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26章 是我的,不是你的

    寂静,将恐惧无限放大。

    俞桑婉紧握着双手,不知道时间是怎么样过去的……只知道,每一分、每一秒,格外的漫长。

    “哪位是‘婉婉’?”

    护士推开门,站在门口,往外问着。

    “我!”俞桑婉慌忙走了上去,“我是!”

    “患者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但是他一直叫着你的名字,你进去看看吧?”

    “好。”俞桑婉脚下一软,差点没站稳。

    “婉婉!”赫连肆及时扶住她,“慢点!”

    俞桑婉摇摇头,松开他,“我没事……我进去看看阿生。”

    “……好。”赫连肆点点头,看着她进去。

    说不上来什么原因,他就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仿佛她这一进去,他们之间就会隔开的很远很远……

    “婉婉。”赫连肆抬起手,轻抚着她的发丝,“头发有点乱,还有……不要再哭了,眼睛很肿。”

    “嗯。”俞桑婉哽咽着,推开门进去了。

    ……

    病房里,响着机器的声音,‘滴滴答答’。

    俞桑婉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乐正生虚弱的躺着,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隙,显得眼线特别长。

    “阿生。”俞桑婉的声音很轻,生怕惊扰了他。

    “……婉、婉。”乐正生带着呼吸面罩,声音听起来越发模糊。

    他的两只手上,一边在输液,另一边在输血。

    俞桑婉努力克制了,但是也无法阻止泪水汹涌而出。

    “不哭。”乐正生稍稍用力,扣住她的手,“还记得吗?那一年,我绑了你……我明明是个坏蛋,可是,你还给我包手指……”sriq

    “嗯。”俞桑婉哽咽,眼泪簌簌往下掉。

    “那时候我就在想……”乐正生笑了,“世上怎么会有那么蠢的丫头?陆谨轩是瞎了吗?看上这么个蠢丫头……还当宝贝一样。”

    他顿了顿,“后来,我才知道,陆老大可真不瞎……二姨太,我这称呼送错了,在陆老大那儿,你可从来不是什么二姨太……”

    “呜……”俞桑婉捂住嘴巴,“阿生,说点别的吧?”

    “别的?”乐正生歪着脑袋,想了想,“好……本来我是想亲口告诉赫连肆的,但是现在我时间宝贵,除了你,谁也不想见。等我走了以后,你帮我告诉赫连肆,金融海啸不用担心……几个假象的低谷,闯过去,就好了。”

    “嗯。”

    俞桑婉艰涩的答应,心头重复着他那句‘等我走了以后’,就难受的要命!

    “婉婉。”

    乐正生抬眸看着天花板,“我好像看到我的哥哥们了……”

    “不、不……”

    俞桑婉一惊,蹦了起来,死死拉住乐正生的手,“你不要胡说!阿生,你不要看他们!看着我!不要跟他们走啊!你不是还在等我们的婚礼吗?阿生,你坚持住啊!你要是这样走了,我不会原谅你的!”

    “……”

    乐正生很虚弱,没说话,眼睛却在慢慢合上。

    “乐正生!”

    俞桑婉失控一般,抬起手拼命摇晃着乐正生,拍着他的肩膀,“乐正生,你给我睁开眼!你看着我!不许走、不许走!听到了没有?乐正生!”

    “婉婉……”乐正生气若游丝,“你好吵啊!我好累……想要休息。”

    “不要、不要休息。”俞桑婉摇头,视线早已模糊,“我知道你很累,但是你不能走啊!”

    “哎……”乐正生叹息,“我这辈子是晚了一步,输给陆老大了,所以……婉婉,你让我先走吧?我在路上等着你……这一次,我一定在路上就牵着你的手,不会再让任何人抢先了!”

    “啊……”

    俞桑婉惊愕,泪水哗的落下。

    “乐正生!”

    病房门被推开,医生护士冲了进来。

    “小姐,您不要这么激动!会影响患者!”

    “乐正生!你给我醒醒!你要是敢这么走了,下一次我连朋友都不会跟你做的!啊……”

    赫连肆也跟进来了,看到这样的俞桑婉,着实心疼。上前两步,将人抱进怀里,“婉婉,你冷静点!”

    “谨轩。”俞桑婉死死抓紧他的衣襟,“你救救乐正!他不能走、不能走啊!”

    “好、好。”赫连肆将人摁进胸膛,“我答应你,一定不会让他出事。”

    哭得太久、太厉害,俞桑婉一靠进赫连肆怀里,眼前就一阵发黑。

    所有力量从体内抽离,失了重心,人往地上直直坠落。

    “婉婉!”

    赫连肆着急,将人打横抱起。

    ——

    观潮,囚室。

    门打开,赫连肆走了进去。

    灯光骤然开开,陈柯被刺激的抬起手、闭上眼,“啧!”

    椅子拉开,赫连肆坐下。

    “啧!”陈柯很不耐烦,闭上眼往身后一靠。

    “嘿!”欧冠声一着急,在桌子上敲了两下,“都什么时候了?还这种态度?!老实点!”

    “嘁。”陈柯勾唇冷笑,却是没有睁眼,“我什么态度?态度还不够明确吗?随便你们怎么着,还不行?”

    “嘿!”

    赫连肆手一抬,阻止了欧冠声。

    “是。”

    赫连肆眯起眼,打量着陈柯,许久,才说出一句话,“你……有点眼熟。”

    “哈?”陈柯笑了,睁开眼,“是吗?您觉着我像谁啊?”

    赫连肆蹙眉,“我怎么感觉,你在和我较劲?想说什么,不能直接点吗?”

    “我就不爱直接,怎么了?”陈柯挑眉,一副玩世不恭、浑然不在意的样子。

    赫连肆顿住,有种无奈感。“你……恨我?”

    “不敢。”陈柯戏谑道。

    “那么……”赫连肆身子微微前倾,“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开口?”

    “赫连总统。”陈柯也坐直了身子,但声音放的很轻,“不知道,你见过一只古董火机没有?”

    古董火机?

    赫连肆脑仁一抽,有什么东西闪过,但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他摇摇头,“并没有印象。”

    “嘁!”陈柯哂笑,又靠向了身后,“要是这样,我们就没法谈了!等您想起来再说吧!我只能告诉你……那只火机,是我的!不是你的!”

    赫连肆一惊,“我们,认识很久了?”

    可是,陈柯已经闭上了眼,一副抗拒的姿态,想来是什么也不会说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