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24章 想你太久太久

    俞桑婉察觉到了,“阿肆?”

    “……”

    赫连肆好半天没有说话,两眼直直看着她的胸口。薄唇艰难的开合,“这个……”

    “嗯?”俞桑婉疑惑,“什么?”

    “这个……”赫连肆手指轻抚,落在那枚缩小的纹身上……zero……和他肩上的一模一样!

    俞桑婉有片刻的慌乱,“这个……你想起来什么了?”

    “一样、一样……”赫连肆重复着,眼底写着深深的困惑,“为什么会一样?”

    “我……”俞桑婉想着赫连霜和那个心理专家的话,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不敢说出事实。

    蓦地,赫连肆紧紧扣住她的肩膀,压抑着低吼,“说啊!我已经知道了,我是陆、谨、轩……”

    “?!”

    俞桑婉惊愕,整个人僵住。他知道了?他是怎么会知道的?

    “可是……”赫连肆痛苦的摇头,“我记不起来,什么都记不起来!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失去了妻儿!啊——”sriq

    他头一低,埋在俞桑婉颈窝里,“帮帮我!你是我妻子啊!你告诉我,我们究竟怎么了?”

    “……”

    俞桑婉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成片往下掉。

    “婉婉。”赫连肆气息粗重,声音却透着悲伤,“你知道那种感觉吗?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觉得,心脏空空的,好像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我很努力、很努力的去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婉婉,告诉我……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俞桑婉默默垂泪,许久,才抬起手,将赫连肆抱住。

    “谨轩……”

    这一声称呼,让赫连肆浑身一怔。他僵住了,没有动。

    “啊……”

    俞桑婉喊出这一声,却是再也控制不住,抱着丈夫放声痛哭!

    “谨轩、谨轩……我好想你!五年多了,2000多个日日夜夜……我想你想的太久了!”

    “婉婉。”赫连肆把人狠狠摁进怀里,“对不起、对不起……我想不起来、想不起来……”

    “这个……”俞桑婉哭着指着胸口的纹身,“是你当年亲手纹上去的……你说,这是你留给我的记号,代表我是你的……是和你一样尊贵。谨轩,我是你妻子,我是婉婉。”

    滚烫的泪水,积压了这样多年。

    熔岩一样,能够烫伤肌肤。

    赫连肆低下头,亲吻着那枚纹身,“对不起、对不起……”

    “谨轩,啊……”

    俞桑婉已是泣不成声,哭到虚脱。

    “不怪你,我知道不怪你。”

    赫连肆亲吻着她的眼泪,“不要哭,我会想办法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嗯……”俞桑婉点着头,两个人的泪水混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

    窗台上,他们并排坐着。

    俞桑婉靠在赫连肆肩上,两个人的手紧紧扣在一起。

    “你不要刻意去想。”俞桑婉哭得太久,声音里都带着鼻音,“我咨询过医生,若是勉强自己……后果会很严重。”

    “嗯。”赫连肆点点头,“我知道,不会勉强。”

    “对了。”俞桑婉想起了什么,抬头看他,“既然你知道了,我就告诉你……如果能够找到一个人,或许对你的病有帮助——咨询过的专家说,你的病是因为你的弟弟引起的。”

    “我弟弟?”

    赫连肆蹙眉,“谨轩的弟弟……陆昱轩?”

    “是。”俞桑婉点点头,“你知道?”

    “嗯。”赫连肆苦笑,“查自己身份的时候,查到的。但是……这个弟弟,不是丢了很多年吗?”

    “是。”俞桑婉点头,“你的病,就是从昱轩丢了以后开始的。”

    “嗯。”赫连肆明白了,“解铃还须系铃人。”

    俞桑婉扣住他的手,“大概会很艰难,毕竟……丢了很多年了。”

    她想想还是不放心,“其实,你想不起来也不要紧……这样,也没有问题。”

    赫连肆看她的眸光异常柔和,抬起手轻抚着她的发丝,“是啊!无论是赫连肆,还是陆谨轩……他们喜欢的都只有俞桑婉。”

    “……”俞桑婉眼眶一热,眼泪又掉下来,靠进他怀里,“谨轩。”

    她闷闷的说到,“我……有件事要求你。”

    赫连肆默了默,“你不说,我也知道……因为乐正生。”

    “……嗯。”俞桑婉点点头,“我知道你现在没法放了他,但是……给他好一点的环境,让我能照顾他,行吗?乐正需要治疗,他的病是不假,但是他是因为我、因为我们才会加重的。”

    赫连肆蹙眉,没说话。

    “谨轩。”

    俞桑婉握紧他的手,“你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所以会影响你的判断……但是,你相信我吗?如果乐正出事,我们以后的日子都不会过得安心。”

    静静的看着她,赫连肆终于点了点头。

    “好,我会想办法……我也希望你理解,问题确实麻烦。”

    “嗯。”俞桑婉点头,“我懂。”

    赫连肆突然顿了顿,支吾着开口,“那个……宮雪妍和素素……”

    “……”俞桑婉一愣,神色暗了暗。虽然她不想承认,但是却不能否认事实,“宮雪妍,曾经是你的未婚妻……当年,我和她,是差不多时间怀孕的。”

    “……”赫连肆最后一丝希冀破灭,闭了闭眼。

    俞桑婉心虚,“你要……怎么办?”

    “婉婉。”赫连肆愧疚不已,“对不起,我不知道我这么混蛋!”

    “不……”俞桑婉摇头,“不要这么说自己。”

    赫连肆轻轻抱住她,“婉婉,素素……你会善待她吗?”

    这个话一出来,俞桑婉已经明白了他的选择。嘴角上扬,点点头,“嗯。”

    她这样宽容、大度,赫连肆只能越发愧疚,“对不起,我真是混蛋!”

    “不……”俞桑婉不允许他这么说,“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不会知道……你有多好。”

    “给我说说,我们以前的事?”

    “好啊!”俞桑婉笑着,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只挑那些他们相处的甜蜜时光和他说。倒不是她故意的,好像脑子里只记得这些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