鼻子,“能把清明给我吗?我想带他走……”

    “为什么?”赫连肆慌了,他感觉得到,她这是要离开他!“你带着清明走,以后再也不见我了吗?”

    俞桑婉不说话,嗓子眼哽咽的厉害,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不要这样。”赫连肆激动,浓眉紧蹙,“我知道,乐正生这件事对你打击很大……但是,婉婉,你考虑过我吗?这不是我想的!我没有想到他会冲过来!”

    “谨轩。”

    俞桑婉蓦地抬头看他,双眸通红。

    “你知道,清明为什么叫清明吗?”

    “……”赫连肆愣住。

    “因为……”俞桑婉叹道,“他出生在四月,春暖花开、清明季节!我要他永远记住他已故的父亲!谨轩,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虽然……现在的你也一样喜欢我,但是,你没法明白,我们之间曾经的感情。对我来说,你是比命还要重要的人!”

    这番告白,如同烙铁一样……烫的赫连肆心头滚烫!

    赫连肆伸手将人摁进怀里,下颌抵着她的头顶,“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要离开我?不要走,你相信我,问题会解决的!”

    “不……”

    俞桑婉摇着头,强忍着眼泪。

    “你懂吗?乐正不止我的朋友,他还救了我最爱的人!他……为你挡了子弹啊!”

    “婉婉……”赫连肆慌张的语无伦次,“我知道、我懂,但是……”rz90

    “乐正若是不好、或是就此离世,你要我怎样安心?”俞桑婉看着他,视线逐渐模糊。“他病重,可是一次次的为了我……谨轩,他是用命在为我争取!他想要我幸福,但是……我没法看着他这样,却独自欢喜!”

    赫连肆重重闭上眼,生出一股无力感。

    ——这世上,最高明的情敌,莫过于乐正生这样……

    他不争不抢,却让对方也一样输了。

    “那么……”

    赫连肆缓缓开口,“他如果一直这样呢?”

    “……”俞桑婉静默片刻,摇摇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偏偏这种情况,赫连肆完全没有发怒的立场。

    他深吸口气,“你,决定了。”

    “嗯。”俞桑婉点点头,“清明……”

    “清明不能给你。”赫连肆叹道,“你可以来看他……但是,他不能给你。他是我唯一的儿子……他五岁了,起步已经晚了。”

    “……”俞桑婉怔住,“你的意思是,清明他要继承?”

    赫连肆微一颔首,“是,这是必然的。”

    “可是……”俞桑婉还是很担心,“赫连大小姐她,还有宮雪妍母女……”

    “我的儿子,我自然会照顾好,不会让人欺负他。”赫连肆心痛难当,“你要是不放心,就经常回来看看他,嗯?为了清明的前途考虑,你也应该让他留在我身边。”

    俞桑婉呆愣了半天,是的,世上每个母亲都希望儿子成长的优秀。她缓缓点头,“好。”

    赫连肆暗自松口气,还好,他们之间还有清明……只要清明在,婉婉就跑不了!

    俞桑婉不再说话,把行李箱合上。“我要走了。”

    “婉婉。”赫连肆把人抱住,“我舍不得你,一定要分开吗?”

    “谨轩……”俞桑婉趴在他肩头,终于哭了出来,“我觉得自己好坏,阿生是因为我!我罪孽深……唔——”

    她话没说完,就被赫连肆吻住了,“别说,不要说……我答应你,不勉强你。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在等着你!”

    他伸手替俞桑婉擦着眼泪,“我送你回家。”

    “……嗯。”

    ——

    去的是傅家。

    进了家门,俞桑婉才想起件事情,“对了,妃萱在我家。”

    “妃萱?”赫连肆蹙眉。

    “嗯。”俞桑婉解释道,“谨轩、昱轩、妃萱,你们是兄妹三人。妃萱的情况,不太好……她是五年多前和你一起出事的,脸毁了,还在修复,眼睛也看不见。”

    赫连肆眉头越皱越紧,“这么严重?”

    “嗯。”俞桑婉问到,“你要见吗?她在楼上,最近情绪不太好。啊……”

    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什么,“你等着,我怎么会忘了呢?你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有个人一定要见一见的!”

    “谁?”

    “越泽。”俞桑婉边说,边去掏手机,“他是你曾经的特助,也是你的兄弟……我现在给越泽打个电话。”

    “越泽?”赫连肆重复着,“他……是不是姓唐?”

    “嗯?”俞桑婉一怔,笑了一下,“你记得这一点?”

    赫连肆眉头紧锁,“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记得……总是觉得,我身边有个人似乎是应该姓唐的。”

    “那就对了。”俞桑婉笑容更甚,“不枉越泽和你几十年兄弟!我这就联系他!”

    “嗯……”

    赫连肆扶着太阳穴,因为唐越泽这个名字……他的头又疼起来了。

    他在沙发上坐下,倒出一粒药丸来吞下。

    俞桑婉打完电话过来,“怎么了?头疼吗?”

    “嗯,有点。”赫连肆轻抚着太阳穴。

    俞桑婉一言不发,抬起手落在他太阳穴上,轻柔的按摩着。

    赫连肆微怔,勾唇笑了……婉婉舍不得她的,他需要给她点时间。乐正才出了这样的事,他不能逼她,慢慢来,他等得起。比起她等他的五年,这算的了什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