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25章 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因为赫连肆的命令,乐正生从囚室移到了相对好一些的环境。sriq

    虽然还是有人看守,但可以继续做治疗。

    乐正生不肯好好休息,依旧对着电脑。

    “阿生,好晚了……”俞桑婉铺好了床,“睡吧!”

    “嗯。”乐正生点着头,却是一点没有动。

    “哎……”俞桑婉叹着气,强行将电脑合上,“听话,休息——”

    “婉婉。”乐正生一怔,“我需要做完这一点,你等我一会儿啊!”

    “不行!”俞桑婉摇头,“刚才你就是这么说的。”

    “婉婉……”乐正生无奈,只能跟她讲道理,“你不要有负担,事情进行到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为了你……我脱不了干系了。听话,松手……我自己会控制。”

    无法,俞桑婉只有松开手。

    乐正生接着工作,他不休息,她也没法合眼。

    突然,门外一阵骚乱。

    “快!抓住他!”

    “四面包抄!不要轻易开枪!通知欧秘书长!”

    “是!”

    乐正生也听到了,抬起头来,“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俞桑婉摇摇头,“外面好乱,你要休息了吗?”

    “不。”乐正生摇摇头,却是站了起来,“我要去见赫连肆,关于这件事……我有想法要跟他说。”

    俞桑婉拧眉,“一定要现在吗?外面好像……”

    凝神听着外面,似乎已经安静下来了。

    “就现在吧!”乐正生拿起衣服披上,“现在是晚上,我要见他还容易些,若是白天……又要耽搁许久。”

    “那好,我出去说一声。”

    俞桑婉走出来,跟看守的人打了声招呼,“麻烦,通知一下赫连总统,我们有要事和他商量。”

    这些人,欧冠声都是打过招呼的,对待俞桑婉的态度都很不一样,“是,俞记者可以直接去,我们跟着就行了。”

    “好,谢谢。”

    俞桑婉闻言,立即去扶乐正生,“阿生,可以去……衣服穿够了吗?”

    “嗯,好了。”

    ……

    他们从关押的地方出去,距离赫连肆的内院还有不远的距离。

    ‘嗖’的一声,眼前有人影闪过。

    俞桑婉一激灵,“怎么回事?”

    乐正生忙揽住她,“别怕。”

    其余人也都跟着紧张起来,“二位不用担心,只管站好,不要出来!”

    突然,前方听到了小孩子的哭声。

    这哭声……俞桑婉当下脸色骤变,惊叫道,“清明!”

    只见小馒头穿着睡衣,脚上是光着的,正迷迷瞪瞪的往前走着,一边还揉着眼睛放声大哭,“哇哇……妈妈……”

    “清明!”

    这个时候,俞桑婉再顾不得其他,穿过那些人就冲了过去,一把将小馒头抱在怀里,“小馒头,是妈妈、妈妈呀!”

    “妈妈。”小馒头瞪大了眼睛,一头扑进妈妈怀里,“有坏人抓我!妈妈,我好怕,你带我回家,好不好?”

    “好!”俞桑婉心疼的不得了,紧紧抱着孩子。

    前方,赫连肆带着人来了。眉眼一扫、如鹰隼,“孩子在这里,他一定在附近!给我捞出来!”

    “是!”

    树丛里影影绰绰,“放开我!”

    再一次,陈柯被押到了赫连肆面前。

    “哼。”赫连肆轻笑,“想跑?你觉得,观潮那么容易出去?”

    “我没有!”陈柯单膝跪在地上,眸光充满了怨恨,“我只说一次,门不是我自己开的!我也不是自己跑出来的!”

    “是吗?”赫连肆一指小馒头,“那我的孩子呢?你连我的孩子都不放过?陈柯,我和你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我说了,不是我!”陈柯额上青筋暴起,除了否认,他没有其他可说的。

    蓦地,黑暗中,有枪口对准了小馒头和俞桑婉的方向!

    “清明!婉婉!”

    两个身影,同时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双双挡在小馒头和俞桑婉面前。

    赫连肆双膝跪地,张开双臂,将妻儿抱在怀里。

    而他身后,传来一声‘嘭’!可是,他的身体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

    赫连肆惊愕,俞桑婉从他怀里出来,脸色骤变,既而推开他,冲向笔直的跪在地上的乐正生。

    乐正生嘴角含笑,极为平静的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婉婉,小馒头……”

    “啊……”俞桑婉唇瓣微张,已然发不出任何声音。她抬起手,抓住乐正生的胳膊,“阿、阿……”

    周遭突然安静下来,所有的声音都自动屏蔽了。

    乐正生穿着浅灰的外套,此刻背部已经被鲜血染透……

    血、血……阿生流血了!阿生是最最不能流血的啊!

    “啊……”

    这一刻,俞桑婉情绪失控,仰天大喊,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要这么冷酷?为什么要对阿生这么残忍?他这么好的人,一定要他离开人世,老天爷才肯罢休吗?

    “哇……”小馒头跟着哭成一团,“阿生爸爸!”

    赫连肆震惊,他是没有想到,乐正生最后会挡在了他身后!

    “你!”

    赫连肆抬手一指,“给我拿下!”

    “是!”

    他转身看着陈柯,“你到底还知道什么?预备一直闭着嘴吗?你还要看到下一个无辜的人受到牵连吗?!”

    陈柯勾唇冷笑,“我说了,不是我!是你不信!”

    “带走!”

    所有人退下,欧冠声带了了医生。

    赫连肆上前,“婉婉,让医生看看……乐正需要就医。”

    俞桑婉像是失了魂,死死扣住乐正生的手,似乎没有听到赫连肆的话。

    “婉婉。”赫连肆只好强行将俞桑婉拉开,朝医生挥手,“快点!”

    “是!”

    看到乐正生被抬上担架,俞桑婉突然像疯了一样狂奔而去,“阿生、阿生!乐正生!”

    “婉婉!”赫连肆心疼不已,从后面将她抱住,“你不要这样,乐正……他需要看医生!”

    “你知道什么?”俞桑婉满脸都是泪水,“阿生活不了了……他不能流血的,他的血再也止不住了!谨轩,是我……是我害了他啊!”

    “不会。”

    赫连肆心尖抽痛,“我们一起去,看着他活下来!你要有点信心,他最信任的就是你!你都放弃了,他怎么坚持?”

    “……”俞桑婉闭了闭眼,泪水模糊了视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