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23章 没有变过样

    清晨,天还没亮。

    赫连肆的房门已经被敲响了,是欧冠声焦急的声音。

    “进来。”赫连肆下了床,系着睡袍带子的时候,欧冠声已经进来了。

    “什么事?”

    欧冠声脸色发白,“总统,效应出来了……金融即将面临崩盘!”

    “……”赫连肆手上一顿,惊愕,“什么?”

    欧冠声看着他,艰难的吞了吞口水,“现在已经让他们在补救了,但是……能不能挽救,还不知道。”

    赫连肆沉默了一阵,眉心越皱越紧。

    “总统。”欧冠声大致知道他在想什么,不得不出声,“这件事,您一定要给个交代的……不管乐正先生是不是故意,弄成这样,他没法把自己摘出去!总统……”

    “让我想想。”

    赫连肆阻止他往下说。

    他当然也想到了乐正生,如果这人只是个下属……那么他现在想都不用想!

    但是,偏偏不是!非但不是,还是婉婉特别在意的人。

    知道他在犹豫什么,欧冠声出言道,“您不能再想了,出了内院……多少人等着您的交代?兹事体大……何况,并没有萤枉乐正先生。”

    “等我洗漱,换衣服。”

    “哎,是。”

    等到赫连肆到达行政楼,才知道事情真正焦灼的状态。内阁正等着他,连日来的这种困境,他无法逃避。

    欧冠声在他身后小声说道,“总统,您下令吧?”

    赫连肆迟迟无法开口,“先开会。”

    “是。”

    ……

    医院里,俞桑婉把窗户打开。

    这两天,乐正生的状态好了很多,果然他这个病,还是要静养,不能操劳。

    “阳光很好,一会儿带你下去花园散步。”

    “嗯。”

    俞桑婉走回来,看到乐正生把一份小米粥都喝完了,笑了,“嗯,不错……要天天这样才好。”

    乐正生扬起脸来,“给发小红花吗?”

    “小红花呢,我就没有。”俞桑婉看看他的脑袋。

    因为治疗的缘故,他原本一头浓密的头发已经逐渐脱落。所以,干脆全部都剃掉了。现在是光光的大脑袋……

    都说评价一个男人是不是英俊,得看光头造型——毫无疑问,乐正生的英俊是绝对经得起考验的。

    “呐。”

    俞桑婉拿了一只袋子出来,“这个,给你。”

    “是什么?”乐正生疑惑着接过,打开来一看,里面是一顶帽子——她答应过他的,要亲手给他织一顶帽子。

    “不喜欢吗?”

    “我试试。”乐正生鼻子有点酸,撑开帽子往脑门上一罩,“好看吗?”

    “嗯。”俞桑婉笑着朝他竖起大拇指。“帅!”

    突然,病房门被撞开了!对,是撞、不是推。

    俞桑婉和乐正生都是一怔,抬头看过去。

    这些人都穿着观潮制服,俞桑婉自然是认得的,她慌了,“你们,这是……有什么事吗?”

    为首的人朝俞桑婉微微躬身,“俞记者,奉总统令,要请乐正先生喝茶。”

    喝茶?

    这种阵仗,不用多想也知道所谓的喝茶是什么意思!

    “这是不是有误会?”俞桑婉挡在乐正生面前,“发生什么事了?”

    “属下只是执行任务……至于原因,去了观潮自然就清楚了!”

    那人手一挥,其余人立即围了上来,“请乐正先生!”

    “是!”

    “不!”俞桑婉惊恐,死死拦住他们,“你们不要动!不要动他!”sriq

    “俞记者?你这样,我们很难做……会伤到你!”

    乐正生拉了拉她,“婉婉,你不要这样……我想我知道是为什么,一定是方案出了问题。”

    “嗯?”俞桑婉不明白,“出了什么问题?”

    乐正生摇摇头,“我现在不知道,这样也好,我需要见到赫连肆……和他谈谈。”

    “不行的。”俞桑婉连连摇头,“医生说,你不能再离开医院了!阿生,我怕……”

    怕你再也经不起折腾,怕你就这样离去!怕我这一生一世、来生来世,都还不起你的恩情!

    “别怕。”乐正生拍拍她的手,“有问题,总要解决的……何况,方案是我提出来的,没有比人我更能发现问题出在哪里。”

    他又补了一句,“婉婉,让我跟他们走——”

    说完,狠心拿开了俞桑婉的手,“听话。”

    俞桑婉的手被推开,身子仿佛也失去了重心,往后退了一大步。

    “乐正先生。”

    ‘咔哒’一声,闪亮的手铐铐在了乐正生手腕上,“请!”

    ——

    行政楼门口,俞桑婉已经站了三个小时,一动不动。

    赫连肆带着人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站的像座雕像的她。

    他朝伸手挥了挥手,欧冠声会意,带着人退下了。

    “婉婉。”赫连肆走过去,低头看着她。

    天凉了,俞桑婉穿的却不多,看她瑟瑟发抖的样子,赫连肆忙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暖和吗?”

    “嗯。”俞桑婉终于有了反应,抬头看他,“阿肆,你现在有空吗?”

    赫连肆微怔,脸上有了笑意,“当然。”

    “那……”俞桑婉牵起他的手,“陪我一会儿吧?”

    “好。”

    客厅里,俞桑婉拿出随身带着的袋子,“这个,是给你的。”

    “我的?”赫连肆懵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我看看。”

    里面,是一件毛衣。并不很繁琐的花式,但是摸起来很柔软、很舒服。

    “这是?”

    “我织的。”

    俞桑婉微笑,她给乐正生织了顶帽子,给他织了件毛衣。

    “我试试。”赫连肆很兴奋,脱去上衣,将毛衣套上,前后转了转,“好合适啊!你都没量过,怎么会那么准?”

    俞桑婉笑着,没说话……她当然不用量,她的丈夫,这五年根本就没有变过样。

    赫连肆顿住了,深深凝望着她,那眼神……像是要把她吸进去一样!

    “婉婉。”他走过来,将俞桑婉抱了起来。“上楼,进房……行吗?”

    俞桑婉点点头,“嗯。”

    过程有些迫不及待,俞桑婉知道他要做什么,这个时机似乎并不合适……可是,她不想阻止,这也许是最后一次了!

    蓦地,赫连肆顿住了,两眼发直,脸色苍白、大汗淋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